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民运人士讨论六四历史纪录片样片


参与制作历史纪录片《历史的震撼-天安门事件实录》的各地人士,这个周末聚集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讨论了3、4天,提供许多修改的意见,预计可如期推出纪录片,以纪念1989年6月4日北京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事件20周年。

来自香港、新西兰以及美国各地的支持中国民运的人士经过30多个月的访问和拍摄,终于完成《历史的震撼-天安门事件实录》纪录片的毛片制作,并在这个周末聚会洛杉矶,把分成5组分头摄制的影片汇总在一起,仔细检视,提出修改的意见。

今年在纽约成立的“胡耀邦赵紫阳纪念基金会”的秘书长王书军说,纪录片是该基金会会长陈一咨倡议拍摄的,陈一咨是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曾是赵紫阳重要智囊,六四镇压之后被迫流亡到美国,担任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近年因为健康问题移居洛杉矶。这次讨论会他也只是短暂致词后就回家休养。

王书军说:“纪录片分成5个部分进行分头制作,天安门母亲的悲情、天安门事件的起因、天安门事件的过程、天安门事件的启示、天安门事件的反思。”

王书军透露,纪录片访问的对象包括在中国大陆、香港以及美国等各地的人士,其中鲍彤和丁子霖等人都是被监视者,访问非常困难。另外,闻名的“黄雀行动”有帮派人士参与,影片中也有人现身说法。

陈一咨则在书面致词中表示,纪录片力求客观,希望做到保存真实历史,总结经验教训,避免悲剧再发生。

从头至尾亲身参与六四运动的前政法大学讲师吴仁华说,重看历史镜头仍让他激动不已。吴仁华是中国新闻自由导报总编辑,也出版了《天安门广场血腥清场内幕》著作,对纪录片内容非常认真。吴仁华仍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诉求,但是他说:“在天安门事件20年之后,如果中共当局再继续堵死所有的和平途径,而且社会不公、官民矛盾、贫富分化,再持续下来的话,如果出现群众的革命,以革命方式推翻共产党政权的话,一方面我不惊讶,另一方面我觉得可以理解。”

主持纪录片“反思”部分的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说,当年“是非”是非常清楚的,但后来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以及苏俄和东欧的改变,让一些人对评价六四事件出现争议,他在片中就争议进行讨论。他请当事人澄清究竟是有预谋有计划的暴乱,还是政府有计划有预谋的镇压?他也请了许多研究专家来讨论六四对中国及世界所产生的影响。

王军涛指出,1989年6月4日那场政治冲突,是在全面改革派和片面改革派之间的一场悲剧冲撞。邓小平只要发展经济解决中国穷的问题,不想改革政治。但是六四这批青年学生知识分子认为中国的问题不光是穷,还要有民主宪政体制来保证各阶层分享发展的成果。

王军涛说:“邓小平当时说过一句话,杀20万人换20年的太平,我们今天可以看到这20年太平的代价是甚么?很清楚,就是让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失去了公平发展的机会。 这些权贵资本主义一开始是垄断了在改革中出现的新机会和创造的新的财富,后来他们又瓜分了国家资产,这些资产本来是属于全社会的,被他们通过改革的方式化公为私了。现在他们又再挤压留给老百姓不多的生存资源和生产资料,例如土地、房产。”

王军涛指出,现在中国8%的人(即1亿多人)占用7成以上的社会资源,外界只看到这1亿人就以为中国经济发展不错,其实越来越多的上访、土地拆迁引发民众抗议的群体事件和警方滥用权力暴力等情况,问题更大,就是当初不进行政治改革的后果。如果当时同时进行了民主化,经济照样会发展,社会却会更平等更少暴力。

王军涛等人透露,纪录片有很多人义务参与制作,计划在明年2月可以完成修改,明年清明到“六四”在全球各地播放。

1989年北京当局镇压天安门广场的学生示威之后,曾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几年后改称为政治风波,但是一直否认六四事件天安门广场上死过人。


关键词:中国,天安门广场,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反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