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特侦组再请收押陈水扁 几方回应


针对涉嫌贪污的台湾前总统陈水扁两度无保获释,台湾特侦组再次提出抗告,希望法院裁定收押陈水扁。法界专家表示,法律并没有限制检察官提出抗告的次数,这种捉放陈水扁的戏码可能一再上演。不过专家也指出,一再抗告可能会模糊审判焦点,也影响社会观感。

台湾特侦组为了声押前总统陈水扁,星期四再度向高等法院提出抗告,抗告理由包括陈水扁有逃亡,威胁证人翻供以及威胁检察官的可能,由于台北地方法院曾经两次裁定无保释放陈水扁,特侦组请求这次的抗告由高等法院来裁定,能够收押陈水扁。

*特侦组别成押人组*

对于特侦组二度提出抗告,陈水扁的律师郑文龙质疑,特侦组不要只有收押人才会办案,他呼吁,特侦组不要变成押人组,应该尽快让全案进入司法审判程序。

有评论人士认为,陈水扁的收押和释放反反复复,简直就像京剧“捉放曹”一样让人眼花缭乱。

*相信事出有因*

台湾辅仁大学法律系教授吴瑞国表示,这件案子由于陈水扁的卸任元首身份,受到媒体,社会及各界的多方关注,司法人员在处理时,务必做到公正客观,以免受到外界质疑有政治力的介入。

“不要给外界一个感觉就是为了要羁押而羁押,而去抗告,这样的话会让外界认为,这件事是不是没有新的、足够的事证,非要这样做。可是我宁愿相信,特侦组有他的原因和掌握的证据,觉得这样抗告、要求声押的动作,对整个案情的审理会有正面的帮助。”

*抗告太多可能模糊焦点*

台湾民间团体“司法改革基金会”执行长林峰正律师则表示,从制度面来看,检察官拥有提出抗告的权利,法律也没有限制抗告的次数,但是如果抗告次数太多,可能会模糊了司法审判的焦点。

“如果抗告三次,五次,那我们期待的审判焦点就会转移了。我们一直认为,在台湾,侦办或审判一个案件,如果尽量不用收押被告的方式,会显得比较符合国际人权标准。”

林峰正表示,收押被告与否只是整个审判过程的开端或一小部分,大家关注的还是特侦组和法院能不能在整个审判过程,让大家觉得台湾的司法确实做到公平正义的原则。

辅大法律系教授吴瑞国则认为,社会大众和媒体舆论可以对这个案件进行充分讨论,但是讨论不应该对司法程序和判决造成任何影响,必须尊重司法的程序。

*司法的归司法*

台湾师范大学大众传播所教授胡幼伟也表示,这种“捉放曹”的戏码确实影响社会观感,台湾民众对此普遍也很无奈,但最终还是要让司法归于司法。

“台湾社会现在就是蓝绿对立很厉害,连个熊猫来都可以扯上政治。你说陈水扁的行为应该做什么样的处置,你不能靠政治人物的爆料或开记者会来结束这个事情,它就必须遵循司法的路去走。”

与此同时,台北地方法院决定,将陈水扁家族涉及的所有案件合并,改由审理吴淑珍国务机要费案的法官接手审理,以缩短审理时间。民进党批评,这种以表决改变法官的做法,是政治介入,国民党则表示,一切尊重司法。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焦点对话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