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上调扶贫标准更多农村人受益


中国上调扶贫标准,人均年收入1067元以下的农村人口将全部成为扶贫对象,不再区分对待绝对贫困与低收入人口。专家指出,这是为了将城市最低生活保障体系向农村推广。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中国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范小建27号表示,2009年起将对农村低收入人口全面扶贫,取消区别对待绝对贫困人口与相对贫困人口的政策,不仅要解决绝对贫困人口的温饱,还要尽快解决扶贫对象的温饱并实现脱贫致富。

*专家:国力提高表现*

报道指出,中国长期以来有绝对贫困线和相对贫困线。2008年绝对贫困线为人均年收入786元;相对贫困线指高于绝对贫困线但收入依然较低的人口,又称低收入人口,人均年收入在786元到1067元之间。扶贫标准上调后,中国农村地区的扶贫对象因此增加到4320万人,占全部农村人口的4.6%。

中共中央党校三农研究中心副主任徐祥临在接受采访时称赞上调扶贫标准是落实中共中央倡导的与人民共享经济发展成果的政策,也是国力提高的表现:“胡锦涛他反复讲要发展的成果由人民共享。现在国家有这个财力了,那么首先把这个贫困标准提高一些,应该说就是想讲以人为本,就是发展成果共享,把它落到实处。”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徐勇在采访中说,由于城市不存在绝对贫困,只有低收入人口,他认为中央调高扶贫标准是准备将中国城市普遍实行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逐步向农村地区推广,并在将来建立一个城乡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随着我们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最低生活保障也可能要延伸到农村去。贫困人口以低收入身份来出现的话,更有利于建立一个城乡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

报导说,部分来自贫困地区的代表在全国贫困工作会议上指出,扶贫任务并不轻松,目前中国城乡、区域、不同社会群体发展差距的扩大趋势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在一些乡村,少数人群的高收入掩盖了多数人的贫困事实。

徐勇指出,不少村镇农业人口的流失让许多农村地区失去了“造血”功能,给扶贫工作带来了巨大困难:“相对城市和发达地区的农村来讲呢,它在迅速扩大,导致人们的心理落差也大,更多的人口流出去,导致有些贫困村他自我发展的能力就非常之有限了。现在讲要‘输血’和‘造血’要同时进行,但是这些地方的‘造血’功能非常地弱。”

范小建在会上坦承,不仅是新标准划分的贫困人口数量上升加大了扶贫任务,脱贫后又重新陷入贫困境地的问题在一些地区越来越突出,自然灾害频繁依然是农村致贫返贫的主要原因,而贫困地区自然灾害发生率是其他地区的5倍。

中国华东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知名农村问题研究专家曹锦清在采访中指出,扶贫政策落实面临的另外一个难题,是农村经济来源计算长期存在的弊端没有消除,地方政府很难掌握农村家庭的具体收入情况,很可能需要帮助的家庭没有受益,不符合扶贫标准的家庭反而得到了帮助:“不像城市比较好算,你工资单一开就知道了嘛。农村里面的收入点点滴滴搞不清楚的。他今天到那里去打点工,有点收入了,明天不去打了,就没收入了;那么今天有点经济作物,他可能就种点菜就拿去卖了。地方官员怎么去知道他这一家人的收入情况呢?这个绝对很复杂。”

此外,徐祥临指出,中国农村面临的一个很大扶贫问题是因病致贫,缺乏基本的医疗保障。农民一旦患重病,就容易失去劳动能力,这在偏远贫穷落后地区尤其突出。这个长期的问题如果无法解决,将影响中央扶贫政策的效果,也对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到2020年中国农村基本消除绝对贫困现在的目标构成了挑战:“因病致贫也是个很大的问题,家里根本就没有劳动能力了,无论他在什么地方都没有收入。中国农村象有这样一部分人,贫困就很难解决的,因为他是因病造成的。象对于这样一部分人呢,国家现在有这个能力,应该是给他们一些照顾。所以提高扶贫标准,应该都是非常必要的。”


关键词:脱贫致富,扶贫,绝对贫困,低收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