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毒奶粉受害家长开记者会5人被抓


中国三鹿毒奶粉案件审理进行的同时,北京警方采取行动,扣押5名原计划2号举行记者会的毒奶粉受害者家长。12名家长被迫在北京街头召开记者会,宣示家长们的诉求。

三鹿毒奶粉案件在石家庄市审理的同时,北京警察元旦晚间采取行动,扣押了赵连海、杨勇、马红彬、张平和周雄这5名原订2号在北京召开记者会的受害者家长,并将他们带往北京郊区大兴县劳教所。

*严寒中苦等放人*

其他受害者家长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到5人被关押的劳教所附近的团河会议中心,要求当局放人。家长们从上午等到下午,没有丝毫的音讯。直到美国之音截稿时,他们还冒着严寒苦苦地守候。来自贵州的受害者家长蒋亚林在采访中对美国之音透露说,赵连海等人是元旦晚间临时出门办事就失踪的:

“10点钟出去嘛,然后我们就一直都失去联系了,一直到今天开会的时候才收到赵连海先生的短讯,说让我们到团河会议中心这里来。”

另一名守候的家长兰鹃仙对美国之音说,他们试图冲进会议中心,但受到保安人员的阻拦,根本冲不进去,只好在门外苦苦守候,可谓饥寒交迫:

“我们想闯进去,闯不过,我们闯不进去。我们进不去,他们也还没出来,我们只能在这里傻等着,我们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马路边上的记者会*

家长们介绍说,他们原订2号下午在北京广安路附近的悍马俱乐部旁边一家酒店的茶楼召开记者会,并通知了记者。谁知赶到时,租用的会议室是“铁将军把门”。蒋亚林说,无奈之下,她们只好在马路边上召开了记者会:

“出来以后在马路边开的,就是在悍马俱乐部左手边的马路上。”

兰鹃仙说,虽然有5人被关押,但还是有12名家长向记者们提出了她们的诉求,而且现场的便衣警察没有干涉记者会的进行:

“我们去开成的有12个,有5个被押了,加老赵。为了我们的孩子,我希望政府能给我们一个说法,能帮我们的孩子建立一个健康档案,成立一个基金会,让孩子以后的治疗有保障。”

*律师批当局不让受害者参与*

与此同时,三鹿毒奶粉案件的审判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进行,原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个人委托律师表示,按照检方指控的罪名没有死刑,田文华最多可被判处无期徒刑。代表一百多名受害者家长的北京公益律师许志永也旁听了审判。他在法庭接受采访时对有关方面拒绝让受害者家长参与刑事案件的诉讼感到遗憾:

“刑事案件的过程就没有受害者一方参与,这是剥夺了受害者的权利,从法律上来说我们当然有这样的权利参与其中。我们感到很遗憾,不仅是刑事诉讼没有受害者的参与,连赔偿方案的制定也没有受害者的参与,这是非常不公正的。”

媒体报道说,尽管22家奶粉生产责任企业同意向受害患儿进行一次性赔偿,也为此成立了受害基金,但目前还没有正式公布现金赔偿的金额,也没有公布赔偿标准。中国公共卫生非政府组织、北京益仁平中心协调人陆军指出,受害者完全有权利参与赔偿方案的制定,否则就失去了公正性:

“他这个完全是反过来了,不是让受害者来提诉求,而是他单方面来制定,他说了算,这是非常错误的一种做法。”

陆军还指出,有些媒体透露的赔偿金额如果属实,那么这个额度过低,无法满足受害者的需求。

关键词:中国,毒奶粉,受害者家长,记者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