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毒奶粉受害者家长获释 透露内情


中国当局释放了被扣押一天的五名毒奶粉受害者家长,并同意与他们展开对话。“结石宝宝”之家论坛发起人赵连海说,民众的声音无法阻挡。

*绝食抗议*

5名被扣押家长的代表赵连海对美国之音说,当局是2号晚间将他们从北京团河农场劳教所会议中心释放的,当时“天已经很黑了”。他之前对当局的拘押行为表示了抗议,要求恢复人身自由。他本人也开始绝食,抗议当局的无理扣押行为,要求立即放人:

“要立刻恢复我们的人身自由,要无条件地将我们释放,如果不无条件地将我释放,我的绝食将是无限期地进行。”

赵连海等5人虽然没有参加其他受害者家长1月2号在北京街头举行的记者会,但对记者会在艰难的情况下,依然能向外界传达受害者家人的心声而感到欣慰,因为“民众的心声无法阻挡”。他同时对有关方面对记者会进行重重阻挠表示遗憾:

“我们的这个发布会是一个非常善意的发布会。即便这样善意的发布会(当局)仍然是以多种的方式来干涉我们,干预我们,只能感到很遗憾。但是昨天这个发布会还是进行了,民众的声音是无法阻挡的,即便是在马路边,也是无法阻挡的。”

*他人救援 挨冻一天*

5名家长被释放之前,其他闻讯赶到的家长在劳教所团河会议中心外面冒着严寒,苦苦守候了一天。赵连海要求警方妥善对待这些家长,结果直到放人前10分钟,警察才允许外面的家长们进入会议中心避寒。来自广西的受害者家长兰鹃仙透露说,她们进入会议中心后没有受到虐待,只是赶紧使用洗手间。来北京的任务基本完成之后,不少家长今天踏上了返乡之路:

“没有发生什么,一切都很好。现在我已经上了火车啦。”

*防民之口 将人带走*

赵连海证实,他们5人确实是在元旦晚间出门办事时被警方拘留的,而且是他本人所在的北京大兴区的警察。警方虽然没有解释拘留的理由,但是5人都相信,是当局不希望他们在2号举行记者会,向外界披露受害者家长们的要求:

“1号的晚上,大约有10点多吧,我们就说出去做这些工作,也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就突然被两辆警察拦截了,然后就给我们带到了团河劳教所的会议中心。”

*沉默阶段和对话机制*

赵连海同时透露,当局2号派出代表,同他们5人进行了谈话。双方同意,元月4到15号是有关赔偿方案的推行阶段。在这段时间内,受害者家人不得对赔偿方案公开表示反对。当局承诺元月15号以后同受害者家长们建立对话沟通机制,听取家长们提出的要求:

“我们希望政府帮助我们去协调这些事情,即便不协调,我们希望政府不要再过多地干涉我们。我们保留我们的反对意见。在15号以后,我们希望他们遵守他们的承诺,尽快地、主动地、积极地与我们进行沟通。”

毒奶粉受害者家长代理律师许志永称赞当局的对话承诺是个积极的进展,有助于受害者家长就赔偿方案提出参与和索赔的要求,应该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下一步就看政府是否遵守诺言了:

“至于对话参与机制的话,这应该是一个进步。我希望能够真正开展对话,妥善解决这个事情。”

*赔偿,还是施舍?*

星期五,三鹿毒奶粉案件的审判正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进行,代表一百多名受害者家长的北京公益律师许志永旁听了审判。他星期五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有关方面拒绝让受害者家长参与刑事案件的诉讼感到遗憾。

中国官方媒体说,22家奶粉生产责任企业将向受害者赔偿1亿6千万美元。中国公共卫生非政府组织、北京益仁平中心协调人陆军认为,如果媒体透露的赔偿金额如果属实,那么这个额度过低,无法满足受害者的需求。

毒奶粉受害者家长代理律师许志永批评有关方面制定赔偿方案时不征求受害者家人的意见是完全错误的,让人感到这不像是赔偿,好像是施舍一般。

关键词:中国,毒奶粉,受害者家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