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新年伊始各地访民便涌向北京伸冤


2009年伊始,就有大批来自中国各地的访民涌向北京。与往年不同的是,访民们除了盼望申诉各自的冤情之外,还提出了一个共同的诉求,那就是,取缔他们所说的为拦截访民上访而设置的黑监狱。

当世界各地的民众欢庆2009年到来之际,在中国,又有一批来自中国各地的访民涌入北京,开始了他们艰难漫长的上访之路。据北京维权人士和访民杨秋雨介绍,星期一早上,国家信访局接待办和人大信访接待站外聚集了大约两千访民。

他说:“2009年是中国60年大庆的日子,又是六四20周年纪念日,应该又是一个政治上很敏感的时期。但是,老百姓有一个心愿,自己的问题只有进行争取才能得到解决。进入2009年就有这么多访民进入北京,就是因为访民要一个交待,因为他们没有机会和退路了。虽然到信访部门没有用,但是他们也进行一些抗争,希望中央政府给他们一些新的承诺,允许他们进行新的抗争的表示。”

*访民要求取缔各省市截访“黑监狱”*

另一位北京维权人士周莉说,访民们除了申诉个人的冤情之外,还希望表达一个共同的诉求,那就是取缔各省驻京办事处为了任意拘留、软禁访民所设立的“黑监狱”。

周莉说:“我收到的投诉覆盖河南、山东、山西、河北、甘肃和东北,这些可能是几个重灾区,他们在北京管辖地的驻京办事处有这种私设的黑监狱,任意关押访民,时间不等,有的可能几天或是一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以前,如果是正常上访,只会被接回当地,但现在,即使是正常上访,接回当地后也会被拘留或劳教。”

河北访民王海珍的丈夫在举报饲料中的三聚氰胺添加剂毒害人们身体健康之后,因为受到打击报复而被判刑4年。王海珍为此进京上访,星期一,她带领50多位访民来到国家信访局接待办和人大信访接待站,强烈要求国家信访部门履行信访职责,不要把访民转送回出发地。

王海珍谈了曾经被“黑监狱”关押的情况:“它们设在一个豪华的宾馆,宾馆从外面看是一个招待处,其实,进去以后,就是一个黑监狱,特别脏,特别乱,四处是高墙电网和摄像头,而且对我们也相当的恶劣,如果你不配合他们,你接受的就是殴打和虐待。”

另外,有报道说,新年第一天,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位访民原计划到天安门请愿示威,反映他们的冤情并要求取缔黑监狱,但是,他们刚到天安门,就被警方抓捕,直到很晚才被释放。

北京访民吴田丽说,她12月31号晚上就被警方监控起来:“警察31号晚上到我家找我来了,跟我说:‘明天你不要出去’。我说:‘为什么?’他们说:‘明天有人游行。所以,我们就要看着你’。就因为他们得到消息,有访民要去游行,就把该看的人看起来。北京在册的重点人物就都被看起来,现在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只要得到一点消息,警察马上就来,他们要把这种不安定的因素控制在萌芽状态之中。”

*访民各有冤屈申述*

吴田丽介绍说,2006年12月,温家宝总理视察超市,了解粮油涨价后老百姓的生活情况,当时,正在超市买东西的吴田丽向温家宝反映了她本人因房屋被非法拆迁而屡次上访的问题。吴田丽表示,即使这次会面也未能解决她的问题,而且一遇到重大敏感事件时,她还会受到当局监控。

河南访民李春霞说,她是因为当地司法腐败导致她倾家荡产而进京上访的。她说,1月3号,她以个人的身份前往天安门广场散发传单:“我当时是到天安门金水桥。我口袋里装了200多份传单,上面写着当地政府腐败的证据和我的控告材料。我到了那以后,旁边停了好几辆警车,我就当着他们的面,拿出来撒了出去。之后,武警和警察把我扣到警车,以后,先是给我带到天安门分局,问了材料后,又给我送到马家楼。”

据李春霞介绍,之后,河南省驻京办事处派人把她押往“黑监狱”,但由于海外媒体试图采访她,当局担心事情闹大,就把她释放了。李春霞回忆说,河南省驻京办事处私设的“黑监狱”在一家宾馆的后院,用大铁门隔了起来,里面有保安和工作人员。她说,4到8个访民被关在一个房间,饭食谁抢到谁吃,房间里的异味很重。

*民意上达通道不通畅*

《人民日报》和人民网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网民对政府接收民意的信箱和电话一无所知,九成以上的网民抱怨说,民意上达的通道不通畅,沟通渠道形同虚设。这个调查再次反映出民众向政府反映或投诉问题困难重重。

另外,中国政府去年颁布信访新规定,誓言要对处理群体性事件不利的政府官员进行处罚,各地也在接访民众的投诉方面加强了官员问责制。但是,分析人士指出,多年来存在的有法不依的局面,使人们对法律法规能否得到落实持怀疑态度。


关键词:中国,上访,信访制度,截访,黑监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