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环保作家教育家比尔.麦基宾


比尔.麦基宾的作品成为制止全球气候变暖战斗中一个强有力的声音。

比尔麦基宾1960年出生于马萨诸塞州列克星敦,那里是美国独立战争起源地。他在上高中暑假期间,一度在列克星敦独立战争旧战场担任导游,给游客讲解美国人争取民主和自由的经历。

他说,这一工作经历给他上了一堂很有价值的历史课:“我从来没有把持有不同政见混同于缺乏爱国心。相反,持有不同政见恰恰是爱国心的表现。我们知道,我所谈论的那些人就是通过对当权者表达不同政见而展现出他们的爱国心的。”

麦基宾到哈佛大学上大学,在那里成为每星期出版六天的学生报纸的编辑。“我负责报导的是当地城市的政治,总统选举,以及其他很多话题。我没有在学校功课上花很多的功夫,但我写了很多。”

大学毕业之后,麦基宾一度是纽约客周刊杂志的专栏撰稿人。在那里任职5年之后,他辞退了工作,移居到纽约州的一个偏远的地方。他说,他喜欢上了那里的野生树林。“我猛然有了一种醒悟,树林因此也不是那么荒野了。我意识到,人们在改变那里的气温,也改变了那里的季节,那里的植物和动物。”

这一醒悟成为《大自然的终结》一书的基础。这是面向大众的第一本有关全球气候变暖的书。麦基宾以为,假如他能指出生态问题,人们就会采取措施解决问题。“我当时27岁,还很天真。我完全没有看到文化转变究竟会涉及到什么深度。我们必须有这样的文化转变才能应对气候变化问题。”

然而,《大自然的终结》一书确立了麦基宾的环保作家的地位。自从那本书出版以来,他又写了10本书,从各个角度阐述气候变化问题。“我也写了人口问题。我写了大众文化,电视跟大自然的关系问题。我到世界各地旅行,探寻有希望的地方,然后回到美国,告诉人们,我们的生活方式并不是唯一的做事方式。”

在今年4月,麦基宾出版了《美国人的地球》一书,前副总统戈尔为他撰写了前言。这本1000页的美国人有关环境问题的文集显示了环保思想的变迁。比如,从19世纪初叶开始,美国人就有了保护大片野生地的思想。这一思想导致了国立公园系统的创生,并成为主张通过法律手段保护水源、空气和濒危物种的环保运动的源头。

他说:“但是,近年来,我认为美国环保著作的主题思想已经从野生环境转移到共同体,如人类的共同体也就是社区,以及自然的共同体。(现在大家思考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能够在地球上生活,同时也让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能繁荣?”

麦基宾说,仅仅靠环保主义本身不能抗衡美国消费文化的弊端。他说,环保运动的力量不足以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以及大气当中二氧化碳成分过多的问题。这个问题主要是燃烧煤炭、天燃气以及石油造成的。

他说,能源必须确立一个真正的价格。“要让煤炭石油等燃料的价格反映出这种矿物燃料对地球的破坏。”

麦基宾一直在为此而奋斗。自2006年以来,他率领家乡佛蒙特州的1000人要求州政府通过制止大气升温的新法律。一年之后,他得到该州六个大学生的协助,他们一起进行了一场全国性的运动。

他说:“我们在全国各地组织了大约1400场示威。我们的目标是要国会通过法律,规定到2050年的时候把二氧化碳排放量削减百分之80%。这本来是一些科学家支持的但没有多少人注意的观点,但是,我们让这一观点成为政治辩论的中心话题。在那些示威一个星期之后,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都表示,要将这一要求变成他们的有关环境生态的政纲的核心。”

麦基宾现在正在领导一场新的全球性民众运动。这个名为350.org的运动是以互联网为基础,目的是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大气二氧化碳含量为百万分之三百五十是太多了。

他说:“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界限,因为我们已经超过了这一界限。现在的大气二氧化碳含量为百万分之三百八十五。我们希望世界各国的人们采取行动,组织参加集会,让所有的人明白这一数字的含义,至少是让人类知道究竟什么是底线。”

麦基宾说,简单地说,目前环保运动所面临的挑战是,拯救地球需要政治意志。他希望350.org这样的各国社区运动能够促进环保活动,帮助我们在大势已去之前扭转气候变化的形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