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愿景路漫漫兮


中国在新年前夕决定扩大把人民币作为与邻国或相邻经济体之间贸易的结算工具的范围。有境外媒体揣测,中国此举在于提升人民币的地位,使其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同时,有中国媒体载文探讨人民币,或者一个区域性统一货币成为最终取代美元的国际强势货币的可能性。但金融学者认为,现况和这一愿景之间仍有漫长的路要走。

“华元”、“华币”、“中元”、“亚元”,这些眩目的名称在新年伊始时,成为一些中国媒体的封面标题。

这就是2009年第一期的“新周刊”要谈论的话题。文章认为,“大国需要强币”,并试图剖析在美元一统天下的情势下,处于弱势的人民币、或者一个区域性的统一货币如何能够脱颖而出,成为一个足够强大、稳定,甚至挑战美元“霸权”的下一个“硬通货”。

文章提到所谓的“华元”概念,也就是整合中国大陆、港、澳,以至台湾的单一货币。这样的货币称谓一方面是在展示中国经济成长到今天所累积起来的信心。而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人民币”自身所处的弱势地位,以至需要与周边经济体结盟,形成一个更为强势的货币。

而另一则由中国官方在去年圣诞节当天发布的消息则引发中国境外一些媒体对人民币走向的揣测。这则消息说,中国部分省区在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8个国家或地区间进行贸易时,可以用人民币进行结算。

*中国为人民币实现国际货币梦做准备*

印度时报新闻网对这个新闻做出的反应是,“共产党中国星期四以高端资本主义梦想来庆祝圣诞节:让元(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

意大利“亚洲新闻”在新年后刊载的一篇文章中说,经济观察家们目前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国公共债务和海外金融市场上,而鲜有针对亚洲的讨论。这篇文章说,亚洲其实已经明白货币供应量增加实际意味着货币本身价值在缩水。而中国在圣诞节宣布用人民币作为与邻国或相邻经济体之间贸易的结算工具,是在尝试寻找与美元脱钩的可行并且合理的方式。

意大利“亚洲新闻”的文章说,中国正在为人民币和其他货币间实现全面兑换作准备; 如果经过一段试验期,中国实现其货币的自由兑换,其结果就是进口国必须将元,也就是人民币作为其外汇储备的一部分。这篇文章更是认为,中国正在着手让人民币元替代美元。

但是英国牛津大学伦敦政经学院的经济学者琳达.岳博士对这样的诠释并不以为然。她说:“我想每个人都会对中国政府最近公布的这个消息做出自己的解释。这其中毫无疑问地有敦促中国让其货币可兑换的因素。中国是世界第二大贸易国,但是它会按自己的意愿行事。中国并不寻求让其货币顶替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中国对货币进行改革是符合自身利益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借此宣示要让人民币成为国际性货币,成为储备货币。”

琳达.岳说,这其实是中国一直在进行的货币改革的延续。她说,中国是贸易大国,对中国货币的需求量也在不断增长,货币汇率和经常帐平衡也是让中国感到难以对其经济加以调整的一个因素。琳达.岳说,中国经济今年面临的一个挑战就是避免经济硬着陆,而货币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她说,更灵活的货币政策和更大范围的可兑换性,可以使其吸收国际经济放缓对自身带来的冲击力。

位于华盛顿的经济智囊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在谈到关于人民币是否可能取代美元地位的议论时指出,在人民币实现资本项目下的完全兑换之前,这些都无从谈起。

他说:“人民币没有在近期取代美元的任何可能性。他们在开放资本项目方面有些缓慢的进展,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坚持的看法是,除非实现资本项目下的完全兑换,这样的货币不可能被用于储备货币,也不会被用作结算货币。”

新周刊的文章把美联储降息称作是美国印钞机加班印钱,并指出美元因此贬值导致中国外汇储备蒙受大量损失。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经济学家拉迪说,即便如此,中国也别无选择。拉迪说,真正的问题其实在于人民币处于升值期,而其升值是因为它的价值多年来都被严重低估;因此,它会不断升值,不仅对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也是一样。

拉迪说,不幸的是,因为人民币被低估,而中国又拥有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要避免损失几乎不可能。他认为,唯一可行的是,让人民币更快地升值,使外汇储备不至过快地增加。

新周刊的文章在谈及中国建立起强势货币的梦想时,也谈到人民币国际化的好处。它引述清华大学经济学者李稻葵的话说,人民币国际化之后的好处“妙不可言”。他的研究表明,假如人民币今天实现资本项目下的完全兑换,那么人民币2007年在各央行外汇储备中的币值可达7%左右。

文章说,如果这样的假设成立,那么十几年后,美国的外汇储备中将会有大量的人民币,当中国遇到经济危机了,就可以如法跑制地降低利率,加班印钞,也就是说,“走美元的路,让美元无路可走”。

一些金融专家认为,中国实现这个愿景的前提是要为人民币松绑。但是过往的经济危机使政府心有余悸,因而在这方面行动相当审慎。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专家拉迪说,从长远看,人民币肯定会实现资本项目下的完全兑换,但眼下却没有这样的时间表。

他说:“至于什么时候会实现?我认为在这方面还没有定论。同时,我认为勿庸置疑的是,资本项目下的完全兑换在一段时间里是政府的一个目标。回到10年前,有高层官员曾经就此给出过时间表。而那是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前。当金融风暴发生后,他们不再给出这样的时间表。我相信这仍然是他们的目标,只是在给出具体时间方面更为谨慎了。”


关键词:金融危机,金融风暴,美元,人民币,外汇储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