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3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种姓制度后遗症 达利特人遭歧视


印度的活动人士说,尽管50多年前通过的立法已经宣布了种姓制度是非法的,但是这一延续了数百年的制度至今仍然存在。达利特人,过去被称为“贱民”的一个族群,如今仍然要面对社会上最恶劣的歧视。达利特人当中,有大约五分之一都住在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

*有法不依 “贱民”遇袭*

印度人当中,将近五分之一,大约一亿七千万人口,都是达利特人。这一族群被划分在印度教规定的四个等级制度之外,他们通常被称为“贱民”。从1955年开始,印度法律明文规定不能歧视这些人,但是维权人士说,那项立法基本上只在理论上存在。

维权人士说,袭击达利特人的事件时有发生,官方按理应该保护他们,但是官方虽然知道这些袭击事件,却无所作为。

*歧视根深蒂固*

拉伊尼·蒂拉克是一位达利特活动人士。她说,虽然法律表面上通过了,但是印度人的观念并没有改变。

她承认,在印度,确实有结束对达利特人歧视的政治意愿,但是她说,对达利特人的歧视在人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很难在几年内消除。

最近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在印度政府出资兴办的学校里,有38%的学校都要求达利特人的孩子在吃饭时跟其他同学分开来坐。有五分之一的学校,达利特人的孩子则根本不可以在其他孩子喝水的地方随便饮水。

查兰·辛格38年前在公众面前遭到老师的侮辱,因而辍学。他说,那时候,他的老师因为他的学费没有及时交上,就用椅子腿向他大打出手。而其他晚交学费的同学,因为他们不是达利特人,就只受到警告。他说,达利特人的孩子到现在还是被勒令坐在教室的后面,并且被老师忽视。

查兰·辛格说,在北方邦的一些村庄里,杂货店的人甚至拒绝从达利特人手中直接接钱。

他说,在其他的一些村庄里,达利特人就连穿新衣裳也要遭受侮辱。有时候他们还被强迫在衣服后面缀上很多树枝,以便他们走过之后,脚印自动就会被扫除。

查兰.辛格现在从一个村到另一个村,试图说服其他的达利特人,教育是他们要想取得进步的关键。作为一名诗人和歌曲作者,他把歌词都按照印度流行电影的插曲编排好,好吸引更多的听众。

他唱的一首歌的大意是,虽然整个世界似乎都进步了许多,但是达利特人目前还处在被压迫和没文化的、暗无天日的状态。

*出了高官 困境依然*

四年前,达利特人马雅瓦迪(Kumari Mayawati)被选为北方邦的首席部长,当时很多达利特人都以为这下生活会有起色了。但是,曾经当过地方代表的钱德拉·巴尔蒂认为,马雅瓦迪当选以后,认为达利特人的支持是理所当然的。

他说,马雅瓦迪现在更关心的是怎么从婆罗门那里争取选票,为的是继续掌权,而且下一步还想当总理。他说,虽然达利特人的处境并没有因为她的上台而有任何改变,但是他们还是会继续支持马雅瓦迪,因为她毕竟是这个族群的一分子。

*选举前后不一样?*

眼下,北方邦的达利特人似乎忽然受到印度政界人士更多的关注。今年晚些时候,印度即将举行全国大选。时下,由国大党领导的执政联盟以及反对派都纷纷设置各种委员会,并且举办各种听证会,来关注达利特人的处境。

不过,很多达利特人都说,从过去的经历来看,选举一过,恐怕就无人再继续关心他们的处境。

关键词:印度,种姓制度,达利特人,贱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