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活动人士不断遭当局调查骚扰


一些中国维权人士因为零八宪章问题而遭到公安传唤调查。还有广东维权人士电脑被搜走。不过,有关地方当局表示,是有维权人士违法操作在先。

*秦耕:就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

海口作家、独立中文笔会成员秦耕上星期六上午9点,被当地公安带走询问多时后被释放回家。曾因政治问题而坐牢多年的秦耕说,警方主要想知道零八宪章的事情:“他们到我家后,要我把零八宪章带上。我问:是否要带衣服、被子和吃的药?他说,可带点药。我说,零八宪章我这里没有,就跟他们走。到公安局后,他们问我,怎么看到零八宪章的,怎么签字的,怎么联络的。我说,在网吧。他们跟我到那个网吧具体查看,然后又回到公安局,对我进行长时间马拉松式的审讯,一直持续到晚上的6点40。”

秦耕说,这些警察都是多年打交道的,比较熟悉。但是,这次询问的态度,则是前所未有的严肃:“问的过程中,他们围绕刘晓波和独立中文笔会来了解来问。所以我的强烈感觉就是他们认为,刘晓波是具体的起草人,独立中文笔会是组织者。”

*张鉴康:被警方带走电脑被搜查*

另外,上星期,被剥夺了律师执业权的陕西法律工作者张鉴康,也因为零八宪章问题被带走而且他的电脑也被拿走。不过,这次和两年前遭到抄家的情况有所不同,这次被拿走的电脑“完璧归赵”。

海涛:“你打开电脑后,发现有什么不同呢?”

张鉴康:“好像没有任何不同。这是让我感到非常奇怪的地方。和06年相比,那次我打开电脑,SKYPE也用不成了。自由门被删掉了。这次好像什么都没动。”

张鉴康说,这次他的电脑可能是被省公安厅拿去研究了。张鉴康说,这次上门的警察,人数不少,但没有没收他的手机。而上次则被搜走了手机。

张鉴康从90年就开始作为律师进行辩护和法律工作,但是,到了07年,他所服务的律师事务所迫于上级的压力,提前终止了他的合同,而当局也不再允许他作为律师进行注册。如今,他只能作为“公民代理人”来出庭辩护,而且这种服务是无权收取费用的。

*地方部门擅自执法抢钱劫财*

在广东东莞,从江西来的维权人士肖青山也在上周末遇“不幸”。他说,东莞长安镇厦边劳动服务站的一群人,冲进他的办公室,大肆抢劫。

海涛:“是不是这么回事?”

肖青山:“对啊,对啊。我现在正在检察院这里。”

海涛:“他们为什么抢?”

肖青山:“为什么?他们就是不准我宣传国家的法律法规,不准我帮农民工维权,不准我帮助农民工讨债,就是这么简单。”

肖青山说,这伙人抢走了他的电脑、手机、10万元人民币,还有600个个案资料、判决书,还有电视机等物品,他四处报警,却无人理会。

不过,东莞长安镇厦边劳动服务站一位工作人员说,他们是拿走了肖青山的电脑,但根本没拿肖青山的钱:“他说10万块钱。你看,就是这两台电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这位官员说,肖青山无照经营劳动咨询公司,工商当局多次让他关闭,他不理会。他说,肖青山这么做,给地方劳动当局带来很大麻烦,使得当地企业很多工人流失。

这位官员说,没有牌照就不能营业,这是简单道理。他说,07年当局就通知肖青山,但肖青山故意顶着不办,有时就找不到人了。他说,他们也算一级“单位和有关部门”,“懂法律和规矩”,“我们是不会乱来的”。


关键词:中国,零八宪章,维权人士,异议人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