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毒奶粉受害家庭拒绝企业赔偿方案


一些三鹿毒奶粉事件受害家庭表示拒绝接受政府支持的赔偿方案。他们指责这个方案是在没有征求受害家庭意见的情况下单方面提出的。法律专家指出,这种做法违背了公平合理的原则。

*一条人命仅值20万?*

一些因食用三鹿毒奶粉而死亡或患病孩子的父母日前拒绝了接受政府支持的,由22家奶制品企业提供的赔偿方案。他们要求为受害孩子提供长期医疗保健,同时对因此造成的疾病进行医学研究。根据企业提出的赔偿方案,死亡孩子的家庭可得到赔偿20万人民币,重症患者3万元人民币,普通症状患者2千元人民币。

中国政府以及乳制品公司希望借助这个全国性的赔偿方案缓解因这一丑闻而造成的紧张局势。但是,事情并没有朝着他们所希望的那样发展。

据受害家庭联系人、北京居民赵连海介绍,截至到星期二晚上,已经有300多人在拒绝接受政府支持的赔偿方案的申诉书上签字,准备提交卫生部、中国消费者协会、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以及其它相关部门。

*家长更关心孩子长期健康*

赵连海本人有一个3岁的儿子就是因服用三鹿奶粉而导致肾结石的。他说,他们更关心的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而不是金钱的补偿。他说:“我们很多家庭拒绝目前的赔偿方案主要的目的不是因为费用,不是因为赔偿金额。实际上,更多的家庭关注的是孩子的身体健康。首先,很多家庭目前仍然需要接受治疗。第二,我们在接近4个月的时间里发现了非常多的问题,症状有多种多样。最重要的是对有关三聚氰胺研究方面的了解,我们从美国了解到的情况,三聚氰胺有接近百分之20致膀胱癌的机率。”

四川居民杨勇的孩子已经因服用三鹿奶粉导致多发结石,目前正在进行第二次手术。他说,政府提出的赔偿方案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因为第一,这是政府单方面的霸王条款,没有经过我们受害人同意,没有我们受害人参与就制定这个方案。所谓的专家说没什么后遗症,只管到18岁,18岁之后,谁能保证没什么事情。所以这个方案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福建居民张平的孩子也是因服用三鹿毒奶粉导致输尿管和肾脏结石的,因此不得不到全国各地求医治病,而政府把他孩子作为普通症状患者给予处理。张平认为,这个赔偿数额不能弥补他们一家所受到的物质和精神损害。

他说:“我的小孩子还在继续治疗,后面到底会产生什么结果也不敢讲。这个赔偿金额在我个人来讲的确是太少了。我家小孩手术了3万块钱,我之前付医疗费,政府没有明确的文件下来,也没有给报。我之前花了那么多钱,还有我一家人的精神损伤,因此几个月没上班的误工费,都不止3万快钱。”

根据中国官方提供的数据,含有有毒化学成分三聚氰胺的三鹿奶粉,导致至少6名婴幼儿死亡,近30万儿童患病。受害家庭联系人赵连海说,除政府公布的6个死亡患者外,民间又发现6个被怀疑因服用三鹿毒奶粉而导致死亡的案例。但这6个案例都未得到官方的承认,因此就拿不到任何赔偿。

青岛居民王伟业12岁的侄女去年8月患病而死,她婴幼儿时期长期服用三鹿奶粉,成长过程中发现有严重的肾积水。家人始终找不到原因,直到三鹿毒奶粉事件去年9月曝光之后,他们才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但是,王伟业说,由于孩子已经去世,无法取证,因此也无法提出赔偿的问题。

他说:“他们现在不认可这个事情,我们不能提,跟谁提起呢?现在只能是把我们的情况,现实里发生的事讲出来,如果有关部门感觉我们符合一些什么情况,给予我们相应的回应,这样也行,如果政府感觉我们和三鹿沾不上边,我们确实也没什么办法可讲。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孩子也不在了,也没有哪个医疗机构可以出一个化验鉴定,证明这孩子的死和三鹿有关。”

*当局应对三聚氰胺致病深入研究*

受害家庭联系人赵连海表示,这么多的孩子是否会在今后发现更严重的疾病,这是家长们最担忧的事情。因此,他认为,目前的当务之急不是赔偿,而是对患者进行治疗以及对三聚氰胺导致患病的情况进行深入研究。

他说:“4个月了,我们没有看到在中国方面没有任何关于三聚氰胺方面的研究,我们感到不可理解。第一,如果没有进行这方面的研究,我们要提出严厉的批评,为什么这么重大的事件,对三聚氰胺不作深入的研究。第二,如果有了这方面的研究,那么我们要求必须把研究结果公布于世,研究应该是透明的、公开的。”

*赔偿方案缺乏公正性、合理性*

北京律师黎雄兵指出,政府支持的赔偿方案在公正性和合理性方面是存在问题的:“首先在赔偿方案的制定方面缺乏消费者,奶粉受害者的参与,而且奶粉受害者提出的一些建设性意见和赔偿的请求也没有被采纳。根据平等自愿的原则,受害者肯定是有权利和理由拒绝这样一个赔偿方案。这个问题真正合理的解决,最后还是要回到法制的轨道,按照公平、公正、合理的原则,而且要透明和公开。”

北京律师李静林表示,虽然有很多受害家庭接受了政府提出的赔偿,但也有一些受害家庭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糊里糊涂地接受了赔偿,现在表示了后悔之意。

*律师受到不要代理受害家庭压力*

据李静林律师介绍,一些志愿组织起来为三鹿毒奶粉受害家庭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目前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来自官方和所在律师事务所的压力,要求他们不许代表受害家庭提起诉讼,他本人就是其中的一位。

他说:“今年上班第二天,律师事务所找我去谈话,告诉我律协找了他们,律协说以前也找过我。要求我,如果三鹿的事情还要干下去就转所离开。如果还愿意在所里呆下去,就写保证。我就给所里写了一个承诺,不代理三鹿受害人的索赔。”

不过,李静林律师表示,一些律师正在研究对策,尽快对20多家奶制品企业提起共同民事诉讼,为受害家庭争取赔偿。上星期,在法庭对三鹿集团一案的审讯中,控诉方提出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追究三鹿集团原董事长田文华等人的刑事责任。田文华已经当庭认罪,目前正在等待宣判。


关键词:三鹿集团,三鹿奶粉,毒奶粉,赔偿,集体民事诉讼,共同民事诉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