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律师黎雄兵签署零八宪章遭警传唤


致力于维护公民权利和公益法律服务,向“三鹿”有毒奶粉受害家庭提供法律咨询、代理诉讼和赔偿事宜论证调研等工作的北京律师黎雄兵因为在“零八宪章”上签名而遭到警方在凌晨传唤问话。

北京的维权律师,曾援助代理“黑砖窑”受害者赔偿案、北京地铁无障碍改造案和法制早报记者言论自由等案件的黎雄兵由于在呼吁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零八宪章”上签名近日几次遭到北京警方的骚扰,并在1月15号凌晨将近1点钟的时候被北京市通州区中仓派出所警方带走问讯有关“零八宪章”和黎雄兵律师参与的公益诉讼和维权事件的相关情况。

*自称警察 无证搜查 不报姓名*

在事件中,1月13号下午首先有三名警察来到黎雄兵律师位于通州区的家中,提出要与他见面。在被告知黎律师不在家后,三名警察未出示证件和任何法律文书也未告知理由便强行进入黎雄兵的家中进行核实。在发现黎雄兵律师确实不在家中后警察离去。

1月14号,黎雄兵律师出差回到北京后,分别在上午11时和下午14时两次接到自称是警察的电话,要求他到通州区中仓派出所“谈点事情”。其中,自称是警察的男子在下午与黎雄兵的通话中表示已经办好了传唤证。在两次通话中,黎雄兵律师要求对方告知姓氏、警号和传唤的事由,但都遭到对方拒绝,并随后挂断了电话。

14号下午4时,黎雄兵律师把上述情况向北京110指挥中心报告要求核实被传唤的事情是否属实。朝阳区麦子店派出所的王姓警察随后告知黎雄兵,不能核实电话中男子的警察身份,并提醒他年关将至,不要轻信这类信息。如果再遇到类似情况,可向派出所或公安机关报警核实。

*四名警察问了3个多小时*

到1月15号凌晨将近1点的时候,四名警察来到黎雄兵的家中把他带到中仓派出所进行3个多小时的问讯。

在审问过程中,警方问讯了黎雄兵参与零八宪章的情况。

黎雄兵:“就是问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是不是参与了签名,怎样的途径参与签名的,知不知道这个宪章的起草人和组织者(等)相关的问题。”

*为百姓维权 遭电话警告*

黎雄兵认为,警方对他的传唤是与他在“零八宪章”上签名、为三鹿有毒奶粉受害家庭提供法律援助以及他多年来为维护公民权利所从事的活动有关。

黎雄兵:“因为我想,有七、八千公民参与‘零八宪章’签名,如果就仅仅是因为参与这样一个签名的话,他们不会以这样一种匿名或显名的方式,甚至在深夜凌晨的时候对我进行这样一个传唤。所以说跟我律师身份和这些所谓的‘敏感率’(高)的权利维护是有很大关系的。

“就最近的奶粉事件,我已经正式收到相关部门的电话警告,收到多次电话警告,说政府已经出台了相关的赔偿方案,要求律师停止相关的法律行动,要配合政府解决这个问题。”

*如此传唤方式*

黎雄兵认为,当局以这种非理性的方式对待“零八宪章”活动是极不可取的。

黎雄兵:“如果用理性的、积极的态度去处理的话,(你)可以以其它的形式: 工作日、在工作地点、工作场所,或者其它时候,平和的方式跟签名者进行交流和探讨。而不是在凌晨的时候,突然地像抓捕重大现行刑事犯罪分子这样,从公民家中把人带走。也不应该以这样一种匿名的方式对公民进行传唤。”

黎雄兵表示,尽管受到当局骚扰,他将会继续在法律和法制的框架下,秉持一个公民的社会责任和社会良知去做所应该做的事情。

关键词:维权律师,黎雄兵,零八宪章,警察传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