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上海政协代表提案开辟示威专用区


中国召开年度政协人大两会前夕,很多地方人大代表都开始酝酿提案交人大审议。上海一位代表最近在参加市政协会议的时候,建议在某些不影响交通的公园开辟示威专区,并容许非政府组织的存在。不过,有中国维权人士表示,根据目前中国的政情,上海设立示威区的提案不太可能实现。

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副总编辑毛用雄,在最近出席市政协会议的时候提案,建议在一些不影响室内交通的公园,设立示威区,让政府和市民之间多一道缓冲区,减少官民冲突的机会。

据此间香港媒体报道,毛用雄提案中指出,现在上海群体性事件以及闹事上访的事件越来越多。去年上海市信访办受理的信访事项多达20多万件。毛用雄注意到,民众上访的内容大部分不是政治诉求,而是不同群体之间利益的冲突。

毛用雄认为,利益之间的冲突可以通过经济手段加以解决,不会危及政权稳定。建立正常的利益和民意表达机制,包括设立示威区域,有助于把矛盾限制在一定范围内。

据报道,中国群体性事件最近越来越频繁,甚至由于矛盾没有得到及时解决而出现大规模官民冲突和警民冲突。例如贵州瓮安群体事件就是由于一起溺水事件引起、上海闸北袭警案起于对涉嫌偷自行车的事件进行询问和调查。

毛用雄承认,中国不少社会问题,源于政府权力过大,对社会控制过严。结果,成也政府,败也政府。如果经济繁荣,人民安居乐业,股市腾飞,人人赚钱,功劳当然归于政府,但是如果社会问题丛生,百姓民怨载道,矛头也会直指政府。

中国官方新华社主办的《了望》新闻周刊也在最新一期发表分析文章,警告说,2009年有可能成为群体性事件高发年。

文章认为,目前最敏感的问题是防止全球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下滑演化为社会危机。 文章提到,沿海出口企业的纷纷倒闭致使民工就业形势恶化,加上大学毕业生和下岗职工人数增多,中国2009年的就业形势尤为严峻。同时,中国高校产业化和盲目扩大招生造成的毕业生过剩问题也由来已久,是否对中国的社会稳定构成直接的爆炸性威胁也值得怀疑。

《了望》周刊还告诫地方政府说,不要把群体性事件当成反政府行为去强力弹压,反而会加剧官民对立。

*关键在于独立媒体、落实公民宪法权利*

香港报纸发表署名文章指出,奥运期间北京当局也曾设立了示威区,本意是向世人宣示北京当局的宽容,最后演变成一场闹剧。原因是示威活动,不仅要事先申请,很多敏感示威都被扼杀在申请阶段。而且现场有大量公安人员监视,以至于无人踏足示威区。

曾经在奥运期间关注示威区的活动人士于方强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也对上海能否设立示威区持怀疑态度。于方强说:“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不会成功。据我了解,上海在全国范围,在这一块,控制还是很紧的。 有很多维护和保护公民权利的非政府组织在上海都很难开展活动。”

香港《苹果日报》文章也质疑上海《解放日报》副总编毛用雄代表提案的可行性。文章说,上海访民闹访那么多年,《解放日报》有报道过吗?将来示威区发生的活动,上海《解放日报》会报道吗?《苹果日报》认为,没有独立的传媒和落实中国公民的宪法权利,别说示威区开不了,就是设立再多的示威区,也无法缓解官民利益尖锐的对立。

关键词:中国,上海,政协,示威区,官民冲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