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215户毒奶粉受害婴儿家长兴诉


中国二百多户深受有毒奶粉之害婴儿们的家长拒绝了奶粉公司提出的赔偿方案,同时向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递交了要求赔偿的新的诉状。

在拒绝了以三鹿集团为首的22家与有毒奶粉案有牵连的公司提出的赔偿方案之后,二百多户受害婴儿家属通过志愿律师团走上了法律诉讼之路,向北京市最高人民法院提出诉状,要求获得合理的赔偿数额。

*不接受22企业赔偿方案*

志愿律师团成员之一的常伯阳律师表示,22家企业提出的赔偿方案距离受害人的要求相差太远,无法接受,因此才不得已诉诸法律。

“企业方的赔偿把受害人分为三种情况--对于死亡的受害者赔偿20万元;做过手术的重症者赔偿3万元; 没有做手术和没有达到肾衰的一般受害人为两千元。对于这个方案很多受害家庭不满意,特别是那些有孩子死亡的,或者是在免费治疗之前花了很多钱的家庭都感到非常不满意。”

常伯阳律师表示,该赔偿方案对可获得赔偿的受害人进行了严格的界定。比方说,三岁以上的儿童不在赔偿之列;去年9月下旬免费检查日期之前查出的病患婴儿也不在赔偿之列。也就是所谓必须为“国家认可的”病患儿童。根据这些规定,那些在免费检查之前自掏腰包数万元的受害者可能因为发病“时间不正确”而失去获得有效赔偿的机会,甚至可能完全被剥夺这个机会。

此外,一些家庭的婴儿在三鹿事件全面爆发之前便已经死亡,企业方并便以证据不足,无法证明他们的死亡与奶粉有关为由将他们排除在获得赔偿的受害者之外,声称这些婴儿没有通过作为受害人的筛选。

*一般受害者索赔十万*

常伯阳律师透露,志愿律师团代表215户受害者向北京市最高人民法院提交的诉状中要求的索赔数额大大高于企业方目前愿意提供的赔偿,比方说,对于没有做手术的所谓“一般受害者”的赔偿,他们提出的数目为每人10万元,为目前企业方承诺的50倍。

*有些律师和受害者遭到围追堵截*

此外,无论是代理受害人的律师还是奶粉受害者本身都存在受到有关方面阻挠的情况。

志愿律师团成员之一的李静林律师便受到北京律师协会辗转发出的警告。

“为三鹿受害人发出声音是有严重后果的。雇我的律师事务所在三鹿案开庭后通知我说,北京市律师协会找到所里,给我两条路,一条是如果继续坚持代理三鹿受害人的索赔,就走人(离职);第二条路是书面保证不再参与。”

自三聚氰胺丑闻曝光之后一直为家长提供法律咨询的李方平律师则向美联社透露,有关方面至少拘留了两批三聚氰胺受害儿童的家长,因为他们试图从外地前往石家庄法院旁听三鹿集团有关被告的庭审。其中有人星期三在云南昆明登机时受阻,还有人被关在北京的派出所。

不良商贩为了在奶粉的蛋白质含量检验时让稀释的产品过关而添加三聚氰胺。三聚氰胺通常被用来生产塑料和化肥,人体大量摄入时会导致肾结石、肾衰竭甚至死亡。含有三聚氰胺的三鹿婴儿配方奶粉在中国至少导致6名儿童死亡,近30万儿童患病。

关键词:毒奶粉,家长,赔偿,诉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