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毒奶粉受害家长抗议警方阻拦旁听


中国警方拘留前往三鹿毒奶粉审判现场的受害者家长,并阻断他们的通讯联络。愤怒的家长代表星期五向政府提出申诉,要求妥善处理赔偿事宜,但没有获得积极的回应。

*警察拦截扣留拟旁听审判家长*

云南省毒奶粉受害者家长董师良1月21号准备搭乘飞机前往北京,与其他家长汇合,一同前往石家庄旁听22号三鹿毒奶粉案件的一审判决。他在昆明机场准备登机时被警方扣留。

董师良说,警方并没有出示证件和有效文件,就将他拘留。他认为自己的人身权利受到了严重侵害:“准备过登机口上飞机的时候就被警察把我拦下了。我问他你能不能出示一下证件和有效的法律文书,但他们都没有。把我带到了机场派出所以后,然后就说等上面派人过来,然后就一直在机场派出所里面。”

受害者家长代表赵连海透露,当天遭警方阻止前往石家庄的还有北京地区受害者家长刘东林,他被传唤到了派出所。赵连海本人也因为提前出发,才得以成行,警方21号晚间同样光顾了他的住家。赵连海代表其他家长要求当局立即释放董师良,否则将举行游行。

赵连海说,当局对待受害者家长的态度让他们非常愤慨,虽然董师良第二天凌晨获释,他们依然不放弃示威的权利:“游行这样的打算我们是不放弃的。我们受害者家长来讲,我们有这样的权利。我们不放弃这个权利,有这样的准备。”

*阻断家长间通讯联络*

此外,赵连海透露说,22号前已经侥幸赶到石家庄的受害者家长们相互间也联系不上,不是手机关闭,就是一接通就信号中断,即使赶到现场,也被警察阻拦在距离法院一公里以外的地方。一审判决后,当局还关闭了家长们相互沟通使用的QQ网络聊天群,并对“结石宝宝”等网站实施了屏蔽:“QQ聊天群,30多个聊天群都被我们彻底地关闭,今天发现我的QQ号码也被彻底地关闭了,也不能登录了。”

赵连海说,为了对毒奶粉相关赔偿方案表达不满,抗议政府违背1月15号以后与家长们建立沟通机制的承诺,赵连海等4名家长代表星期五(23号)前往国家卫生部、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中国消费者保护协会和国家信访局,递交家长们拒绝接受政府赔偿方案的申诉书,与官员们讲理,但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在当天包括卫生部的几个官员,有5、6个吧,像打太极拳一样,给我们推来推去,不正面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

*一切为了孩子未来身体健康*

刚刚获释的董师良解释说,他们不接受政府赔偿方案的主要原因,一是家长们没有参与赔偿方案的制订,二是赔偿标准过低,三是应该首先注重结石婴儿的治疗,彻底弄清三聚氰胺对人体的危害,再谈赔偿的问题。

他说,受害者家长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孩子们着想,为孩子们的未来寻求某种保障:“它的(赔偿)标准是,轻微的只是人民币2千块钱。人民币2千块钱,而且是90%以上的孩子都只是2千块钱,对于这些受害者来说、对每一个家庭来说都是不公平的。我们不需要赔偿,因为现在孩子们的病都还没治好,就来谈一次性赔偿,太早了!”

与此同时,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对一审判决的结果不服,准备提出上诉。


关键词:三鹿集团,毒奶粉,结石宝宝,赔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