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3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希拉里称要与中国展开更广泛对话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表示要跟中国展开更广泛的对话,把两国合作范围从经济扩展到更多的重要领域。有中国专家认为,这是奥巴马政府对华政策有可能回归克林顿政府时期的一个信号,把美中关系重新界定为战略伙伴关系。

希拉里.克林顿星期二在出任国务卿以来出席的首次记者会上说,“我们需要跟中国进行更广泛的对话。始于布什政府的美中战略对话变成了经济对话,这是美中关系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但并非是两国关系的唯一方面”。

克林顿说,“显然,我们国内的经济问题意味着,不仅在美国,同样也在中国,人们失去工作”。她说,“经济永远是两国关系的中心议题,但是我们希望它成为更广泛议题的一部分”。

华盛顿时报星期三报道说,国务卿克林顿星期二的这番讲话释放出一个信号,那就是美国对华政策将出现一些变化。文章说,在布什政府执政后期,美国财政部在美中关系中起着主导作用,现在国务院将要从财政部那里拿过美中关系的主导权。

文章援引美国智囊机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公共政策专家史蒂芬.魏斯曼的话说,“我能理解为什么国务院希望从财政部那里夺回控制权,但是,如果认为国务院能够靠他们自己处理这些经济议题,那是不现实的”。

北京外交学院外交系的苏浩教授认为,如果认为克林顿国务卿的讲话显示美国对华政策出现某种变化的话,那就是奥巴马政府有可能回归克林顿政府时期对美中关系的明确界定---美中战略伙伴关系。

苏浩认为,在布什政府期间,中美关系从整体上看是稳定的,但是由于共和党政府意识形态的取向,注重与传统盟国的关系,从而避免再谈美中战略伙伴关系,只强调跟中国的合作关系。

苏浩教授说,美国民主党传统上更加注重劳工与市场的保护,因此在民主党执政期间,美中关系更容易出现经济方面的摩擦。他认为,如果美中合作伙伴关系扩展到战略伙伴关系,就能以政治、安全方面的战略合作,更好地补充、平衡两国关系,从而降低分歧造成的损害。

他说:“事实上,在前几天美国的新任财政部长已经提到人民币汇率的问题了,摩擦已经出现了。如果仅仅限定于中美之间在经济上的战略对话,中美之间的分歧可能会更加突出,如果把对话放在更大的范围,把政治的、安全的综合问题放在一起讨论的话,那么就形成了一种经济、政治、安全的平衡。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中美之间需要战略对话,而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战略对话。”

因此苏浩教授认为,国务卿克林顿星期二的讲话再次表达,美国将在外交领域使用巧实力,也就是软实力和硬实力的综合。

国务卿克林顿在星期二的讲话中表示,奥巴马政府准备在更加全面的领域跟中国打交道,以使中国能够、并且愿意发挥重要作用。不过,克林顿国务卿没有进一步详细阐述有哪些更广泛议题。

上海复旦大学美国问题研究所的沈丁力教授说,美中之间存在的广泛议题包括美中贸易摩擦、知识产权保护、人民币汇率、环保、生态、能源、气候变化、环境等;此外两国间敏感问题还有:人权问题、中国的国家主权、领土统一问题,其中包括中国视为相当敏感的台独、疆独和藏独等问题。与此同时,美国方面要求中国在军事现代化方面更加透明, 并在防止核扩散、达尔富尔冲突等重大国际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


关键词:美国,中国,美中关系,战略经济对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