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俄指责西方为全球金融危机负责


中国和俄罗斯总理星期三在达沃斯论坛上指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要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负责。不过,两位领导人都表达了对本国经济的信心,并且希望通过合作,迅速恢复全球经济。

俄罗斯总理普京星期三在瑞士达沃斯为世界经济论坛开幕式致词时说,“一年前,美国代表在这个讲坛上强调了美国经济基础稳定及其明朗的前景,但是今天,华尔街的骄傲--投资银行已经基本不存在了”。

普京说,金融危机是一场摧枯拉朽的“完美风暴”。

中国总理温家宝也在论坛上说,不恰当的宏观经济政策,带有低储蓄、高消费特征的不可持续发展模式,盲目追求利润和金融监管不利都是造成这场金融风暴的因素。

温家宝总理的讲话被美国纽约时报评论为是“明确指责美国要为经济崩溃负责”。该报认为,前共产主义阵营的俄罗斯和中国都在达沃斯论坛上谴责资本主义国家把世界拖入了这场金融危机之中。

香港城市大学管理科学系的曾渊沧副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中俄两国虽说近年来都进行了经济改革,但还都是国家干预为主的经济体,不属于他们所指责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国到现在还不承认自己是资本主义,是中国式的社会主义,跟美国的资本主义还有相当的不一样。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企业还是以国营企业为主。俄罗斯在早期,就是苏联刚刚解体的时候,曾经把国家大量的资产卖过个人,但是普京上台之后又把流失到个人的资产收回国有。”

*分析:金融危机并非由制度不同引发*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夏业良教授说,改革开放30年,中国政府有意淡化意识形态和制度的色彩差异。但他认为,最近几年意识形态和经济领域都出现了倒退,恰逢美国爆发金融危机,被中国一些人士抓住机会,简单地把这场金融危机意识形态化,称中国式的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取得了成功,而资本主义最发达的经济遭受了失败。

夏业良教授认为这种说法荒唐,他说,有一点经济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经济发展是有周期和波动的:“在经济落后的原始自然状态里,它的波动会比较小,但是它的收益也要少很多。经济体越庞大,发展速度越快,意味着如果发生经济波动,它的震荡效果就越大。如果我们追求的是原始的、落后的,自然状态的经济的话,那么我们不会发生大的风险,如果我们追求比较高速的大的增长,在一定发展之后,也会出现一些波动,经济风险也会增大。”

因此夏业良教授认为,引发这场金融风暴的不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的制度。他说,如果非说是社会主义,恐怕这种制度的经济连抵抗风暴,自我修补的能力都不具备。

与此同时,夏业良教授认为,在金融危机面前,不论是谁把手指指向别人,称他人是始作俑者都是一种不健康的心态。他说,包括俄罗斯在内,一些国家认为美国在单极世界里,言论的自我控制不够。

他说:“美国政府里其实,包括一些金融、经济学家也说了一些不恰当的话,他们把一些责任推卸给中国,说这一轮经济危机是中国的高储蓄率,人民币不赶快升值等,也有一些人说这样的话。”

香港城市大学管理科学系的曾渊沧副教授说,经济学中其实没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之分,区分的是,在不同经济时期,主要由市场进行干预,还是由政府进行干预。他认为,现在看起来,不论是俄罗斯、中国,还是美国都在加强政府干预的力度。他赞同中俄两位领导人在达沃斯论坛会议上表达的观点,只要各国政府展开合作,就能快速修复全球经济。

关键词:达沃斯论坛,俄罗斯,中国,金融危机,资本主义,社会主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