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5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力争在互联网上封杀零八宪章


08年岁末,一些中国和海外的自由派人士签署“零八宪章”,当局约谈了许多签名者,并在中国国内互联网上封杀了宪章的传播。不过,一些签名者认为,“零八宪章”在新的一年中还会继续发挥其影响。

去年12月出现的公开宣言“零八宪章”问世以来,已经有7、8千名海内外中国自由派人士签名,其中不乏知名学者、教授、律师和其他专家。

*约谈许多签名人士*

2月期的香港开放杂志刊登文章说,08年底“零八宪章”出现后,中共高层多次开会研讨对策,政治局对其性质和定性有分歧。虽然当局约谈了许多签名者,但是,除了拘留了中文独立笔会前会长刘晓波,短暂扣留了独立学者张祖桦,其他人生活基本依旧如故。

北京的自由作者刘荻是最先在宪章上签名的3百发起人之一。她在自由中国网络杂志上撰写文章说,有人批评说“零八宪章”过于空洞,无法落实,甚至说,难道你们签签名,共产党就会垮台吗?这就搞错了“零八宪章”的目的。它并不是以推翻政府为目的,政府自然也不是一个宪章和几千个签名者就能够推翻的。

刘荻在北京师范大学上学时曾以“不锈钢老鼠”网名在网上撰写政论文章被抓进监狱,后来获得释放。她说,作为“零八宪章”发起人之一,她也被约谈了好几次,不过她认为宪章影响不会在新的一年中消声匿迹:“我看不会的吧。这个事情以后还会继续做的。”

刘荻认为,“零八宪章”的出现,实际上是为中国经济危机而爆发大规模动乱时中共与民众的谈判与和解、为民众避免遭到镇压、避免陷入被暴民包围、想对话而找不到对象的局面、为中国避免内战提供了机会。

中国网络作家赵达功,也是宪章最早签名者之一。他也因“零八宪章”而被约谈多次。他说:“我估计他们也就是要遏制签名增加人数和扩大影响,遏制宪章的传播。”

赵达功说,在中国国内的互联网上,宪章已遭到全面封杀,他们发起人用来征集签名的网上信箱,也已遭到破坏而无法使用。赵达功说,上面现在也很难,进一步镇压也不是,放任自流也不是,因为一旦抓人,等于是替宪章做了宣传工作。不约谈,等于放任自流,也会带来当局不想见到的后果。

*控制宪章影响和发展*

旅居澳大利亚的中国自由派作家张鹤慈,对北京的维权和异议活动进行了密切和深入研究。他不久前回到北京,见到了多位宪章的发起人。他说,北京当局对零八宪章的处理手法是要控制住其影响和发展:“它要威摄住,不往前走就是了。他不会大规模从零八宪章上下手,打击面太大,引起反弹。如果镇压也会从个别人、个别的事情上着手。那种说中共政治局有不同意见,乱了局了的说法,不对。中共还是很有准备的。”

张鹤慈说,北京当局抓了刘晓波,是杀猴警鸡,传达一个信息:没有异议人士是安全的。但现在对刘晓波抓而不判,不做进一步处理,对别的人进行约谈,是要起到威摄的作用。

香港开放杂志2月版报道说,胡锦涛主张淡化处理宪章事件,但有两名政治局委员认为,如对宪章事件不处理“姑息养奸”,那么,“零八宪章”可能会成为09年社会总爆发的导火线。

湖北自由作家刘逸明在2月号“人与人权”上撰文说,08年是艰险的一年,09年更不平静。他说,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达赖喇嘛流亡50周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当局为了稳定,已经约谈了宪章签名人100多人。不过,据张鹤慈观察和研究,被约谈的人,要远大于这个数字。“很多人也被约谈了,但是由于知名度不高或其他原因”,这些情况根本没有被外界报道出来。


关键词:中国,异议人士,人权,言论自由,零八宪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