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被指利用精神病打压异议人士


曾经被当作精神病患者关押在北京一家精神病院长达13年之久、现在在德国国际人权协会工作的异议人士王万星,呼吁中国政府尽快立法改善对精神病患者的救治,并停止以治疗精神病的名义打压维权、异议人士。他还呼吁国际社会能够给予中国精神病问题更多的关注。

旅居德国的王万星今年60岁。1992年,为纪念六四事件3周年,他在天安门广场展开一副抗议标语,要求中国共产党为六四平反。他立刻被逮捕。后来中国当局以政治偏执狂为由,把他送入北京公安局管理的安康精神病院,长达13年之久。由于个人的亲身经历,以及对周围有关精神病事宜的所见所闻,王万星在被释放后开始关注中国的精神病问题。

*呼吁国际社会更多关注中国精神病问题*

王万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社会在发展的同时也产生了很多问题,这就造成越来越多的人有精神健康方面的问题。但是中国政府、高层领导以及社会对精神病问题的关注却远远不够。这主要表现在用于救治精神病患者的医疗设施不足,缺乏专业的医护人员,落后的和非人道的治疗方法,和治疗费用昂贵等等。

然而在中国当前的政治环境下,很多精神正常的异议人士和上访的维权人士却被当局当作精神病患者收入精神病院。这使得真正需要得到治疗的精神病患无法得到及时和有效的医治。

王万星认为,中国共产党执政的目的是维护自己的统治。而中国当局正好可以利用精神病为理由控制社会的异议人士。

王万星说:“像精神病这个东西,它正好就属于过去遗留的,像前苏联和共产党的以前。它能够控制这个社会的异议人士,而且能够把一些没有权利的人收容起来。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关于精神病的界定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而且有长时间的过程。所以中国迟迟不出(精神病卫生法)呢,它原因呢,第一是高层忙于他们的权力之争。第二呢,它是觉得下边这些东西,它可以利用一下。它在犹豫,制定这个好不好啊。”

正是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中国的精神病问题无法得到真正有效的关注。王万星在接受采访时说,在现行的体制下,中国的精神病院十分黑暗。精神病医护人员把所有送入精神病院的人都视为患者。有些精神正常的异议人士由于长期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在长期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和摧残下转变成真正的精神病患者。他提出,要改善中国的精神病现状,政府应该首先把不是精神病的异议人士释放出来。

最后,王万星呼吁中国政府尽快制定精神卫生法。同时他还呼吁国际社会和有关组织能够对中国的精神病问题给予更多关注。

王万星说:“我就想,中国应当制定精神卫生法。所以说这个问题,我希望世界的精神病协会或者学会,它们能多多关心中国的东西。而且我也希望,中国的精神病人员走出国去,到美国西方看看,互相学习。而且这样也能好。”


关键词:中国,异议人士,精神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