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电影“独奏者”背后的真实故事


“独奏者”演小之一罗伯特·唐尼“独奏者”是一部新影片,由影星吉米·福克斯和小罗伯特·唐尼主演。剧情是根据洛杉矶时报专栏作家史蒂夫·洛佩斯,在街头遇到一名流浪音乐家的真实报导改编而成的。当洛佩斯停下脚步,聆听这名街头音乐家的独奏后,他发现了一个伟大的动人故事。而更重要的,这是一个友情和为目标而奋斗的故事。

三年前的一天,史蒂夫·洛佩斯在洛杉矶市区漫步时,碰到一名在街头拉小提琴的男子。“当时情景确实非常有趣。第一,他的小提琴只有两根弦而不是四根。第二,他显然只是依靠着一只购物车度日,他所有的家当都在那只购物车里。第三,乐声听来确实美妙,尤其是出自这把缺了两根弦的小提琴。”

在随后的几个星期里,洛佩斯一直回到那个街角,听那人演奏的音乐,同时也越来越多地了解了有关他的故事。“每一次我回到他那里,他就感到多一分与我相处的自在。他就会告诉我一些事情,例如当我问起:‘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独奏?’他就会指着一个方向说:‘因为贝多芬的雕像就在那里。我因为受到激励而演奏。’还有一次,我注意到他用粉笔在行人道上写下几个名字。我问这些都是什么人。他说,他们都是他在纽约茱丽莉亚音乐学院的同班同学。茱莉亚是世界知名的音乐学府。"

多次探访后,洛佩斯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系列专栏文章,向读者们介绍了这位流浪街头的音乐家。“他的名字是纳撒尼尔·安东尼·爱尔斯。 当我遇到他时,他刚过五十。他在克利夫兰长大。他对音乐的兴趣,是于1960 年代,就读当地的公立学校时期培养出来的。爱尔斯高中毕业后,进入俄亥俄大学专攻低音大提琴。后来,他获得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奖学金,这是非常难得的。在当时,也就是1960年代后期,他不是唯一的,也是少数几个得以进入茱莉亚音乐学院的非洲裔美国学生之一。”

洛佩斯在专栏报导中告诉读者,在爱尔斯进入茱莉亚音乐学院后的第二年,就开始有了麻烦。虽然他的音乐素养出众。但是他无法专心上课。读二年级时,他发生精神崩溃,确诊为精神分裂症。他终于离开了茱莉亚,流落到洛杉矶街头。

洛佩斯说,他的报导,引起了巨大的回响。“当我写了关于他的第一篇专栏时,读者们捐赠了很多乐器给他。六只小提琴和两只大提琴,取代了他那原有的,只有两根弦的小提琴。

还有人捐了一架钢琴。后来,还有人捐给他其它乐器。 当我在专栏中提到那些捐赠时,我们又收到迪斯尼音乐厅的邀请,前往欣赏洛杉矶交响乐团的演出。这件事又为他打开了另一扇门,因为世界级的洛杉矶交响乐团的团员对爱尔斯发生了兴趣,为他开了课程,开始对他提供训练。”

洛佩斯说,爱尔斯也因此有机会遇上了他在茱莉亚时期的同班同学,大提琴家马友友。“对爱尔斯来说,那真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下午。我注视着他们两人谈话,马友友非常亲切有礼,他拥抱了爱尔斯,并且告诉他说,我们是兄弟, 任何象你一样热爱音乐的人都是兄弟,所以,在音乐里,我们是兄弟。”

如今,爱尔斯开始为他的疾病接受治疗。尽管目前他距离痊愈还有一段距离,已经有许多人去探望他。而史蒂夫·洛佩斯也随着他与爱尔斯之间友谊的发展,有了改变。“我自己也受到很大的激励。他向我重新诠释了我意识中的快乐、实践、和同情的意义。而且在这方面,他对我不仅仅是一个朋友而已。他在许多方面都把我改造了。”

爱尔斯还让洛佩斯了解了流浪和精神疾病之间的关联之处。“几千人露宿街头。他们睡在人行道或阴沟里,其中包括轮椅里的退伍老兵,还有长期得不到医疗的人,他们住在没人管的地方。这是非常令人惊异的。这些现象距离洛杉矶市政府只有几条街之遥。离开那壮丽而灿烂的建筑群,也只有几条街之遥。”

洛佩斯说,他的目标是帮助他的朋友得到他所需要的帮助。当他开始调查各种可能性,以及其它社区的做法时,他发现,要处理有精神疾病的无家可归人群的问题,需要时间、信任和全面的方式。

他说:“纽约市意识到,解决常年露宿街头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一种长期支持性的房屋计划,不光为这些人提供住所,同时还要帮助他们解决其他问题。而且,当你把某些人带到这里了。就像我的朋友一样。他们不仅搬进属于自己的公寓,而且是搬进了一个提供所有他们需要的帮助的地方。根据他们的需要,提供精神问题协助,就业协助等。西欧、澳大利亚、以及一些北欧国家,在公共教育上都做得非常进步。而在美国,我们还摆脱不掉精神疾病问题的阴影,一般人都不愿谈这个问题。”

但是,洛佩斯谈到这个问题。并努力驱除这个阴影。他先是发表专栏文章,随后又出版了“独奏者”一书,他希望这部根据他的原著改编的电影,能将他的讯息传达给更广泛的社会,让全社会一起寻找解决街头流浪和精神疾病的办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