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民主人士推广国家改革建议书


贵阳民主人士廖双元因帮助推广深圳民主人士提出的“国家改革建议书”在星期二被国保人员传讯5个多小时。在这之前,深圳民主人士杨勇来到贵阳街头派发“国家改革建议书”,同时和那里的民主人士一起探讨了中国民主的化问题。

*贵阳民主人士受到传讯*

继深圳民主人士杨勇上星期到贵阳探望民主人士廖双元,并到街头派发由众多民主人士提出的“国家改革建议书”之后,廖双元星期二就受到国保人员的传讯,要他交待有关活动情况。

廖双元星期二说,他从早上10点开始一直被国保人员传讯了5个多小时:“刚才,我才从国保出来,他们今天早上10点钟把我绑架去了,我不去,他们非要我去,传讯了5个多小时,要我讲清楚一些事,问我杨勇怎么来的,同我们在一起干了什么事,从事了什么活动,他们有一个警官还开车撞了我的脚一下。有人把车号照了下来,我还没有来得及发到网上。”

据深圳民主人士杨勇介绍,他2月6号来到贵阳,在那里呆了两天。他说,他此行的目的,一是拜访廖双元,二是了解那里的情况。这期间,他在贵阳市人民广场附近派发“国家改革建议书”。

他说:“现在政府对什么事情都很敏感,不允许我们作社会调查, 李铁就是因为作社会调查才被行政拘留,我们避免刺激政府,就作了一个派发的活动,带着宣传单发给市民。”

*根据国情提出建立反对声音*

杨勇提到的李铁就是“国家改革建议书”的撰稿人、深圳民主人士李铁。李铁简单地介绍了“国家改革建议书”的主要内容:“‘国家改革建议书’是根据中国国情由集体智慧产生的,它是一个理性的、温和的、中肯的,而且非常简介的路线图,就是要建立反对的声音。这个反对的声音未必需要先执政,它可以先是仅仅提出批评,另外就是允许老百姓理性地表达诉求不受限制。我们国家宪法允许可以游行,但实际基本上不具可行性。我们是不是可以规定,50人以下的游行只需要提前半个小时给警察打个电话就行了。”

贵阳民主人士莫建刚对“国家改革建议书”提出在中国建立反对派声音表示赞同:“‘国家改革建议书’上谈到了要建立反对派,如果在中国没有反对派,那么就根本谈不上多党竞争的政治格局。首先要建立强大的反对派的阵容,不仅要在贵州,而且要在其它各个省份都要建立起来。”

贵阳民主人士廖双元认为,“国家改革建议书”的提出是一种非常理性的做法:“‘国家改革建议书’的内容就是希望国家走向民主多元制度,无论是哪一个党,避免出现贪污腐败。一党专制的体质下面很容易出现腐败问题。提出‘国家改革建议书’的人也是比较温和的,他们用一些实际的事例,把老百姓心中想的事表达出来,这是很理性的一种做法。”

贵阳民主人士陈西指出,民主人士是抱着对国家负责的态度而提出“国家改革建议书”的:“我们认为,‘国家改革建议书’对当今政府对社会的治理,以及中国政府一些比较落后的,保守的,或者说与国际社会格格不入的野蛮的执政理念,提出了一些针对时弊对好的建议。我们说,现在要对社会进行善治,而传统的治理完全是粗暴的,野蛮的。‘国家改革建议书’结合世界文明史的理念提出了被全世界认同的一些东西,希望国家根据国际社会文明的潮流进行政治方面的改革。”

深圳民主人士李铁分析了“国家改革建议书”与“零八宪章”的不同之处。他表示,“零八宪章”的提出者以及对象主要是专业人士,它的起点很高,提出的观点也很尖锐。相对来说,“国家改革建议书”主要面对普通大众和草根阶层,它考虑到目前的中国国情,在不可能马上放开多党制的情况下,试图通过小规模诉求在中国建立反对派声音。

据悉,由数百名中国大陆人士联署发起的“零八宪章”惊动了中央高层,签署者之一、异议人士刘晓波被当局拘押至今。中国警方提出的压制零八宪章的原因是该宪章违反四项基本原则,反对共产党领导,颠覆国家政权。

美国国务院和国际社会都发出呼吁,要求中国当局尽快释放刘晓波。“新华网”前不久刊登的一篇题为”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民化进程及其面临的挑战”的评论文章指出,中国社会已经进入了一个全面发展的新的历史时期,这个历史时期将越来越凸显民主政治的发展诉求,这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大势所趋。


关键词:中国人权,民主,反对派,零八宪章,刘晓波,国家改革建议书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