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京律师不满律协暗箱操作促改革


一些律师要求北京律师协会进行改革,包括直接选举协会领导和在行政、财会方面能更加透明化。北京律协有将近2万名会员,是中国最大的律师协会。

北京律师协会是北京律师自己组织起来的民间团体,按规定3年一选。然而,05年3月组建的第7届协会领导08年3月已经到期,但一些关注律师协会的成员一直到09年初才发现,本届律协领导早已悄悄地自动延长了自己的任期。

北京非政府组织“公盟咨询中心”负责推动律协改革项目的田奇庄说,这届律协领导根本就是自我延期、自我授权,丧失了继续行使协会权力的合法性:“本来就是个律师成员自己的组织, 结果,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一个惯性,我们权力统治一切的惯性,它就变成了一个准官方组织。这些会员的权力基本被剥夺了。整个协会其所作所为都是按照官方要求去做的。”

*要求权力回到多数律师手中*

通过考试得到律师资格的程海,在北京执业已多年。这次他积极推动律协改革。他表达了近百位要求改革的会员的诉求:“律协的主要权力,应回到律师多数人手里。由律师的多数人来定。会长要求直选。就和国外选总统、国内选村长一样。另外,章程,还有选举办法应由多数的律师决定,包括律师的会费。”

程海说,北京律师协会有近两万律师。律协规定:一个事务所交年费1万,每个个人会员交会费两千。如果1个人组成律师事务所,那么他必须交费1万2千元。这样,律协每年能收取6、7千万的会费。

田奇庄也说,律协用大家的会费来给司法局交房租,这非常不合情理:“他们一年收取费用有5,6千万元,会费有一部分用来支付房租。他们租用的是司法局的房子,你司法局办公用房是我们纳税人给他盖的?你怎么能用这个房屋来出租呢?你出租房子的收入,干什么去了?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在美国和西方,律师协会是独立民间团体,不受任何政府组织管辖。但是,在中国,所谓群众组织,工会、青年团和妇女等组织是党的外围组织,而一般群众性组织,都要有个“挂靠”单位来由政府实行间接管理。北京律协是挂靠在北京政府司法局下面。

程海说,律协办事机构主要功能是,司法局授权律协可以协调律师在北京市内的工作调动事宜,还有就是处理违反违规的律师。根据中国司法网消息,06年,北京律协纪律处分了64名“问题律师”。

*担心延长执照受干扰许多律师不愿出面*

一名北京律师对记者说,由于北京地位特殊,全国最优秀的律师大多在北京执业。因此,律协能否改革事关重大。不过程海对记者说,大家都担心上面在延长或发放执照方面干扰,所以一般不出头露面直接向司法局和律协提出诉求。

程海律师说,北京律协79年成立到现在,已经30年了。现在律师多了,每年能收几千万的会费,常设机构还聘用了很多办事人员,他们又不愿意诚恳及时为会员服务,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程海律师说,北京律协机构有多少人在常设机构办公,这个数字,一般会员都不知道。他本人也不知道,因为他们“没告诉我们”。所以都是“暗箱操作”。

程海说,北京律协用大家的会费,大约一亿几千万元买了新楼,但大多数律师都不知道这个大楼座落在何方。至于律协领导如何使用大家的会费,从来也不公布,大家也是一头雾水。

程海说,大家要求改革的呼声十分强烈,只是不少律师担心每年一次的年检不予通过而不愿意出头来同律协领导作对。不过,程海说,如果律协领导不愿意改革,他们将继续上书,通过司法局、人大、政法委、政协等多个渠道反映意见和呼声。

记者给北京律协刘军副秘书长打电话,被告知:他们不接受电话采访,有问题可以传真过来。

北京非政府组织公盟咨询中心推动律协改革项目的负责人田奇庄说,他们也向北京律协、司法局、国资委、北京纪律检查委员会反映这些问题,但到目前为止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关键词:北京律协,直选,透明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