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建国史话 (52) :约翰.昆西.亚当斯如何当上总统


美国独立建国后,前五位总统里有四位都来自维吉尼亚,他们分别是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斐逊、詹姆斯.麦迪逊和詹姆斯.门罗。

美国的第二位总统约翰.亚当斯是新英格兰人。1824年总统大选的候选人里,亚当斯的儿子约翰.昆西.亚当斯是最看好的四位候选人之一。与此同时,美国西部的政治力量也在不断壮大。

田纳西州的安德鲁.杰克逊将军得到的选举人票最多,共99票,但是没有达到当选需要的131票。国务卿约翰.昆西.亚当斯排在第二位,得到84票,接下来是财政部长威廉.克劳福德,41票,然后是肯塔基州的亨利.克莱,37票。

然而,这四位候选人都没有得到当选总统所必须的131张选举人票。选举结果提交国会众议院裁决。众议院决定对排在前三位的候选人投票表决,这就意味着国会大佬亨利.克莱已经出围,剩下的三位候选人都希望能够得到克莱的支持。

财政部长克劳福德在大选前身患重病,健康状况十分糟糕。克莱觉得,克劳福德的身体状况,无法胜任总统职务,因此决定不支持他。在剩下的亚当斯和杰克逊两人之间,克莱不认同亚当斯的政策,但他相信,亚当斯学识渊博,能力过人,能够胜任总统一职。

克莱并不喜欢1812年战争中新奥尔良一役的英雄将领杰克逊,他知道杰克逊没受过什么教育,而且脾气暴躁。克莱认为杰克逊不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

因此,克莱决定支持亚当斯,但又不露声色。克莱的几位朋友前去拜访亚当斯,告诉他说,如果亚当斯当选总统后能任命克莱担任国务卿的话,克莱在西部的支持者会非常高兴。

亚当斯告诉他们说,如果西部的选票投给他,他一定会在内阁里任命一个西部的人,但是不肯保证这个人一定是克莱,也不肯保证内阁职务一定会是国务卿。

克莱虽然没有公开表示他支持哪位候选人,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已经选择了亚当斯。费城报纸“哥伦比亚观察家报”1月下旬发表了一篇没有署名的读者来信,指责克莱和亚当斯达成了秘密协议。

信中说,克莱会支持亚当斯,作为回报,亚当斯将任命克莱担任国务卿。这封读者来信让克莱气炸了肺,他出面公开辟谣,而且主动提出,愿意跟写信的人决斗,如果这个人敢站出来的话。

克莱出卖选票,支持亚当斯的传言引起了很大的风波,但是没人能拿出证据。克莱要求对此事展开调查,但是写信的匿名者从此销声匿迹。克莱相信,是杰克逊的支持者在捣乱。

2月9号早上,华盛顿飘起了雪花。国会将在这一天投票选举总统。正午时分,参议员们走进众议院参加投票。选票清点后发现,没有候选人胜选。参议员们离开后,众议院开始投票。

每个州有一张选票。亚当斯对拿到12个州的选票很有把握。克劳福德得到四票,杰克逊得到七票。问题出在了纽约。纽约州支持和反对亚当斯的众议员都是十七位,只要任何一位反对派倒戈,让亚当斯拿到纽约这一票,他就是总统了。

反对亚当斯的人当中,有一个很有钱的老头,名叫斯蒂芬.范.伦塞勒。他是奥尔巴尼选区的众议员。他以前支持的不是克劳福德就是杰克逊,但是如今,他却拿不定主意了。亨利.克莱那天上午把伦塞勒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跟他谈话。当时,丹尼尔.韦伯斯特也在场。

他们两人告诉伦塞勒说,亚当斯的当选决定着国家的安危,伦塞勒手中的一票是整个国会里最重要的一票,最终将决定美国下届总统的人选。听了克莱和韦伯斯特的话,伦塞勒更糊涂了。

临投票前,伦塞勒还是没有拿定主意。他扒在桌上,恳求上帝帮助他做出正确的选择。伦塞勒祷告后睁开双眼,看到自己脚旁边的地上有一张写着亚当斯名字的纸条。伦塞勒捡起纸条,塞进了投票箱。

亚当斯因此赢得了纽约州的支持,当选为美国的下届总统。国会的一个委员会前往亚当斯的住所,向他传达这个好消息。其中一个人后来形容当时的情形说,汗珠顺着他的脸往下滑,他从头到脚浑身颤抖,紧张到几乎不能站着讲话。

那天晚上,亚当斯平静了下来。总统门罗在白宫举行盛大晚会,亚当斯、杰克逊和克莱都应邀参加。晚会上,亚当斯和杰克逊终于见了面。杰克逊当时正搂着一个年轻的姑娘。

杰克逊说,“你好啊,亚当斯先生,我只能给你我的左手,你也看见了,我的右手腾不出来。我希望你一帆风顺。”亚当斯冷淡地回答说,“好的,我也祝杰克逊将军一切如意。”

两天后,亚当斯告诉门罗,他决定任命克莱担任自己的国务卿,他说,这么做是因为西部各州对他的支持。克莱花了整个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是否要接受亚当斯的任命。他征求了一些朋友的意见,大多数人都主张他接受。他们指出,亚当斯的内阁里一定得有一个代表西部利益的人。他们还说,担任国务卿对克莱今后选总统大有帮助。

克莱接受了亚当斯的任命。他表示,他愿意出任亚当斯的国务卿。在此之前,杰克逊将军始终拒绝相信克莱跟亚当斯之间有什么秘密协议,但是如今,他对此确信无疑了。他给朋友写信说,“以前有过这么明目张胆的腐化吗?如果用选票去买官不是贿赂的话,又是什么呢?”

杰克逊的很多支持者都不相信约翰.昆西.亚当斯能胜任共和党领袖的职务。他们认为,克莱会伺机夺取共和党的领导地位,并借此帮助自己当选下届总统。

杰克逊本人是参议员,参议院就克莱的任命投票时,他投了反对票,投反对票的另外还有13个参议员,但他们毕竟势单力薄,无法阻碍克莱进入内阁。

虽然距离下届总统选举还有整整四年,但是杰克逊将军立誓,下次绝不会输。他离开华盛顿返回田纳西之前,写了一封信,不久就传了开来。

杰克逊在信中说,“为了国家的利益,我成了一名士兵,每走一步都会遇到困难。我感谢上帝,让我克服重重困难。我对克莱没有任何义务。我把自己交给一个更加廉洁的法院,依靠爱国、诚实的选民们明智的判断对我做出裁决。”

杰克逊将军返回纳什维尔休整,计划自己的下一步策略。他当时还是参议员。他思前想后,最后决定辞去参议员的职务,摆脱华盛顿的政治,专心培养政治力量,为1828年大选做准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