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国际机构协助对抗全球经济危机?


在世界各国都受到金融危机冲击的情况下,一些国际领导人呼吁对现有的国际经济机构进行根本性的反思。还有些人认为,我们需要构建一个新的国际经济架构来解决这场危机。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些国际机构在国际经济体系中所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而且建立一个能够解决我们当前危机的国际机构的想法本身就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在金融危机对世界各国造成冲击的情况下,要求对现有的国际机构进行根本性的反思,使之拥有对付全球经济危机所必要的工具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林赛:边缘性角色*

不过,华盛顿自由派的经济研究机构卡托研究所负责研究的副所长林赛在美国企业研究所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对这种看法的根本前提提出挑战。他表示,认为目前的国际经济危机意味着我们需要这些国际机构来使我们走出这场危机的想法既误解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历史,也误解了这些国际机构的作用。他认为,这些机构在影响国际体系方面所扮演的只是边缘性的角色。

他说:“如果你可以按一个按钮,让世界银行消失的话,全球的贫困现象基本上会是一样的。如果你按一个按钮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消失,国际资本流动的一般模式看起来还是一样的。如果你按一个按钮让世界贸易组织消失的话,贸易政策以及贸易的流动基本上看起来也会是一样的。”

这位专家表示,真正对国际体系造成影响的是各国政府。

他说:“在管理层面,国际经济体系的真正推动力是各国政府。对于各自来说,它们实际上是在一种无政府状态下运作。的确,它们有的时候进行合作而且有时候会将这种合作机制化,它们还使自己受到国际承诺的约束,但是它们只有在国内的政治体系作出结论说这样做符合其国家经济利益的时候,它们才这样做。即使它们得出这个结论而且承诺这样做,但是它们在这些承诺中不断寻求可以活动的空间。如果它们感到压力,它们就会进行欺诈。”

*克鲁格:协助性角色*

不过,美国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的国际经济教授、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第一副总裁克鲁格女士不同意这种看法。

她说:“我认为,国际机构的作用是协助性的。它们可能非常有帮助,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我们不能没有这些机构。它们可以而且也带来了影响。我不认为对此有任何怀疑。在另一方面,我认为,这些机构必须扮演一个协助性的角色,它需要成员国的配合来做事情。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任何有关这些机构的改革都需要时间,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些机构有很多的成员国。”

克鲁格举例说,在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一些处于危机之中的国家所提供的紧急援助资金使情况发生了改变。她说,如果冰岛在没有获得帮助地区情况下被迫宣布破产以及拒绝履行它的债务义务,那么后果将是严重的。她还以具体的例子说明在一些金融问题上各个国家进行协调的必要性。

*斯里尼瓦桑:应削减规模*

耶鲁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斯里尼瓦桑认为,这些国际机构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但是需要削减它们的规模,使之更专注于它的核心业务。

他说:“我认为需要全球性机构的一个原因是,随着全球经济的进一步融合,特别是在金融体系方面,我们所说的溢出效应或是跨越边界的外部冲击出现了大幅度的增加。因此仅仅因为这个原因,你需要一个跨越国境的机构来遏制不受监管的溢出效应或是外部冲击可能带来的负面后果。”

*阿尔多纳斯:需要单一机构*

华盛顿的智囊机构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资深顾问、前美国商务部副部长阿尔多纳斯也持类似的看法。

他说:“我们实际需要的是一个拥有更大资源但是发挥更小作用的单一机构。事实上,我们可能不需要同时有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我看来,世界银行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更应该受到指责,这部分是因为世界银行始于一个错误的前提。”

阿尔多纳斯指出,世界银行假定创造经济发展的是政府,从而给政府提供贷款来促进发展,而事实是经济发展始于个人,这些个人通过市场的作用进行专业分工,从而提高生产力。

这位专家认为,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对付国际收支危机的国际金融机构,而且可能需要走向成为一个真正的最后贷款人的方向,以及帮助各国政府进行货币政策的协调。

关键词:全球经济危机,国际经济机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