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广州将严密监控无业与无住址人口


中国广东省广州市决定对流动人口分类管理,将无固定工作和住址者列为高危人群和严密监管对象,此举遭到舆论严词批评。有评论担心,由于许多基层执法人员的素质不高,这项本来并非排斥或歧视失业的外来人口和买不起住房者的政策执行起来可能会造成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

*将没有固定工作与住址人口视为高危人群*

广州城市治理部门日前在有关全市综合治理流动人口、出租屋、机动车和重点场所的动员大会,宣布对流动人口分类管理,将没有固定工作与住址的人口视为高危人群,此举引起一片哗然。

据广州市公安局长吴沙介绍,广州将对流动人口采取分类分级、区别管理,及根据流动人口的居住、就业和现实表现,分三类管理:对有正当合法职业、有固定住所和生活比较稳定的流动人口,纳入一般管理;对无固定职业但有固定场所、或有固定职业但无固定住所的流动人口,实行跟踪管理;对既无固定职业、也无固定住所的流动闲散人员,列为高危人群,进行重点管控。

新快报的报道引述广州市有关主管官员的话说,既无固定职业又无固定住址的闲散人员,纳入高危人群管理,严密管死。

除此之外,广州市还把出租屋的硬件条件明确列为分类监管标准的首要依据。

*广州举措引起舆论哗然*

这些规定公布以后随即引起一些批评人士的担忧和质疑。千龙网上一篇署名吴杭民的文章对官方使用高危人群、严密管死之类的话语提出批评。文章质问道,这些触目惊心的字眼会不会让当地的市民顿时害怕、恐惧起来?文章认为,城市的傲慢与偏见才应“严密管死”。

经常在网上抨击时弊的评论人士朱廓亮认为,政府将所有失业穷人视为嫌疑犯加以监控,是非法行为。他还指出,此举可能并非广东独创,可能是北京高层旨意,意在为应对六四20周年、金融危机和建国60周年大庆而采取的空前防控战略。他说,连失业穷人都视为嫌疑犯,对于自由思想者就更会升级“严密管死”。


在广州从事废品回收工作的外来人员任先生对记者表示,他相信广州市当局出台有关的城市治理政策用意是好的,目的是打击犯罪和维护社会治安。但是任先生表示,没有固定住房的外来人口在大城市被另眼看待的现象是存在的,他不能接受,却不得不忍受:“那固定住的人他就不违法吗?他就不干坏事吗?外来的人也没有什么啊?反正我只是感觉生存在这个社会,肯定是你适应这个社会,而不是社会来适应某一个人。”

家住广州的评论人士北风(笔名)对记者表示,以往当局在实际工作中也是把无固定住址的租房人群当成防控对象,只不过没有作为所谓的高危人群这样一个群体专门提出来而已。北风表示,虽然公众有被区别对待的感受,但是他个人认为,这仍然属于公安部门的工作方法和表述方法的问题。

不过,北风也表示,有关部门所提的高危人群和严密管死等说法值得商榷:“把我列在高危人群,我也很不舒服嘛(笑)。对不对?所以,如果公安觉得这些流动人口可能一般来说犯罪率会高于有固定住所的人口,把这些群体作为一个重点的监防对象,我觉得,在工作方法上还算是正常吧。但是很多事情是能做不能说的,对不对?你向公众这样说出来,然后有些人有不舒服的感觉,我觉得公安就应该检讨它这方面是不是合适。起码这样说是不合适的嘛。”

这位评论人士指出,自从到广州找工作的外地大学毕业生孙志刚遭到巡逻的治安人员收容后被打死的事件以后,广州执法人员歧视、虐待外来人口的现象已经减少。

他说:“我想起码在孙志刚事件之后,(歧视)这种事情出现的可能性其实已经大大降低。按照以前的话,街上随便拦住一个人查暂住证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屡见不鲜。但起码在最近几年来看,这种情况已经是相对很少看到了。”

老家在湖北的任先生表示,他在广州收购废品已经10年多了,住处是租来的,至今还没有在广州买住房。他说,城市经济的发展和繁荣离不开包括他在内的外来人口。他说,他自己也愿意看到新出台的城市治理政策大大地改善治安环境。但是他希望执法人员都能达到合格的素质水平,正确理解有关规定的精神。

他说:“我想,国家要组织一批高素质高质量的执法队伍。我估计(这些政策)行得通。如果是乱七八糟,像社会上那些混混、乱七八糟的什么事都没做的,只要是有广州户口,他就可以参加这个执法队伍,那么我相信,矛盾可能还会进一步激化。”


关键词:广州,流动人口,治安管制,监管,社会矛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