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法庭裁决非法移民越境遭侵害案


一批非法移民因越境过程中遭受人身侵害,集体状告美国边界地区的一位牧场主,诉讼双方在裁决中均有得有失。裁决显示,非法移民的人权不得侵犯;美国公民堵截非法移民,保护自身生命和财产时也要守法。

亚利桑纳州图森美国联邦地区法院的一个8人陪审团2月17号裁决,牧场主罗杰斯·巴尼特向16名墨西哥公民,其中包括5名妇女,11名男子,做出赔偿,并交付罚金。

代表被告的“美籍墨西哥人法律辩护和教育基金”(MALDEF)律师大卫·伊诺霍萨说: “法院最后裁决,被告向我们代表的移民客户做出约七万五千美元的伤害和精神赔偿。居住在美国的上述移民客户现拥有合法身份,裁决对他们移民身份的可能影响,我还不得而知。”

美联社的报导说,巴尼特还被控殴打和非法监禁等罪名,不过陪审团没有支持上述指控。评论认为,这桩案件的原告和被告都没有完全胜利,也没完全失败;也许,这正反映了案件的特殊和敏感性。路透社说,亚利桑纳非法移民诉讼案凸显了公民处理非法移民时,自我捍卫权应如何实施。

华盛顿时报说,巴尼特自称从1998年起先后向美国边界管理当局移交了一万两千多名通过其牧场进入美国内地的非法移民。非法移民将他2200英亩牧场视为“移民公路”,多年下来,牧场上被踩出来的小道上,覆盖了4到5厘米厚的垃圾,其中有粪便、香烟盒、衣物、背包、塑料水瓶,口香糖等杂物。他家的蓄水箱经常被人捅破。巴尼特说,这是我的土地,我和家人的生命财产遭到威胁,我有权自我保护。

美联社说,16名非法移民指控巴尼特携带9毫米口径手枪和步枪,全家出动,在一条大狗的配合下,威胁非法移民,监禁他们,并扬言,谁跑就放狗追谁,谁跑就开枪打谁。非法移民的律师说,巴尼特还是个种族歧视份子。

伊诺霍萨律师说,16名墨西哥公民否认进入巴尼特牧场,而且遭到围捕时正处在休息状态。不过,即使非法移民进入其牧场是不争的事实,巴尼特也无权拘押他们。

他说: “即使真的发生在他的地界范围内,他依然无权伤害这些移民。他有权采取的行动是,拿起电话,向边界巡逻当局报告涉嫌的非法移民越境事件,或者向当地警方报告,私入民宅的刑事犯罪活动”。

这位律师说,巴尼特无权持枪威胁,也不得持续拘押非法移民,向他们呐喊,使用种族歧视性的污言秽语,这样做甚至连亚利桑纳的法律都是不允许的。

巴尼特则说,非法移民长期对他的牧场牲畜和人身安全构成威胁,经济损失很大,忍无可忍。对此,伊诺霍萨律师说,行使自我保卫权只能在极端条件下。“只有在非常有限的情况下方可使用武力,例如,强盗破门而入,当事者面临紧迫生命威胁时。而本案的情况则不然。”

美国政府对这类事件采取什么立场?边界执法部门一定会站在自发捍卫边界秩序的美国民众一边吗?美国政府的责任何在?

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PLC)情报项目主任马克·波多克说: “执法部门总的来讲,态度很矛盾,爱憎兼而有之。一些执法机构认为,居民自发行动捍卫边界是大好事,应该支持所有像巴尼特这样的民众。不过,大多数执法机构,尤其是真正负责移民事务的联邦执法机构则认为,巴尼特之类有碍真正执法部门的工作,他们在边界地区制造了真正的麻烦。”

报导说,漫长的美墨边界上类似巴尼特自主捍卫庄园,堵截非法移民的当地居民并非个案。不过,迄今为止还没有一名非法移民死于当地美国居民的枪口之下。与此同时,由于美国国内的经济困境,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数量显著下降。移民律师说,非法越境在联邦法典中不算重罪,而殴打和非法拘押人,则要遭受很重的惩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