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躲猫猫调查结果公布 民众仍存疑


中国云南省政府公布牵涉晋宁县看守所在押人员神秘死亡的所谓“躲猫猫”事件调查结果和处分决定,称死者李荞明为同牢房囚犯以躲猫猫为借口殴打致死,并对晋宁县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的相关责任人员分别作出免职、撤职、记过和辞退决定。消息传开后,对于有关司法人员、司法机关乃至国家在这起引起人们强烈质疑的事件中的作用和责任,人们仍有不少疑问。

*被同牢囚犯以游戏为名打死*

云南省检察院一位发言人星期五表示,涉嫌盗伐林木的李荞明进入看守所后多次遭牢头狱霸殴打,在被关押的第十一天最后一次被打时,头部撞墙受了致命伤。发言人称,当天下午,另外两名犯人以玩游戏为名,用布条将李的眼睛蒙上殴打,他头部被猛击一拳后撞击墙面,随即倒地昏迷,四天后于2月12号在医院死亡。

当局在公布调查结果时没有使用致使舆论大哗、遗为笑柄的“躲猫猫”一词,而是改用“玩游戏”的说法。云南省检察院表示,打人者串供,“编造了在玩游戏过程中李荞明不慎头部撞墙致死的虚假事实”。

这起在广大网民强烈质疑后公布的新的调查结果并没有完全打消人们的疑问。对于整个事件中是否存在检方说谎欺骗公众等质疑,当局表示,打人的在押人员进行了串供,使得案件调查、侦查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当局称,为了及时向媒体报道这个事件,他们当时在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向媒体提供了一些说法。

*录像设备损坏 半年不修?*

当局还表示,出事的看守所监室内监控录像损坏已达半年之久,但未修复。不过,早些时候,警方曾对外宣布,躲猫猫的游戏是囚犯们在看守所天井放风时玩的。

北京律师刘晓原对美国之音表示,新公布的官方调查结果虽然澄清了一些事实,但有些解释还是不能让人信服。他举例说,当局说牢房里的监控设备长期处于无法使用状态就不符合常理,很难让人信服。

“检察院经过调查说他们的监控录像设备竟然坏了半年也不维修,在我个人看来,很难使人相信。”

*多少人死在执法犯法黑暗中?*

公安人员和检察人员被质疑草菅人命的“躲猫猫”事件爆发后,中国网民发出大量跟帖,就中国备受诟病的司法黑暗、公权力滥用和人权缺乏保障等弊端展开热烈讨论。

知名艺术家艾未未在博客文章中就新的官方调查结果问道,一个可以上山砍树的年轻人怎么就会被蒙上眼睛殴打致死,如此暴力和仇恨真正是出自何处,如此被国家掩盖的反人类的罪行,它存在的制度土壤是什么,如此罪恶在怎样广泛的范围内存在,还有多少公民冤死在公检法执法犯法的黑暗中?

他说,丧失伦理道德的权力控制与丧心病狂的暴力施虐是同心同德的。艾未未表示,孙志刚、杨佳、李荞明,难以计算、无辜的、在法律的名义下含冤死去的人们,今天讨回了一点公道。他认为,是冤死者的不幸与网民的良知、信念和坚持,维护了还活着的他人的权利和尊严。

*司法阴影下哪个记者敢较真?*

一位自称“欺世盗名”的网友表示,继瓮安事件在网络上走红“俯卧撑”后,“躲猫猫”一词迅速风靡网上,而比“躲猫猫”事件本身更加轰动的是云南省委宣传部首开全国之先河,邀请网民组建了“躲猫猫”事件调查委员会来应对此次舆论事件。

不过,这位网友指出,“躲猫猫”后面涉及到的司法阴影下的“人权”问题,牵扯面太广,真是没哪个记者敢随便去较真这个领域。

*公检法缺乏公信 应立法独立调查*

刘晓原律师认为,云南省司法机关应当就使用“躲猫猫”这样低劣和愚蠢的说法来解释囚犯意外死亡事件向广大公众道歉。至于看守所其间有没有故意掩盖真相的可能,他表示,由于新的调查报告并没有对此加以说明,人们仍然会有疑问。

曾经上书中国最高法院举报杨佳案审判不公正的刘晓原律师表示,鉴于中国目前的司法现实,有必要立法,明确规定须由具备资格的团体和个人组成独立和中立的调查机构,调查重大案件,尤其是跟公检法机关有利害冲突的案件。

“这种司法体制下,大家总是认为公检法是一家,对他们的调查总是不信任。这种现象司法机关实际上应当引起重视。为什么你们公信力会失去呢?(笑)大家为什么会质疑你们?他们就很值得考虑这个问题。怎么重树司法机关的公信力应该引起充分重视。”

关键词:中国,云南,在押人员神秘死亡,躲猫猫,李荞明,公检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