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5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山西重大矿难促当局展开整治行动


山西煤矿场在2月底发生重大伤亡事故之后,中国官方展开整治行动,但关注劳工权益的人士分析,治标不治本的做法,无法预防未来类似事故再度发生。

山西焦煤集团屯兰煤矿在2月22日发生瓦斯爆炸,至今已经有74人遇难,114人住院观察治疗,其中重伤5人。根据人民网报导,遇难矿工的家属已进行遗体辨识,并且将依矿工的工伤保险与意外伤害保险加以补偿。

*保障劳工权益才是重点*

中国劳工通讯的蔡崇国认为,补偿是必须的,但是预防胜于治疗,避免发生矿难,保障劳工性命,才是重点:“钱那当然是能够,一般来说都是能够拿到。劳工的权益在哪里?劳工已经死了。 为什么会死?怎么样吸取教训?怎么样有独立的调查?这是非常重要的。”

事故之后,安全监管总局发出通报,说经过初步勘查和分析,该采矿区存在通风管理不到位、瓦斯治理不彻底、现场管理不严格、安全措施不落实等问题。但出事的山西屯兰煤矿是国有大型煤矿,可谓是中国煤矿的“样板工程”,却依旧发生特大伤亡事故,这显示了在监督与管理上头,的确有重大问题。

蔡崇国分析,即使是国有矿场,也有很多是私人承包。由于矿场老板、地方政府,以及黑社会紧密勾结,加上缺乏由工人自发性成立的监督工会,所以作手脚、偷懒、包庇、隐瞒等无法杜绝。

他说:“煤矿工人有权利参加煤矿的安全生产监督,这是过去传统,在50年代、60年代、70年代,在毛泽东时代。80年代以后就不提了。中华全国总工会是官方工会,但官方工会只有在大型国营企业才存在。而官方国有工会的领导人,实际上是由政府、企业的领导任命的,没有任何独立性。”

近年来报导的矿灾伤亡人数减少,蔡崇国认为中国政府的整治的确有效果,但其中也有许多是因为地方官员及企业老板害怕受到惩处,所以隐瞒不报,或是少报伤亡人数。今天,山西朔州安全生产专项整治领导组办公室发布公告,凡是举报有关瞒报、谎报、拖报生产安全事故,一经查证,举报人可得到1000元到1万元的奖金。蔡崇国对鼓励举报的政策有正面评价,但认为在实际上的作用有限。

他说:“地方和黑社会互相勾结。煤矿事故一发生,地方政府和矿主,就把事故现场给封锁了。当地人举报,冒的风险很大,外来的人要去调查,你根本进不去。当地的政府和一些老板,对一些举报者,包括记者,采取的是软硬两手。软的一手就是给钱。对于要进行报导或举报的人,报复、打击的现象,非常普遍。”

整个来说,若要彻底解决中国矿场各项弊端,预防大小伤亡事故继续发生,就不能仅在一些枝节问题上打转。蔡崇国对此提出4项建议:

第一是煤矿工人要有维权的权利,成立自己的独立安全监督小组,在发现生命受到威胁时,能有法律保障,拒绝下井的罢工权力,而不会受到解雇或报复。

第二是工人组织与政府部门、媒体记者建立固定联系,实施由内到外、由下而上的监督网络,由此才能杜绝生产安全监督局内的腐败。

第三,打破矿场与政府、黑社会勾结控制地方的现象。煤矿必须向记者、社会学研究者、非政府组织等开放,向社会公开。出事之后,也要让非官方记者独立的做长期的、持续性的追踪报导。

第四,应该处罚具体责任者,而不是简单化的处分。官员撤职其实是调动,老板被抓只要交钱就可以放出来。应该找出对事故有具体责任的人,公开审判。连带处分只会导致官员互相掩护、推卸责任的现象更加严重。


关键词:矿难,劳工权益,生产安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