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北京学者勇敢呼吁应重新处理六四


北京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给中国领导人发出公开信,呼吁成立专门机构,重新处理六四事件。与此同时,海外的流亡学生也上书中国人大,要求重新查处六四事件的相关责任人。

*公开信促成立六四和解委员会*

萧瀚近日发出一封给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信中说,89年春夏之交,北京发生了令后人“扼腕揪心的悲剧”-六四天安门事件。萧瀚说,这个悲剧是中华民族“很深的伤口”,还在继续“流血”、“化脓”。他说,如果不做好有效的和解和善后工作,这伤口会不会成为更大悲剧的诱因,实难逆料。

萧瀚建议,人大政协两会,将六四和解作为重要议题加以讨论;全国人大组成“六四和解委员会”,由党和国家领导人担任主席,邀请前国家领导人参加; 和解委员会来公布六四真相;创办新媒体;公布死难者名单;向家属和全国人民道歉;下半旗;发放国家赔偿金;允许民间纪念六四;让因六四流亡海外的人士回国。

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在此之前,天安门事件死难者家属也上书人大,要求解决六四问题。萧瀚是第一个发出公开信的大学教授。萧瀚说,如果能解决六四问题,或许能化解新仇旧恨,为最终走向真正健康与和平、繁荣与稳定的未来打开大门。

十几年来,在六四事件中失去孩子的丁子霖、张先玲等“天安门母亲”,年复一年给人大政协两会写信,但都石沉大海,没有回音。萧瀚的公开信是否会重蹈覆辙?北京作家余杰说,无论如何,萧瀚其信自有其意义:“还是很有意义的。因为,尽管这类表达不可能在中国任何传统媒体报纸电台报纸杂志中有所看到,但现在有了互联网,有相当多的人,可以突破封锁,通过互联网看到。”

*具有相当大意义*

余杰说,虽然能看到萧瀚公开信的人数,跟中国人口相比是很少的一部分,但是,写这样的信,做这样的表达,还是有相当大的意义的。余杰说,萧瀚是政法大学副教授,也是财经杂志的法律顾问,某种意义上说,他有体制内的身份,有相当大的知名度。萧瀚的博客也有上百万的读者点击。

余杰说,萧瀚能在这个最敏感、大多数知识分子都回避的问题上,公开表达,这同去年底的“零八宪章”一样,许多体制内的人,开始涉及敏感领域,对最敏感的问题,不仅仅私下议论而且开始公开表达,这点是非常具有意义的。

深圳居民马少方,89年天安门运动时是电影学院学生,积极活跃人士,参与了广场绝食,并坚守到全副武装的解放军到天安门广场清场的最后一刻。六四后,马少方和其他20个学生名字上了全国通辑令。后来被捕判刑3年。出狱后到深圳谋生。

马少方说,不管能不能被接受,萧瀚的公开信是有作用的:“能不能达到他提出的建议的目的,我觉得不大可能。但这信是有作用的。关注六四问题的人还是很多,但大家都觉得,在现有体制下解决六四问题的可能性不大。”

马少方说,他到深圳后,一直被当局严加控制。早有人警告过他们,不会让他们在经济上有很大发展,但也不会让他们饿死。

马少方说,萧瀚这样的知识分子有识之士,一直都有。前些年曾有老军医蒋彦永站出来,公开呼吁重新评价和审理六四事件。但是,这样的声音都很小:“主要原因在哪里呢?一个它对媒体的控制。二是也是我们的内心的恐惧。在这种体制下,谁都知道,像零八宪章刘晓波还在里面。这种威慑力,专制制度下对人民产生的威慑力,捷克前总统哈维尔说得很好,我们也深有体会。”

王丹等20多名天安门运动参加者日前给全国人大发一封公开信,要求“国家最高权力机关重新查处前国家军委主席邓小平和前国务院总理李鹏滥用国家暴力,屠杀和平市民的事实和责任”。


关键词:六四,平反六四,国家和解,和解社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