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大批访民两会期间赴京闹市撒传单


中国贵州省副省长禄智明说,省政府各级相关领导在瓮安事件发生后分几路走访了当地群众。他说,这是为了“给老百姓一个说话的机会,给他们一个发泄情绪的渠道”。然而,在中国两会开幕前夕,大批访民到北京上访,到繁华闹市撒传单成了访民的一个新的喊冤渠道。

*让民众有“发泄渠道”是治标不治本*

震动中外的贵州省瓮安事件自2008年6月28日爆发至今已近一年。贵州省副省长禄智明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遇到这样的事,藏着、腋着是肯定不对的。越是不公开,就越说明政府没有信心把这件事情处理好”。这位副省长还表示,如今在贵州,只要是群众上访,各地、县、乡委书记都要亲自接待。

瓮安事件爆发后,瓮安县原县委书记王勤、县长王海平、县委副书记等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和降级的处分。

中国维权法律工作者唐荆陵说,比起一些把上访民众称为“上访偏执狂”的政府官员来说,贵州省副省长的这番讲话在政治上的表达有所进步,但却丝毫不能改变政府与人民之间的上下地位,官民之间的主仆关系。

他说:“他这种表态仍然隐含,在不改变整个权利关系,就是说政府仍然是一个全能政府,仍然是一个凌驾于人民的政府,在这样一种前提下,他需要偶尔亲近一下(人民)。如果是这种架构,他仍然会回到以前的状态,只不过是因为人民的反抗,导致他不得不面对一下,但是这样一种结构就决定了他不可能真正地对人民负责。”

中国的时政评论人士温克坚说,如果网民在网上要求要有“发泄渠道”还情有可原,但是,一位中国副省长级的高官这样讲则水平过低,他说这是把群众当成情绪不稳定,发泄无门的小孩子,从而掩盖了瓮安事件显示的深层次社会问题和尖锐的制度性矛盾。因此温克坚认为,贵州省目前采取的各地、县、乡委书记都要亲自接待上访群众上访,让民众有所谓的“发泄渠道”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表面文章渠道往往也不通畅*

然而,即使是这种被视为治标不治本的渠道看来也不是畅通的。北京晚报报导,北京将动用60万人参与两会的保安工作。从北京传来的报导说,天安门实行了各种管制措施。与此同时,北京爆发了大规模的上访潮,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访民出现在京城的各个信访部门。日前有访民在秀水街撒传单后,又有访民先后在王府井撒传单,希望自己的冤情得到关注。

曾经就选举权利问题撒过传单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说,他发现撒传单的方式比互联网更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他的理念。他说,不论是北京的访民还是瓮安的暴乱都显示,政府不重视民意的表达。

他说:“民间有很多对政府的批评意见,没有表达的自由权利。在宪法上规定了很多的自由表达的权利,但是没有兑现。 游行示威的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现在应该才这些方面改进才行。”

孙文广认为,中国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现在没有兑现,需要人民自己去争取,政府官员是不会自动给予老百姓游行自由、结社自由、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他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使用自己真实姓名在网络上写文章,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要维护自己的人权,有越来越广泛的声音要求选举权,有越来越多的人集体上访,终究这将汇集成巨大的社会力量,迫使政府还政于民。

时政评论员温克坚说,与贵州的行政执法水平相比,虽然云南省处理晋宁县的躲猫猫事件仍然被一些人视为是有躲猫猫行为,但云南省政府毕竟有所开放,让网民参与了调查,给予公民应当享有的政治权利。温克坚认为,瓮安省政府现在让民众有讲话的渠道,也是迫不得已。

他说:“在现在这个状态下,他们不开放也得开放,因为客观上社会的演变,不如说互联网的演变,已经使民众有了言论和表达的空间了,所以如果行政官员主动开放,对他们产生正面的形像。”

他说,作为真正有远见、有担当的政府官员,就应当在体制内,在力所能及的行政权限范围内,进行大胆的制度创新,给予民众政治参与权、选举权和发言权,而不仅仅是所谓的“发泄渠道”。


关键词:贵州,上访,发言权,主仆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