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医药政协委员称看病不算难不算贵


中国一些来自医药卫生界的政协委员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声称,中国看病不算难,也不算贵。这种说法传出后,多家媒体发表评论对这些代表少数既得利益集团的专家予以抨击。

近年来,“看病难看病贵”一直是中国民众普遍关注的民生问题之一,也是历年政协和人大两会的热点议题。连官方媒体也不得不承认,老百姓已经把看病难跟住房难和上学难并列,统称新的三座大山。

不过,包括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副院长徐勇
、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李玉峰和天津金耀生物科技公司总经理刘登岗在内的数位医药界政协委员日前在会议发言时表示,中国看病不算难,也不算贵,而是患者求医标准过高,导致医疗资源拥挤。他们要求,对看病难和贵的情况下定义,确立标准。

*站着说法不腰痛的论点激起众怒*

上述医药界专家的论点看来在一些评论人士中间激起了众怒,许多报刊发表文章批评此种说法漠视民间疾苦,指称这些委员是代表本集团利益发言的既得利益者。

广州日报署名王石川的文章指出,这些体制内坐享优裕医疗资源的委员看病当然不难亦不贵。文章引用在中国享有盛名的批评家鲁迅的话说,“石油大王哪里知道拾煤渣老太婆的辛酸?”

西安晚报评论员曹林的文章认为,政协委员刘登岗把看病难的责任推倒了患者身上。文章指出,患者也是医疗资源分配不公这个现实的受害者。文章把这些委员关于“看病不难也不贵”的言论斥为荒唐。

杨小雨在浙江省台州市一家公立医院做了多年的护士长。她对记者说,看病难不难,要看什么人:“那他们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们当官的当然看病不难了。有个病什么的,老早病房就像宾馆一样内定好了,专家也给他找好了。来了一路开绿灯,那当然啦。像我们如果到省里看病的话,不熟悉的话,你一整天转不出一个科都有可能的。越往上面走,看病越难。”


这位在一线工作的医务人员表示,现在医院企业化管理,自负盈亏,医护人员的收入跟医院的盈利密切相关,所以,医药费让打工者和农民感到难以承担。

杨小雨说,到她所在医院看病的人如果工作单位有医疗保险还可以报销一定比例或者额度的医药费,但是就怕患上大病和重病。

杨小雨说:“别说农民了,对我们工薪阶层来说,你换个肾10万的话,家里也够呛。病倒了,你得了什么白血病啊,得了什么尿毒症啊,要是你中风还好一点。这样下来真的是倾家荡产了。”

*为给儿子治病倾家荡产*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文萍有一个5岁的地中海贫血病患儿。她和丈夫杨子为了给儿子杨文治病,搬到广州居住、打工。文萍对记者表示,她丈夫每月工资1000多块人民币,而孩子一个月的药费需要6、7千块,跟从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慈善机构帮助捐了一些,40万元的手术费刚刚凑了一半多一点。她说,她只好每天在家里给孩子打针喂药,尽量少花钱。

她说:“每天扎针,然后背注射泵,就是微型的注射泵,把那个药慢慢地推。每天都推十几个小时。从晚上给扎,然后睡上一觉,第二天早晨给他拔针。每天都是这样。孩子很受罪。而且费用,我今天还在博客上写了一篇日志。细细地算了一下,这个孩子从患病以后什么开销,一些费用。唉,算算真是吓了一跳。那费用太高了。”

文萍表示,她儿子杨文喜欢去幼儿园跟小朋友一起玩,学点新鲜事,但是每月450元的托儿费让她不得不让孩子待在家里自己带。她说,孩子如果得了头痛感冒之类的小病往往是在家吃点药。

她说:“对于我们来说,可能经济方面不允许,所以平时孩子有时候得了头疼脑热发烧感冒之类的,我们压根就不敢去医院。”

这位孩子妈妈说,她和其他一些重症患儿的家长正在关注在北京召开的人大政协会议,盼望中国尽快建立救助重病儿童的健保制度。

关键词:新三座大山,看病难看病贵,医疗改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