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网民巧妙绕过防火墙表达不满


最近有中国互联网用户表示,世界最知名的视频共享网站之一YouTube无法访问。有消息说,这是因为Youtube上最近出现了一段点击率很高的关于螃蟹和马的视频。这段视频里的谐音也很快成为网上最热门的流行语。有中国专家分析说,中国网民用谐音来绕过防火墙的现象,折射出的是中国民意表达渠道不畅,对整肃网站限制言论自由的不满。

有中国网友在博客上说,在中国大陆很多地区,从3月4号晚上8点左右开始,世界知名视频共享网站YouTube就无法访问了。在浏览YouTube主页时,很多网友遇到“连接被重置”的提示信息。通过Yahoo或MSN等国外网站搜索“youtube.com”,也出现无法连接的提示信息。尽管有网友声称YouTube暂时无法访问是因为一段关于“草泥马”与“河蟹”发生争斗的视频,但确切原因暂时无法得到确认。

*通过恶搞嘲讽政府整肃网站运动*

据香港英文《南华早报》星期五报导说,“草泥马”因为遇到“河蟹”侵袭而保护自己栖息地的视频,并非是《动物世界》纪录片里常见的生态环境危机故事,而是中国聪明的网民通过一段视频短片把政府打击低俗网站的运动变成了一个全民的笑料。

“在苍茫而美丽的马勒戈壁上,生活着一群顽强的草泥马,要知道他们是如何克服这里的恶劣环境生存下来,那就请跟我们一起走入今天的动物世界。”

除了《动物世界特别篇》的视频之外,网上还有一段儿歌,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中央电视台播放的儿童动画片《蓝精灵》的曲调,填上了具有政治讽刺意味的歌词。据《南华早报》报导,这段儿歌星期四一天就获得120万次的点击率。

“在那苍茫美丽的马勒戈壁上
有一群草泥马,
他们活泼又聪明,
他们调皮又灵敏,
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草泥马戈壁,
他们顽强勇敢克服艰苦环境。
噢,卧槽的草泥马!
噢,狂槽的草泥马!
他们为了卧草不被吃掉打败了河蟹,
河蟹从此消失草泥马戈壁。”

*视频儿歌掀起反抗狂潮*

自从今年年初中国互联网上开始流行这段视频儿歌之后,这段儿歌就迅速蹿红,拥有庞大的粉丝群。据同济大学文化批评学者王晓渔先生介绍,其中的关键词:“草泥马”、“河蟹”、“马勒戈壁”都是在网络上流行许久的暗语,已经有了丰富深厚的群众基础,这回又一次掀起狂潮。

“草泥马”的名声鹊起也使其从网络走向中国的平面媒体。据3月5号的《南方都市报》报导:“被喻为“中国十大神兽”之一的“草泥马”近期一下子成了网络的流行词。3月2日,5个广州本土的80后青年开发出两款“草泥马”玩偶,分别起名为“歌碧”和“马勒”,并被卖到了广州一些写字楼中。

据介绍,这种广州版的“草泥马”售价为39.9元人民币一只,”“七八成通过网络订购”,其官方网站上还有《草泥马饲养手册》,如“养好草泥马,要喝草泥奶,不喝三鹿奶”之类。南方都市报记者昨日登录“歌碧”和“马勒”的官方网站发现,虽然刚开通不到两日,网络点击率已超过5000次。

*公众意见表达渠道不畅是恶搞的原因*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学者张博树分析这种现象说,网民通过这种迂回和另类的方式来表达,其根本原因在于公众意见表达的渠道不畅。

他说:“如果网络都是正常的,公民的言论表达是自由的,那就不会出现这种东西。之所以我们的公众通过另类的方式来表达,不管是采用迂回的方式,比方说我们的某些学者,还是我们的一般的老百姓,有的时候他们采用一些说起来好像不太雅观的表达方式,这些东西都是在我们整个言论背景和言论体制之下还是有问题,特别是表达不自由,容易发生这种现象。”

中国电影学院教师崔卫平在一篇文章中说:“视频《马勒戈壁上的草泥马》应该出现得稍早,大约是2009年1月底,童声合唱的《草泥马之歌》如果没有搞错的话,应该是2月初。所有这些东西的出现,直接与进入2009年以来一项叫做“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有关,简称“反低俗”。人们将对于该项“行动”的情绪,释放到这些“恶搞”的活动中去了。

*整肃网站运动激起民愤*

香港的《南华早报》报导说,到上个月的月末,中国关闭了大约3000个网站,270个博客。当局说打击的对象是低俗网站,但是许多自由派网站以及一些体制外的网站被关闭,其中包括著名的牛博网,另外豆瓣网的很多讨论时事专项小组在中国政府打击低俗网站的专项活动中被解散。

据了解,豆瓣网的特色就是有很多活动小组,有年轻网友说:希望豆瓣能成为我们80后的思想阵地,表达出我们真正的思想主张,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从豆瓣中能够了解此刻的年轻人在读什么书,对什么问题比较关心。显然这样的网站本来应该是中国主管意识形态的官员了解民情的宝贵资源,然而在这次“打击低俗网站的专项行动”中,许许多多的豆瓣网的小组纷纷被解散。

有学者搜集了一些被解散的小组,要求当局解释这些被解散的小组中哪些是属于低俗色情的网站?

被解散的小组有:“炎黄春秋”小组、“南方周末”小组、“北方周末”小组(以及北方周末2.0小组、北方周末3.0小组)、“民主社会主义”小组、“文化大革命”小组、“悼念张志新”小组、“亚洲周刊”小组、“台湾政治”小组、“言论自由”小组、“请给思想以自由”小组,还有比如“贺卫方”小组、“冉云飞”小组、“徐友渔”小组、“哈维尔”小组,“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小组、“牛博群”小组等等。

有一位叫做尚高升的网友,在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的博客留言中写道:“贺卫方小组聚集了国内很多重要思考者,他们理性、严肃,有时犀利、尖锐,是当代中国社会心理中十分重要的清醒剂。”据报,贺卫方小组有2676人,在这次打击低俗和色情网站的专项行动中惨遭当局解散。

《南华早报》报导说,整肃网站的行动很快就引发了民愤,很多人认为,当局发动这场运动的目的是为了在有很多政治敏感周年纪念日的2009年控制言论自由。

北京电影学院崔卫平教授在她的文章中引用中国互联网上一位自称马丁¨豆瓣牧师的人写道:

起初他们修理天涯,
我不混天涯,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修理凯迪,
我不是猫眼,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修理校内,
我早就毕业了,我继续不说话;
再后来他们干掉了牛博,
我不想被干掉,我还是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马丁¨豆瓣牧师。GFW殉难者纪念碑铭文。2008年。

如果说以前的中国网民遇到整肃时敢怒不敢言,那么这次不同了。中国互联网广袤的虚拟草原里奔腾而出了一群小马。正如香港《南华早报》所言,使用同音字来绕过中国网络管制和防火墙并非新鲜,但以前所有的努力都没有达到这群草地上可爱的小马所获得的成功。

关键词:中国、整肃网站、视频儿歌、草泥马、河蟹、恶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