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3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媒体对两会的报道受外界批评


中国媒体有关两会的报导被批评是在粉饰太平、无视民怨。中国传媒界人士说,庞大而无效的中国议会制度,以及敏感年份的官方严控,令媒体报导难触实质问题,只能报报花边八卦和代表们的“无厘头”提案。

*两会报道不触及实质问题*

香港东方日报在一篇有关两会的报导中批评说,齐聚北京,粉墨登场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面对团团围的记者,侃侃而谈,指点江山,个个意气风发,‘两会’会场显得歌舞升平,一片祥和。”东方日报的报导随之批评说,当前经济持续下滑、社会矛盾不断上升,而这些代表和委员无视国难当头,却在夸夸其谈。

英国广播公司的报导也批评说,中国媒体在两会报导中显露出“政治化和商业化”,要么是照本宣科和解读会议精神,不然就是热衷于两会“花絮”和八卦。

此外,代表、委员们千奇百怪的提案也成了媒体追逐的对象,例如设立“学士后”以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倪萍代表疾呼取缔“山寨文化”等等。英国广播公司的报导用中国网际时髦语“雷人”来形容某些代表的提案,说“媒体商业化和政治控制导致新闻八卦化,政治娱乐化。”

*李大同:中国议会制无效是原因*

中国青年报资深编辑李大同在谈到中国媒体在两会报导中无所作为时说,其实症结不在于媒体。

他说:“但是总的说来,根本性的原因不在媒体,而在于这套议会制度的无效性。(它的)不科学性、无效性,只能是这样一个结果。”

李大同说,这样几千人参加的会根本就“没法开”,代表们大老远跑来,总要提些议案,不过有上面在严加控制,只能提些“鸡毛蒜皮”的议案罢了。

他说:“其实这些会都是严加控制的,你看起来热闹,但每个代表团都有一个会议党组,你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事前其实规定的非常清楚。因此大家只能谈这些鸡毛蒜皮的东西,八卦的东西。委员们很多提案都非常搞笑,什么‘学士后制度’,我都闻所未闻。”

*凌沧洲:网络媒体也难有突破*

北京文化学者、媒体工作者凌沧洲在谈到网络媒体有关两会的报导时说,除了个别打擦边球的批评报导外,网媒一样难有突破。

他说:“我观察是这样的,今年是在收紧网络。因为今年这个所谓‘敏感之年’打掉了许多‘低俗’网站,实际上对言论起到了一个恐吓的作用。”

凌沧洲说,他本人对两会不抱有什么希望,但是他看到网络在民意表达方面还是提供了一个空间,让网民们能够嘲笑代表们提出的“无厘头”议案,甚至更加尖锐地表达出“直选”的愿望。

关键词:两会报道、无厘头、八卦、花絮、敏感之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