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四川当局至今无确切地震死亡人数


四川大地震已经过去将近一年,但当局仍然没有拿出确切的死亡总数,还有学生的死亡数字。观察人士说,近一年都拿不出具体统计数字,是政府的失职。

四川汶川大地震快一年了。四川常务副省长魏宏星期天在北京说,遇难者最终数字没确定,遇难学生数字也很难给出准确数字。魏宏是人大代表,他是在北京开两会时的记者会上讲这番话的。

南华早报星期一说,5.12汶川大地震,起码有8万8千人遇难,死难学生也有成千上万。而10个月过去了,四川当局还没有公布确切的死亡人数。

*分析:政府做法不负责任*

四川作家冉云飞说,政府这样说,完全是不负责任:“死亡数字,在他们眼中,是政治、不是数学问题。这是从毛泽东以来,国家搞统计以来,一直是政治统计。比如需要表扬自己时,就夸大数字,比如GDP。需要掩盖时,数据就会压缩。中国的统计数字,官方的数据,是政治数据,不是经济意义或精确意义上的统计。”

冉云飞说,现在政府官员公然说谎,一点不脸红,把老百姓当成低智商、弱智之人。这样不利事情的解决,而是降低政府公信力。将来即便它说真话,老百姓也不相信了。这是很灾难性的后果。

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国一直没有对外公布死亡人数。3年后,在大连召开一次地震学会成立大会,新华社才经过层层关卡,对外宣布死亡人数为24万。

星期一的香港文汇报,援引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的话说,“我说曝光没问题。曝光是面向全国的,面向全世界的,现在曝光曝的是谁的光?曝的是我刘奇葆的光,不是曝你们的光;我都不怕曝光,你们怕什么?不要怕,要敢于曝光,群众才会拥护你。对存在的问题,你瞒得住吗?”

四川副省长魏宏星期天在北京还说,四川正按照国家有关部委的要求和规定,加快对汶川地震的最终遇难人数、失踪人数进行认定。四川作家冉云飞说,魏宏已经“加快”好几次了:“他哪回不是加快啊?他已经加快很多次啦。面对新闻媒体,他已经说很多次,但最终没有结果,到现在也没有结果。”

旅居美国的人权工作者封从德,当年是从这次地震重灾区都江堰市到北京大学读本科和研究生的。89年因天安门事件遭政府通辑,流亡海外,得到法国文科博士学位。他在四川地震后一个星期内,曾两次统计四川家乡的学生死亡数字:“我当时做了两个统计,5月17号和20号。整个灾区,推算出来,至少1万6千多人,在1万3到1万9之间。不可能低于这个数字,因为这是当时灾区现场记者对某学校的统计。”

封从德说,比如北川中学,各种报道,众说纷纭,有的说死亡200,有的说300、400、500。但最后肯定死亡人数上千,而封从德是按照几百的数字来统计的。

至于四川政府这种目前还无法公布确切死亡人数的说法,封从德说,实在不能苟同:“这是一个很无耻的说法。因为这些基本的统计是政府的责任,且不说地震中那么多豆腐渣工程。这种说法很清楚的表明,这个政府不是对人民负责的政府。这里面涉及到问责问题。”

封从德说,今年是六四事件20周年。到现在为止,中国政府也没有一个六四死难者的具体人数。联想到上个世纪60年代,大跃进、自然灾害造成大饥荒,饿死数百万甚至千万人,至今没有一个官方确切数字。

封从德说,四川政府有关地震死亡数字这种说法,是在推卸责任。它实际上是几个方面的问题:官商勾结问题;赔偿问题;教育经费和一胎化政策问题;在四川这样的地震活跃带提高抗震级别的问题。


关键词:四川,汶川大地震,死亡人数,学校,豆腐渣学校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