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目前制度为腐败开了更多绿灯


在全球经济出现衰退的情况下,各个社会里的的腐败现象似乎愈加引人注目。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无论是共产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没有一个制度能够完全杜绝腐败,但是中国目前的制度似乎给腐败开了更多的绿灯。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和中国青年报近期都报道了一些地方政府五花八门的腐败形式和行为,包括安徽省淮南市副处级以上官员每人都得到价值2千5百多元人民币的贵宾健身卡,而且还美其名曰说是领导干部要带头健身,以及一些地方的干部按照级别可以享受包括脚底按摩在内的“疗养费”,听起来仿佛天方夜谭。

难怪中国青年报的评论说,如何让政府预算不被作为国家机密藏起来、如何让人民代表大会来决定并且监督政府的预算和开支,而不是由行政部门自己来决定,如何让公众以及公众的利益来主导财政,已经迫在眉睫。

来自中国的倾向出版社的总编贝岭先生星期一从台北接受采访的时候,对腐败的根源提出了独特的见解。

他说:“其实我觉得腐败跟人性有关系;我现在不认为它跟主义有关系。不是说共产党就一定腐败,西方资本主义就廉洁;它是在人性中的这个东西,欲望、贪婪,在共产党制度下跟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一样是无孔不入的,只是说中国官员目前的腐败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副作用。”

贝岭表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共产主义从理念上讲,是崇尚平等、均贫富的,但是对比现在的实际情况,党和政府仍然在宣称的这些概念就变得很伪善和讽刺了,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只有靠制度。

他说:“以人的伪善来讲,大体上还是要靠制度,你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去信奉一个简朴的上帝。”

贝岭说,如果共产党发现它的政权遇到巨大的危机的时候,就会在制度上有更多的设计,减少由于腐败而造成的社会危机;从目前反腐的力度来看,中国共产党已经意识到面临这一定的危机,但是在他们看来,或许这种危机还没有到彻底严重的地步,否则迫于压力,反腐的力度会更大。

他说:“从本质上来讲,为了维持政权,它当然要去惩治腐败,但是这个过程中也遇到了那些已经腐败了的人的阻挠。而它又没有法律的限制的话,那这些惩治腐败的措施,就不一定是像法律那么清楚的东西。”

长期旅居美国和欧洲等国的贝岭先生,并不认为资本主义制度就完全能够防止腐败,他说,从一定程度来讲,各国的腐败有各国的特色。

他说:“中国官员腐败被惩罚的比例是由权力的大小来决定的;位居最高层的官员,他被惩罚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它有一些相对完善的制度,这个制度就构成了象我刚才说的被惩罚的概率的相对的高。”

贝岭说,就他的观察,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一些政府官员也享有不应该享有的特权;而且那些过着过份奢华的生活方式的企业总裁们,虽然他们名义上看似在享用私有财产,但是实际上也是在贪污社会公众的钱财,因为公司的资产无非是来自整个社会的投资者、股东,亦或者是雇员的付出。

他说:“没有一个制度不为腐败提供可乘之机,只是说在资本主义现在的这个制度下,有些腐败被制度堵住了漏洞。”

他认为,相比之下,中国的制度给腐败开了更多的绿灯。


关键词:腐败,制度,资本主义,共产主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