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东部城市房价远超过民众负荷


主管中国住房建设的官员说,东部一些城市的房价已经超出了老百姓可以负担的范围。有经济学家认为,根本解决途径是走土地私有化的市场经济道路,眼下政府应为买不起房子的人及低收入家庭提供廉租房,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

中国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3月11日在全国人大会议上对记者说,“我们确确实实感觉到,在东部一些城市,特别是人口相对集中的城市,房价超出了一般老百姓能够支付的水平”。

*大部分民众仍买不起房*

他在分析中国房价和老百姓收入比例时说,2008年,一半以上的省会城市平均房价为每平方米超过4千元人民币,而2007年城镇职工的人均年收入为2万4千721元。虽然2008年收入会有所上升,但是大部分人仍然很难买得起房子。

房价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基本需求,备受关注。虽然近来有房价下跌的说法,但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说,据今天发布的一组北京楼盘新数据,房市泡沫水分仍然没有被挤掉,最低都在每平方米1万元以上,即使在偏远的房山县,也是9千元的高价。他认为,2008年中国一半以上的省会城市平均房价为每平米4千元人民币的说法与大多数省会城市居民自己的认知还是有些距离。

中国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提出解决低收入家庭,以及不属于低收入、但又买不起房子的夹心层群体住房困难的办法是两条腿走路。他说,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都是保障体系的一部分,在房价相对比较高、收入比较高的地区,仍在大量建设经济适用房。与此同时,政府去年投入数百亿元人民币建设廉租房,还有63万套正在修建中。

*专家:政府应停建经济适用房多建廉租房*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认同政府大量修建廉租房解决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的政策,他说,政府没有理由卖房子给老百姓,但政府有义务给老百姓提供住的地方,不一定非要卖。茅于轼对政府仍然不肯停建经济适用房的做法表示反对。

他说:“现在的所谓经济适用房和现价房整个是一个错误政策,它对经济只有害,没有好处,第一不利用效率,第二不利用公平,而且它不但在经济学上没有效率,没有公平,在社会学上它是产生腐败的一个原因,现在房子已经造成大量的腐败。”

茅于轼说,中国住房在过去十几年里有了非常大的发展,其动力就是住房商品化、市场化。他说,凡遇政府干预,市场就会走偏。政府提供廉租房,一定会对房地产市场造成影响,但比起既破坏社会风气、又无公平效率可言的经济适用房来说,副作用还是小得多。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夏业良教授说,根本解决住房问题的路径是土地私有化,让土地通过市场来进行配置,而不是让房地产资源通过权力来进行配置。他说,如果眼下无法走这条根本解决问题的途径,政府能够做的是,以提供廉租房的方法解决住房问题。不过夏业良教授认为,政府目前的提法概念模糊混乱,需要明确。

他说:“政府的提法非常紊乱,一会儿说限价房,一会儿是两限房,一会儿说是经济适用房,一会儿有说保障房,概念模糊和混乱。我觉得政府现在只能提供廉租屋,除了廉租屋以外一律不应该由政府来做,而是由市场来做。”

夏业良教授解释说,廉租屋是没有产权的。如果买不起房的人或低收入群体住房困难,符合标准,政府就可以以滚动的动态方式来不断调整那些够条件入住的人。如果你的收入低到够标准,就可以入住,如果你的收入提高了,就要搬出去。夏业良批评提供经济适用房是一种以不当方式赠送财产权力的做法,不符合市场经济的发展方向,他说,这等于是用计划思维来办市场经济中应该由市场来解决的问题,并滋生腐败。

中国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说,他们听到一些学者以及两会的一些代表与委员建议,把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并轨,或者是少建经济适用房,多建廉租房。他说,政府今年将花费330亿元人民币为260万个低收入家庭解决住房问题。


关键词:中国,住房,房价泡沫,经济适用房,廉租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