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研究:同情心和利他心有生理基础


心理学家达克尔·凯尔特纳说,新近有关大脑和神经系统的研究结果显示,人类的同情心和利他心有生物学的基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这位研究者是题为“生来行善”一书的作者。

达克尔·凯尔特纳说,人都注意照看自己的利益,有时候竞争非常激烈。但是,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他说,最近有关大脑的一些研究,以及他本人对人神经系统的研究显示,人类行为还有另一个方面。凯尔特纳教授解释说,人们生来就具备关心他人的神经系统,所谓的他人也包括自己家庭成员之外的人。

他说:“有各种各样的研究显示,当我们给别人什么东西的时候,大脑的一些特定的部位就会兴奋起来。大脑内神经系统的一些分支,如我在实验室里研究的所谓的迷走神经,就是帮助我们照顾不是我们亲属的人的,这种神经也让我们为他人作出牺牲。”

凯尔特纳教授说,迷走神经从脊椎顶端开始,通过胸部延伸下去,主管人的发声,心脏和呼吸节律,消化和其他功能。他说,在人进行某些出于同情心的活动的时候,迷走神经就会处于最兴奋的状态。

这位心理学家表示,人类是在群体中进化的。这种进化挑选保留下来一些促进合作的人类特性。这种合作互动在一个人出生的时候就开始了。一个婴儿刚刚出生的时候,完全要依赖他人给予照顾。神经系统内的一些化学物质实际上让人在给予他人照顾、作出牺牲的时候感到有快感。

他说:“一种化学物质是催产素。这是一种在人脑和血液中移动的神经[月子边加太],子宫收缩的时候就有催产素起作用。人类有爱和奉献感觉的时候,也有催产素起作用。假如给一个人催产素,再给他一大把钱,让他把一部分钱给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人,这个人就会把几乎所有的钱都给出去。”

凯尔特纳教授说,另一种能促使人跟其他人合作的神经化学物是多巴胺。他说,研究人员正在开始了解这一过程是如何进行的。但是,现代进化论的开创者达尔文已经在他的著作中写道人的天性就喜欢合作这一洞察。

他说:“查尔斯达尔文在1871年出版的‘物种的起源’一书中,列举大量的事例表明,善心跟合作行为深入到人类的身体构造当中,而且也由进化的进程所形成。他提出,同情心实际上是人类的一种最强烈的本能。但是,我认为在进化论的理论推演当中,达尔文的追随者采取了达尔文的这种理论。”

他说,所谓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如19世纪的社会学家赫伯特·斯宾塞所提倡的那种社会达尔文主义,只是突出强调人类的相互竞争性,从而遗漏了达尔文思想当中的这一个重要部分。

凯尔特纳说,在目前的经济危机当中,人们在生活中遇到了更多的困苦,而最近有关他所说的利他主义科学研究在这方面向人们传达了一个信息。“我们知道,在大多数情况下,经济状况的变化并不能大大影响人们的实际生活。知道这一点就让人有理由怀有希望。真正重要的是,而且,很多研究也显示出来,一个人的社会纽带强韧,沉浸在自己的群体和家人当中才是真正更重要的。

他说,最近的研究证实了古人的一个洞见,这就是善心、牺牲、大度这些让我们跟他人联系起来的感情可以让我们得到长久的满足感。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焦点对话(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