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大教授或因签署零八宪章遭报复


曾经在中国近代史中被誉为民主运动摇篮的北京大学星期四传出把敢于直言不讳而深受学生喜爱的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调到偏远的西部新疆支教的消息。据称校方此举可能是报复他和其他300位中国大陆知识分子一起签署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要求进行政治改革的请愿书有关。与此同时,另一位北京大学教授也表示,校方向他施压,要求他辞去兼任的两个学术组织的职务。

*贺卫方遭“流放”*

据美联社报导,北京大学管理人员今年早些时候通知贺卫方教授派他到新疆支教。虽然这所大学经常派副教授一级的教师到偏远地区大学支教,但是贺卫方表示,派他去新疆的决定后面明显有政治动机。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3月11日向香港媒体证实,他已经离开北京到达新疆,在新疆石河子大学开始为期两年左右的教学工作。

贺卫方被认为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也是中国著名的法律学者。贺卫方发表多篇文章,主张中国的司法独立,并进行司法改革。他还经常给改革派媒体《南方周末报》撰写文章,传播宪政及民主思想。据《华盛顿邮报》报导,贺卫方的自由派言论经常和北京大学校方发生冲突,特别是他签署了《零八宪章》之后,他和许多宪章签署者一样受到当局的警告。

据报导,《零八宪章》是一个大胆的政治声明,吸引了300多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签署,签署者大多数是中国的律师,学者以及教育界的学术精英。宪章明确批评中国的独裁政府,挑战共产党的政治垄断,要求更加尊重人权,实行新闻自由和多党制民主。 宪章公布之后,很多宪章的签署者遭到中国警方的约谈和骚扰。

贺卫方通过电话在新疆的石河子对美联社记者说,被调到石河子的背后原因他无法确定,但是可能和零八宪章有关。石河子是戈壁沙漠边缘的一个灰暗的工业城镇,位于北京以西1530公里。

据香港《亚洲周刊》报导说,北京大学对此事不愿回应,而网络上纷纷议论此举相当于“流放”,是怕“2009年多事之秋贺卫方惹出麻烦来”。

贺卫方2008年的另外一次未遂调职也受到媒体的关注。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去年曾经计划邀请贺卫方到浙江任教,然而贺卫方依约前往浙大任教时却遭到拒绝,浙江大学校方表示受到高层的压力。

《零八宪章》的许多签名者受到骚扰。宪章的共同起草人之一刘晓波被警方异地监视居住。

*夏业良处境艰难*

美联社报导说,除了监禁之外,中国当局对那些持不同政见的知识分子更常见的手段是解除职务、调动或者不予提薪提级等。贺卫方的朋友和其他学者认为,把贺卫方调到新疆偏远地区就是这种对付自由派知识分子新策略的一种。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表示,他和贺卫方教授是北京大学教授中签署零八宪章的两名教授之一。他目前的处境也很困难,当局下一个打击的目标很可能就是他。

他说:“其实我现在的处境也非常艰难。下一个轮到的很可能就是我。因为贺卫方这个事情和零八宪章直接相关,而零八宪章上面签名的北大教授就是贺卫方和我。现在对贺卫方这样处理了,很快,下一个就轮到我。”

夏业良教授说,在签署零八宪章之后,他也受到很大的压力。他在两个学术组织的职务最近被撤销。

他说:“我原来兼任了两个职务。一个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研究部的理事,后来他们找我谈话,建议我主动辞去这个职务。然后北京大学我兼任的是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中心副主任。这个中心的主任找我谈话说,上面给他施加压力,让他有三种选择。一是撤销这个研究中心,第二,这个中心停止一切活动,第三就是或者撤销我的职务,或者让我主动辞职。我的回应是,撤销我的职务我没有意见,我希望能够有一个文字的结论,就是说我犯了什么错误,最好再盖一个公章。”

*中国理论界出现极左思潮*

中国观察家指出,最近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受到整肃是在中国成功举行奥运、以及世界金融风暴中中国经济受冲击较小的背景下出现的。

中国经济一枝独秀使得党内保守派感觉良好,思想理论界的极左思潮也死灰复燃。一些左派鼓吹金融危机证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比自由市场经济优越,资本主义已经走向垂死和没落;中国将坚持一党专政,不搞西方民主。更有甚者,据香港的《亚洲周刊》报导,有些左派甚至赤裸裸表明要为“四人帮平反”、“为文化大革命平反”,要以“毛泽东主义”粉碎中南海执政的胡、温“修正主义集团”。

对最近有关领导人发表的反西方的言论,他们拍手称快,甚至主张要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在城市,把在改革开放期间一切公有财产被私有化了的财产全盘收归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在农村,实行土地国有化、劳动集体化、生活社会化的三农政策”。

很多西方媒体和舆论对中国最近严厉打压改革派知识分子以及“正在复兴的中国左翼力量”为“拯救中国”开出的这些荒谬药方表示担忧和关注。

关键词:中国,北京大学,零八宪章,极左思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