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记者采访权利保障问题受关注


中国记者的采访权利保障问题在北京两会期间成为一个受关注的话题。新闻出版总署负责人表示,坚决反对为地方利益而阻挠记者采访、甚至派公安抓记者的违法行为。有媒体工作者认为,只有在立法保障新闻自由、确立真正的新闻监督的情况下才谈得上保护记者的权益。

据中国官方的人民网报导,针对去年发生的几次地方当局擅自派警察到外地抓捕记者的事件,政协委员、凤凰卫视负责人刘长乐说,“抓记者是不应该的,”但他同时表示,两起抓记者事件被曝光之后得到了严肃处理,说明相关部门在处理问题时是公平的。

与此同时,中国广播网报导说,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在电子媒体访谈节目中表示,保障记者履行职责的权利,是政府的一项职责。他说,只要记者合法的采访,就要受到法律的保障。柳斌杰说,“对一些地方,从地方利益出发,不顾国家的法律,阻挠记者公务,甚至派公安来抓记者这种(行为),我们是坚决反对的。”

这位新闻出版管理部门的负责人还表示,去年已经发过一个通知,要求当地要制止这样的行为,给记者采访创造一个条件,在这方面要保障。

*“新闻民工”*

在北京的资深媒体人凌沧洲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中国,记者是官方喉舌的一部分,等于宣传机器上的零件,而不是社会的了望员或者真相的记录者和传播者。他说,屡屡发生不依司法程序抓记者的事件说明,记者权益得不到保障跟记者的地位和大的新闻环境有关。

他说:“新闻圈里流行一个新闻民工的说法,就是说新闻记者的地位也很低呀。因为他不能自由地创办媒体,就形成了(政府)垄断。在垄断下的新闻工人们权益当然得不到保护了。他没有升值的空间嘛。另外,公安来抓记者其实就等于屏蔽了这个社会的眼睛和耳朵。”

*处境尴尬*

另一方面,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的柳斌杰在一个有关两会的广播节目中强调,也要教育记者遵守国家的法规,维护新闻媒体的公信力以及公平正义这样的社会形象。他表示,一个国家,连媒体都没有公平正义,这个国家就几乎快完了。

在杭州的记者昝爱宗对美国之音表示,从去年发生的多起记者被指控受贿的案件来看,姑且不论这些案件是否有据可查,值得注意的是,肩负舆论监督重任的媒体记者必须警惕,遵守法律和新闻职业道德规范,洁身自好,绝不能在物质利益和私生活等方面授人以柄,自毁新闻工作者的信誉。

他同时指出,在有偿新闻盛行的大环境中,由于许多地方媒体的记者没有与其职业道德规范相称的固定收入和生活保障,负有舆论监督和维护社会公义使命的广大媒体记者在充满利益冲突和诱惑的现实中处境尴尬。

据人民网报导,政协委员卞晋平对记者的生存状态表示一定的忧虑。他说,“一些记者的基本待遇、福利不能得到很好的保障。”

*“新闻丐帮”*

资深媒体人凌沧洲表示,中国一些地方的记者在他们所处的社会现实中的确存在有愧于新闻职业的丑陋现象。

他说:“有些新闻记者因为去领红包,就是那个领封口费的事,就是说中国的有些新闻记者在这种挤压的环境下,他沦为了新闻丐帮和新闻家奴嘛。一些新闻记者沦为宣传的吹鼓手,另外一些记者被权力和商业所收买。这种道德的堕落是有的。但是,外地的公安,比如说辽宁的公安,这种不经司法程序来抓记者,等于把当地的警察力量视为自己的家丁和家奴,也是藐视民意藐视司法程序的嘛。”

这位时常指责中国宣传部门遏制新闻出版自由的批评人士表示,改善中国新闻事业的大环境和保障记者权益的关键在于落实宪法保障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精神。他还呼吁把保障新闻自由的文字明确写进宪法。

*前景堪忧*

凌沧洲表示,虽然记者采访权利问题在人大政协会议期间得到一些关注,但是中国新闻自由的前景仍不乐观。

他说:“目前暂时还看不到有大的起色的可能。我只能说,有人来呼吁这个总是好的,总是比没人呼吁好。但是,你要知道,中国的事情是这样的,嘴上说的是一套,做的是一套。冠冕堂皇的东西是写在纸上的,或者说是对外的。而实际操作起来又可能是另外一套。如果是新闻出版署署长真是有保护记者的这种强烈欲望的话,那我建议他在推进新闻出版法、新闻自由法和出版自由法这方面再做些工作。是不是?”

关键词:中国,记者,媒体,新闻自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