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官员称中国民众消费能力严重不足


中国高层官员警告说,由于中国贫富差距过于悬殊,民众消费能力不足,因此启动内需有困难,这似乎为中国政府自己提出的投入4万亿拉动内需的经济计划蒙上了一层阴影。

为抵御全球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中国政府去年年底出台了一项4万亿元的投资计划,打算在未来两年实施10项扩大内需的措施。根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两会期间,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焦点话题是,如何扭转经济增速下滑趋势,充分发挥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导作用,以及如何让改善民生与促进经济实现“良性互动”等。“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是各地官员重点关注的问题。

*多数人想消费但无能力*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周刊》的另一篇报道援引中国国务院参事任玉岭的话说,中国大陆贫富差距严重,城市人口中百分之20的富人拥有金融资产的百分之66.4,而百分之20的穷人仅拥有金融资产的百分之1.3。由于收入差距过于悬殊,多数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因此造成大多数人需要消费,想消费,却无能力消费的问题。

任玉岭指出,这是国内市场消费比例低,内需难以启动的根本原因,因此建议提升低收入人群的收入,扩大中等收入人群的比重,才能更好地启动内需。

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主任何传启对任玉岭参事提出的启动内需的措施表示支持。他分析说, 人类有包括生存、安全、社会尊重、友情友爱以及自我实现在内等5种需求。广大的低收入者,包括局部分中收入阶层人的收入目前还不足以使他们享受体面的、高质量的物质生活。如果这种基本物质生活需要都不到满足,那么,扩大内需就缺乏内在动力。

*政府应加快调整穷人收入*

何传启说:“中国目前高收入人群的物质生活水平已经相当高了。一旦你的物质生活基本上满足了以后,你追求的是更高一个层次的需要。但是,社会上还有很大一批人,他们的基本物质生活质量还是比较低,甚至还有一批人在国家规定的贫困线以下。他们的物质生活需要没有得到很好的保障。如果他们的收入水平提高以后,他们的需求就会扩大,那么内需也就会扩大。于是,就会拉动社会需求,扩大人们的购买力,提高整个生活水平,从而形成一种强大的经济内动力。”

何传启警告说,如果中国政府调整低收入人群的政策幅度,慢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幅度,那么社会贫富差距还会拉大,内需还会受到抑制。

中国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人力资源研究室主任杨宜勇提出,目前,政府通过扩大一些基础设施投资,为中下层人,特别是农民工,保留就业机会,同时在所得税不动的情况下加大对低保、养老保险,以及困难群体待遇提高的水平和幅度,这些措施对穷人收入较快增长可以起到促进作用。

他说:“但是,财富的分配是一个现金流积累的过程。过去花了30年时间才积累成这样。改革取得巨大成绩时候,可能也存在某些遗憾或者不足。那么,未来的改革30年,我觉得一个是要同样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同时要增进社会的公平。如何真正作好兼顾效率和公平,处理好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对未来中国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对未来中国社会的稳定也是至关重要的。”

*调整过分依赖外贸的经济结构*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李小云指出,如果不进行大规模基本建设以及各方面的投资,即使老百姓手中有钱,也不一定能拉动内需。他认为,那种完全认为因贫富差别太大,无法启动消费,从而影响中国渡过金融危机的观点不太全面。李小云指出,中国经济增长的外贸依存度百分之70以上。因此,重要的是通过这次金融危机,对中国过份依赖外贸的经济结构进行一个调整。

他说:“这个比较好的调整不太可能通过分配,通过发各种券能够解决问题。根本的问题还在于通过这次金融危机,能够使我们国家原来投资型结构,国家驱动发展的结构性东西有一个很大的调整,把我们的结构调整成更加依靠内需,而不是更加依靠外贸的结构。”

李小云还说明了国家驱动型经济的好处。他说,中国的经济不是消费经济,而是国家驱动型经济,包括经济战略和政策,资源的控制以及分配等各个方面,主体推动靠的是国家,其好处在于能够规避大的金融风险。李小云指出,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当中,虽然中国的实体经济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是,资本经济基本上没有受到大的冲击。


关键词:金融危机,拉动内需,贫富差距,贫富悬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