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敏感之年左派保守思想大回潮


最新出版的《求是》杂志刊登一组文章,题目是《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文章从理论上阐述了吴邦国在人大发言中所谓“两绝一自”的提法,就是绝对不照搬西方制度,绝对不搞多党制,中国改革是社会主义自我完善。香港媒体分析说,和当年正统马列老一代相比,现在的中共领导班子并没有一定的意识形态价值取向。而是有左反左,有右反右。对中南海来说,今年的威胁明显来自右,调子转左就是顺利成章的了。

*求是杂志大肆吹捧马克思主义*

3月16号出版的《求是》杂志刊登的有关高举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的系列文章,第一篇文章的标题是《为什么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而不能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文章的作者是秋石。秋石在普通话里和“求是”谐音,香港观察家相信,通篇是代表《求是》杂志编辑部的观点。

文革时,中共中央运用过类似的谐音,一些重要的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署名梁效,实际上是毛泽东亲自在北大和清华发动文革的两校的谐音。

香港媒体评论说,《求是》杂志的这篇文章,观点没有什么新颖之处,但是和上周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报告联系来读,就可以看出,绝不照搬西方,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改革是社会主义自我完善和发展的“两绝一自”的提法,已经成为中共2009年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主旋律”。

*文革遗风再现*

观察家指出,《求是》的这篇文章,很多提法令人感到有文革遗风的存在。文章鼓吹西方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一定要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求是的文章说,“在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西方敌对势力不愿意看到我国的发展壮大,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我国进行“西化”、“分化”的图谋,我们与其进行渗透与反渗透、颠覆与反颠覆的斗争将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在严峻的国际形势下,如果我们放弃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就是自陷困境、自毁长城”。

针对一些中国改革派理论学者近年来提出的有关多元化是现代社会的重要标志,应该放弃所谓的“正统”及一元化观念;马克思主义只是诸多西方学说中的一种,马克思主义不应在中国占主导地位;中国应当把西方的民主、宪政等 “普世价值”确立为指导思想,与国际接轨等等理论,《求是》认为,“多元化的实质是取消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求是》的文章还盛赞马克思100多年前提出的并且在除中国、北韩、古巴等极少数国家以外已经被世界绝大多数国家证明是行不通的马克思主义说,“纵观人类历史,没有一种理论能与马克思主义相媲美,没有一种理论能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人类历史进程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对改变世界面貌发挥如此巨大的作用”。

文章还用“真理”,“燧石”,“越敲击越放出耀眼的光芒”等字眼赞扬马克思主义。

《求是》的文章声称,在改革开放后的今天,马克思主义可以“在中国大地上焕发出更加蓬勃的生机与活力,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坚如磐石,任何力量都不能把它动摇!”

*全人类不需要你解放先去解放华南血汗童工*

观察家说,既然《求是》杂志表示,马克思主义“是为无产阶级的解放服务的,明确宣布要把消灭一切剥削制度最终解放全人类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那么请《求是》杂志把解放全人类的重任姑且暂时搁置一下,先去解救在华南血汗工厂里工作的童工,解救山西私营小煤窑的矿工,推翻那些黑心资本家,把他们绳之以法,而不是让资本家入党。

此外,一些观察家还指出,不管《求是》作者说得如何天花乱坠,却无法回避既然马克思主义这么好,为什么马克思故乡德国的工人阶级不实行这种社会制度呢?

中国著名改革派理论家袁伟时今年2月在两会召开前夕接受中国大陆媒体记者采访的时候,谈到了核心价值问题。他说,好些人认为现在中国抖起来了,发达起来了,西方那些观念,应该由我们以中国的核心价值去补充、修正,要抵制西方那一套。袁伟时教授认为,这些话说得冠冕堂皇,但是蕴含着一个危险:妨碍中国学习现代文明的精华。这对中国的改革、发展很不利。中国要深化改革,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政治体制改革滞后,经济制度的改革还没有完成。市场经济制度建立了,还不健全,还有很多地方受到权力的侵蚀。市场经济跟法治密不可分,中国的法治却不健全,腐败严重。为此还得学习人家好的东西。

有人认为,中国现在民主宪政还有很大的欠缺,为什么经济能发展那么快?说明不搞民主宪政法制照样能够搞好经济。袁伟时教授指出,中国经济发展,关键在于中国公民的自由,特别是经济自由得到颇大恢复,并且毅然参加WTO,主动融入世界一体化的洪流;奥秘就在这个地方。这跟普世价值是一致的。

袁伟时教授说,有些人简直连《共产党宣言》都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讲全球化的进程是不可抗拒的,尽管是野蛮的进程,也没有办法抗拒。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没有认清楚这个趋势,老想抗拒世界一体化的进程,结果国家吃了大亏。现在不应再做这样的蠢事了。

*政治敏感年政治气氛转向左倾*

香港明报在评论中认为,自从89/64之后,中国内地的政治敏感年就是十年一闰,而当外界压力积聚之时,就是北京政治气氛转向保守之日。1989年如此,1999年如是,2009年仍是这样。

中国独立政治评论员朱建国指出,每逢遇到危机,中国就要收紧意识形态领域:“中共是越有危机,越是要封锁言论的自由度。1958年之后的3年自然灾害时期就是这样,现在2008和2009也相似那个时候,这是一种老办法。”

不过,明报评论认为,虽然中共今年收紧,但是,对中共来说,其实已经没有一成不变的政策取向,而是有左反左,有右反右。今年适逢达赖喇嘛出走50周年,六四事件20周年,新年伊始,又有零八宪章,对中南海来说,今年的威胁明显来自右,中国调门转左也就顺理成章了。

一些网友注意到最近中共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争论,背离了邓小平不管姓“社”还是姓“资”,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的“猫”论,转为只姓“社”,不姓“资”的结论。一位网友认为,今天的中国,既不姓“社”,也不姓“资”,“现在的中国简直就是强者的天堂,弱者的地狱,比任何资本主义的(剥削)有过之而无不及。吸收了所有资本主义的缺点,抛弃了所有资本主义的优点(除了剥削效率这个),再戴上中国特色和社会主义的帽子,简直就是怪胎一个。

一位网友在论坛上呼吁:请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还有习近平,李克强先生不要再一味地维护权贵集团的利益或被他们所绑架,拿出你们的政治勇气,开放民主,还政于民,还富于民。应该向蒋经国先生学习,为了中华民族长远利益和福祉,跳出狭隘的利益观,高瞻远瞩,顺应世界文明发展潮流,开启中国民主化的转型进程。


关键词:中国,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改革开放,民主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