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马克思资本论将现身上海文艺舞台


中国文艺工作者将首次把马克思的代表作品《资本论》以戏剧的形式搬上舞台。这是继中国领导人在两会上宣布中国绝不搞西方民主,中国左派作家高调推出《中国不高兴》一书之后,中国左派又一引起海内外媒体关注的动作。有观察人士担心《资本论》的剩余价值学会激励弱势群体和失业民工奋起反抗中国社会中新的权贵资本阶层。不过北京资深媒体人李大同表示,中国已经没有人真心相信马克思主义了。对《资本论》话剧登上舞台也不必认真。

据香港英文南华早报报道,上海艺术家将把马克思的名著《资本论》以又唱又跳的话剧形式搬上舞台,从而试图以艺术的形式证明,卡尔.马克思1867年在资本论中提出的理论和思想在今天的国际金融危机之中,依然能够在中国焕发出活力。

据媒体报道,曾以执导《武林外传》、《鹿鼎记》等话剧享有盛名的该剧导演何念说,他会引用时下流行的漫画、音乐剧,甚或拉斯维加斯的舞台秀等艺术元素,打造一台具有知识性、趣味性和时尚性于一身的《资本论》话剧。

*左派思潮盛行*

金融风暴席卷全球之后,中国理论工作者有感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金融体系出现的弊端,从而再次对马克思19世纪中叶探讨资本原始积累初期种种弊端的经典著作《资本论》加以重视。

为了确保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能够在这出戏中不被曲解,剧组邀请了上海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张军担任学术顾问。

法新社引述张军的话说,娱乐和戏剧元素将有助民众了解金融危机何以产生,他的职责是确保马克思的思想能准确无误在舞台上呈现。

据媒体报道, 何念表示,《资本论》和剩余价值学说是严肃题材,他将在剧情中融入一些现代元素,以便让这部戏剧能够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和当代中国人的生活发生关联。

据香港媒体报道,话剧《资本论》以一家企业为背景,在故事前半段,员工发现老板在剥削他们的剩余价值。然而,如何对待老板的剥削,员工反应不一。有人情愿被公司榨取;有人揭竿而起,试图把公司搞垮;也有的员工联合起来,用智慧共同对付老板。

*分析:没有人真正相信马克思主义*

前中国青年报《冰点》主编李大同认为,编剧试图通过这个剧反映中国的现实,用家喻户晓的《资本论》做剧名,只是一种噱头。

他说:“当前劳资矛盾非常严重,社会贫富分化也很严重,社会的鸿沟也越来越深。剧作家当然会看到这些现实,他们会有一种创作上的冲动。以《资本论》为名,只是艺术上的一种噱头。《资本论》这本着作,在中国这样的国家,不管是不是有人真的看过,但人人都知道。我想他以这种由头来反映中国的现实,编出这样一种剧来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是并不意味着马克思主义又回来了。”

有观察家指出,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理念是反对剥削,反对压迫,鼓吹无产阶级拿起武器,推翻资本主义。而今天的中国,一些黑矿主、黑厂主,不知比马克思《资本论》中描绘的资本家要坏上多少倍。上演《资本论》话剧,重新宣扬马克思主义,会不会鼓励弱势群体联合起来和今天的权贵资本家斗争,从而成为引发大规模工运的导火索呢?中国资深媒体人李大同指出,不用担心。今天的中国,没有几个人真心相信马克思主义。

他说:“中国目前根本就没有人认真研究过马克思主义,影响中国的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列宁主义,加斯大林主义,加毛泽东主义,是这样一套东西,和马克思主义基本上没有任何关系。”

英国卫报报道说,从艺术创作的角度上看,《资本论》的编剧们仍旧面临严峻挑战。没错,马克思同时代的两位19世纪作家:查尔斯.狄更斯和维克多.雨果的著作都被成功改编成了又唱又跳的歌舞剧《雾都孤儿》和《悲惨世界》。但不同于对小说的改编,《资本论》不是以生动的人物描写或者引人入胜的情节著称的。

*能否通过文艺审查仍不确定*

此外,在政治上,这部作品也将面临审查者挑剔的眼睛。观察家指出,在文艺作品受到严格审查的中国,当局对能够产生联想的文艺作品非常敏感。描写30年代上海包身工悲惨命运的著名作家夏衍的报告文学《包身工》,因为有影射现实之嫌,被有关当局从中学教科书中删去。上海艺术家排演的这部描写反剥削以及与老板做斗争的戏剧,即使拉了《资本论》的大旗当虎皮,但是否能通过审查,会不会被看作是“打着红旗反红旗”,仍然取决于中国的政治局势以及新闻审查官对松紧尺度的拿捏。


关键词:资本论,左派,文艺作品,中国,审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