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藏族女作家质疑官方版本西藏历史


一位藏族女作家对官方版本的西藏历史提出质疑,认为中共的描述是对“旧西藏”的妖魔化。

*妖魔化“旧西藏”的宣传*

随着西藏第一个“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的临近,中国官方加大了对达赖喇嘛和所谓“旧西藏”的批判力度。 然而,藏族作家唯色认为,这些媒体报道和批判文章不过是妖魔化宣传而已。

她说:“我不认为旧西藏的制度就是一个完美的,它也肯定有不好的,但是我认为它不是万恶的,它不是一个特别不好的制度,它根本就不是中共说的像‘人间地狱’那样的。当时藏人都信仰佛教,包括贵族也好,官员也好,所以在西藏的话,不是像中共渲染的那么可怕。”

*残酷刑具从清朝和内地引入西藏*

按照中国官方的描述,过去的西藏是一个野蛮的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社会。在北京举行的历次有关西藏的展览中,一个必不可少的内容就是,展示旧西藏那些残酷的刑具,比如站笼、脚铐、脖子枷、用于挖眼睛的石头帽和尖刀等。

对于西藏的监狱和刑罚,唯色另有一套说法:“当时在西藏的话,在拉萨有两个监狱,非常非常小,犯人就20来个吧,而且对他们的管理很松,他们每天可以出去要饭。然后到了过藏历年,还给犯人放假,你可以回家去过年,过完了年,你再回来服刑。”

唯色说,在十三世达赖喇嘛时期,西藏成为全世界最早取消死刑的地方之一。她还表示,西藏一些最残忍的刑具都是当时的钦差大臣从清朝和内地带回去的。

*为何不建挖内人党酷刑展或文革博物馆*

其实,几年前,记者在采访流亡藏人时,他们就对这种用展示酷刑的方式来矮化藏民族的做法表示愤慨。在《17条协议》谈判中担任西藏首席代表的阿沛.阿旺晋美的儿子阿沛.晋美就曾问道:6、70年代内蒙古在挖“内人党”的时候使用过多少种酷刑?文革中整人时又使用过多少酷刑?为什么你们不举办挖“内人党”酷刑展或者建立文革博物馆呢?

在北京举办的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展览中,并没有反映文革中西藏社会面貌的内容,但是有两组并列的雕塑,用以对比农奴的悲惨生活和贵族的奢侈生活。不过,在唯色看来,当时拉萨的贫富差距跟内地比较起来并不大。

*人间地狱时代没有起义 人间天堂社会反抗不断*

她说:“在西藏的过去的历史上,没有大规模的饥饿呀,没有饿死过人,而且从来没有过农民起义呀。在中国的历史上,什么陈胜、吴广起义呀那样多得很嘛,是吧?人民不堪压迫最后揭竿而起,在西藏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

她反问道,如果说旧社会是人间地狱、新社会是人间天堂,为什么这50多年来藏人的反抗从未停止过,甚至在去年达到高潮,遍及整个藏地,就连民族院校里的藏族知识分子和学生也不例外?

她说:“很多学校,最先是兰州的西北民族大学几百个人,后来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也有,青海的大学也有,成都的大学也有。不光是大学,还有中学,甚至还有小学。他们就是静坐,最先开始的是3月16号吧,写的‘我们要人权’、‘我们要自由’、‘停止对藏人的杀害。’”

她强调,参与抗议的人,多数应该是当年农奴的后代。

谈到藏人反抗的原因,唯色提起最近青海省拉加寺一名僧人在接受警方审查期间跳入黄河的事件。她说,2007年,她曾访问过该寺,并采访了一位老喇嘛。据老喇嘛说,拉加寺原有2500多名僧人,1958年民主改革的时候,僧人有的被遣散,有的被抓走,其中800多人被送到柴达木盆地挖盐,最后回来的只有100来人。文革中,老喇嘛的弟弟遭到批斗,最后也是跳黄河自杀的。

*根红苗正的后代发觉完全受骗*

唯色虽然为“旧西藏”说了些好话,可是究其出身,她并非所谓“三大领主”子弟,而是根红苗壮。唯色的父亲生前任拉萨军分区副司令员、母亲是西藏自治区政法委的退休干部,都是共产党员。用她自己的话说,都“特红”。

她说:“我小时候就是完全是看‘农奴’的电影长大的,受这样的教育长大。很长一段时间,是很相信的。但是在后来,随着你的自我判断能力有了之后,你会心里面有很多疑问,你会去思考,你会去了解。当然,你了解、思考之后,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的时候,那你会觉得自己受骗了。”

中国官方希望通过解放农奴的纪念活动加强对西藏历史的爱国主义教育。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周二刊发了阿沛.阿旺晋美的文章,指出在1959年前的旧西藏,极其落后的封建农奴制度,不仅使广大农奴备受政治压迫和阶级剥削,而且使西藏的生产力受到严重束缚,经济和社会长期处于停滞状态,到了“整个社会就得毁灭”的程度。

这位出身贵族的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说,西藏的民主改革解放了农奴,解放了生产力,是西藏从衰败没落走向兴旺发达的一次根本性的社会变革。

关键词:西藏,藏人反抗,西藏展览,旧西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