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4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被问责下台官员复出舆论大哗


因瓮安骚乱与黑砖窑事件被撤职的中共官员悄悄复出引发中国舆论大哗。失职、渎职官员很快重履新职的现象再次引发人们质疑中国官员任命制度的缺失以及权力的为所欲为。

*瓮安骚乱、黑煤矿下台官员悄悄复出*

震惊中外的瓮安骚乱导致原县委书记王勤的乌纱帽落地。大半年之后,被撤销了一切党政职务的王勤被发现已出任黔南州财政局副局长。因触目惊心的山西黑砖窑事件被撤职的临汾市洪洞县原副县长王振俊,一年后人们发现,他早已担任该县县长助理的职务。

无独有偶,导致12名婴儿死亡、200多名婴儿的健康受到终生影响的安徽阜阳毒奶粉事件掀起问责风暴吹落了大约15名失职、渎职官员的乌纱帽,然而,当中国民众对阜阳毒奶粉事件仍然记忆犹新之际,这些下台官员中的大多数已经再受重用,易地做官去了。再往前追溯,当年因为瞒报萨斯非典疫情的卫生部长张文康现在是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原北京市长孟学农被撤职后又出任山西省长,因山西矿难再次下台。

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教授张同新认为,问题官员易地做官的现象可能出于两个原因,一是国家在考核任用干部的过程中,要评估干部对事故、责任所应承担的大小程度,如果被视为不承担直接责任,就不排除重新任命的可能性。第二,如果官员在事故当中负有一定的责任,但由于认识好,检查深刻,在上级机关认可的情况下,就会让他按原级别复出。与此同时,张同新教授认为,在问题官员的重新任命上,也不能排除考核的疏漏以及有不正当的组织关系等问题。

*官场权力为所欲为*

然而,中国自由撰稿人、网络作家昝爱宗认为,多名问题官员重履新职显示了官场体制赋予权力的为所欲为。他说,只要不是因为官员个人的贪污犯罪,共产党就会很宽容,很温情,继续给饭吃,给官当。但是问题是,共产党对老百姓却没有给予同样的宽容与温情。

他说:“在中国,官是贵族,民是贱民,所以当官的犯了罪,开除党籍,就是对他惩罚了。要是老百姓,有人在网上写一篇文章,动不动拘留,动不动劳教。还有一些老百姓大打了国家公务人员一个耳光,或者打了一拳,那就是寻衅滋事,或者是扰乱公共秩序,判个1年、2年。”

中国法律工作者唐荆陵说,中国实际上制定了对官员选拔任用的相关规定与法律。根据中国的“公务员法”,公务员在任职前都必须进行公示,受撤职处分的公务员两年内不得晋升职务。唐荆陵说,虽然有这些任命程序,但这些程序不是面对人民大众的,而是面对官员群体的小众。他说,老百姓对官员的相互提携、官官相护尽管感到无可奈何,但这却有助于推动民众思考,探讨如何改变中国“民不选举,官不为民”的问题。

他说:“因为官僚任命体制它可以本身可以背离民意这个事实,这应该让人民思考,为什么官僚的任命它能够背离人民的意志?这会促使人民考虑建立官僚的任命必须依靠民意这样的一种体制。大家就会考虑更好的一个选举制度或选举安排,而不是官员的任命让非选举的官员来任命。一般来说,选举官员的任命会很在意人民的意见。”

被撤职官员是因为相关的重大事件进入了民众的视野,又因为重拾乌纱再次引发中国舆论大哗。中国的中央电视台、中国青年报和新京报等媒体纷纷报导问题官员“复出门”事件,质疑官员问责制度的程序是否公开透明、问责制本身是否已经名存实亡。

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教授张同新认为,被免职官员复出现象受到广泛关注,表明老百姓的监督意识的增强,表明中国媒体监督作用的提高。

他说:“大家对这种事情的议论有助于党政机关能够改正它在干部政策上的错误的思路,把任人唯贤的方针贯彻到底。”

不过,中国网络作家昝爱宗认为,中国官方媒体的监督作用仍然有限,发挥监督作用较大的还是网络。他说,没有互联网铺天盖地地参与和网民盯牢不放,中国政治就不可能出现任何新变化。
他以被网民称作“史上最牛县委书记”的辽宁省西丰县县委书记张志国为例来说明网民的力量。他说,去年初张志国因派警察进北京抓记者而被撤职,不久后悄悄复出,被网民发现,当地有关部门解释说,张志国是临时工,又把他撤职了。

昝爱宗认为,一个合法的政府却在偷偷摸摸地任命官员,这只能说明这个制度不够光明正大。

关键词:官官相护,官场腐败,丢官,复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