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左派畅销书鼓动民族主义情绪


畅销书《中国不高兴》强调西方民间与媒体对中国的敌意无法消除,中国应该摆脱西方的影响,去领导世界,并用军队来维护国家利益。有媒体评价,这是中国民族主义不断升级的表现。

《中国不高兴》的全名是“中国不高兴:大时代、大目标及我们的内忧外患”,本月初出版以来,很快在中国热销。新书认为,2008年一系列事件表明,中国过去奉行的融入西方主导国际体制的做法有违中国国家利益,应该及时调整对西方、尤其是对美国的战略和外交政策,利用自身国力,富国强兵,去做超级大国,去领导世界,建立国际社会的新秩序。

新书作者宋强1996年就参加了“中国可以说不”的撰写。他在采访中说,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中国必须彻底崛起,否则就走向衰退与消亡,没有第二条道路可走,他的这种感觉现在比以往更为强烈:“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临界点,这个临界点就是刚才我说的朝着主权经济体大国迈进。中国面临一种选择,要么就是超级大国,要树立建立英雄国家,建立伟大社会这样一种雄心,要么就像李登辉所设计的那样,把中国变成7个国家,没有中间道路可以走。”

新书认为西方国家对中国的遏制是一致的,只不过是出面顺序不同,法国总统萨科齐就是整个西方策略的一个环节。

作者王小东强调,中国社会应该意识到,西方民众对中国存在的敌意要大于政府,在敌视中国的问题上,西方政府可以代表民众,这要引发中国社会各界的警觉:“我绝不认为说是要把政府与人民分开,政府可能是对我们敌视,但人民是友好的,这纯粹是不顾现实的胡说八道。这有过去历史形成的偏见,但很大程度上是由媒体造成的。当然了,民众跟媒体是互相放大的,比如民众光想看对中国负面的东西,媒体就拼命地放大、夸张中国的负面东西呗,就这样。”

新书建议中国对西方要“有条件的决裂”,不应一味地讨好、奉迎和所谓的同西方接轨,要摆脱西方国家的影响和束缚。新书甚至建议中国人民解放军应该在全球各地去捍卫中国的经济利益,并说中国派军舰去索马里海域护航就是这种军力投掷能力的展现。

作者王小东在书中把这种战略称为“持剑经商”:“持剑经商呀,解放军跟着中国的核心利益走。中国在世界各地比如说都有经济利益嘛,非常重要的经济利益如果解放军能力不能够覆盖的话,我们就感到不安全。”

新书因此批评中国官员没有能够充分捍卫国家利益,过份执行邓小平当年说过的韬光养晦,不当头的战略,而忽视了邓小平说的要有所作为。宋强强调,当前全球金融危机足以表明,很多中国人所信奉的现代资本主义存在很多根本缺陷,中国应当利用当前时机与综合国力去更加积极地追寻国家利益,去更加积极参与国际新秩序的建立,并对目前针对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外交政策进行调整:“以前四个现代化是大目标,翻两番是大目标,现在中国不能再做中等国家。我认为、我个人认为是必须做超级大国,这个大国目标应该在国人心目中得到认识。”

美国时代周刊在3月20号的报道中说,《中国不高兴》是继1996年《中国可以说不》以后又一部不满西方尤其是美国对中国影响的民族主义畅销书,也是《中国可以说不》一书在中国走上改革开放道路后首次激发了针对西方国家和政界人士因人权和西藏问题抵制奥运、“围堵”中国作法再次表达义愤之情。与《中国可以说不》的相对内敛明显不同的是,《中国不高兴》开始提倡主动出击。

《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张小波在接受采访时说,2009年的世界同《中国可以说不》发表的1996年相比,西方国家对中国敌视的基本手法呈现多样化的趋势,但性质没有任何改变,只能说是更加积极。他认为,中国的崛起已经走上同也希望自身发展的西方社会相互撞击的不归路。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领导层过去所奉行的所谓融入西方社会,同西方主导世界进行“接轨”的政策是愚蠢的,让中国付出了惨重代价:“中国一直在非常努力地要去接近西方,要融入由西方、甚至由美国主导的这么一个世界秩序的建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很多次被西方伤害了,这跟整个西方对中国的定义和发展,对中国这么一个崛起,西方世界还是觉得无所适从,不知道如何来对待这样一个中国,一个很陌生的中国。”

新华社报道说,《中国不高兴》并没有在中国引发强烈反响,也没有热销。有人将其称为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潮,有人批评这本书脱离现实,是偏见思维的集中体现。复旦大学国际关系系副主任沈丁立也说,这本书的观点“过于极端和民族主义化”,作者们是充满牢骚的左倾人士,所提出的建议具有破坏力。

关键词:中国,左派,民族主义情绪,敌视西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