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维权律师称中国司法独立遥遥无期


两位著名中国维权律师周末在香港大学举行的一场关于中国司法改革的研讨会上,针对中国最近公布的《人民法院第三个五年改革纲要 》说,这个纲要虽然罗列了一系列条文,但总的说来乏善可陈。莫少平和张思之律师说,虽然他们认为中国在近期内实行司法独立的可能性非常渺茫,但他们仍坚信中国走向民主、法制、宪政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

香港大学比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和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星期天联合主办了一场关于律师与司法改革的研讨会。研讨会邀请了曾经为刘晓波和杨建利等多位持不同政见人士辩护、并被香港《亚洲周刊》评为年度风云人物的莫少平律师和曾经出任过江青、四人帮两案辩护小组负责人、并为高瑜泄密案、郑恩宠泄密案辩护,被称为中国法律良心的张思之律师,在研讨会上就中国大陆律师与法律改革问题发表演讲。

*司法改革最大困境是司法不独立*

莫少平律师认为,中国大陆司法改革取得相当的进步。从57年把中国百分之90以上的律师打成右派,到文革中全国没有一个律师的零起点开始,到现在发展成为全国有15万律师,1点4万个律师事务所,的确是有相当的进步。但是,莫少平律师指出,与此同时,中国的律师在司法改革方面也面临很多困境,其中最主要的是司法不独立。

他说:“中国大陆律师参与司法改革面临四大困境。困境之一就是司法不独立。而且我个人认为,中国大陆的司法制度本身就没有按照司法独立的原则来进行安排和设计。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26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这个在刑事、民事、行政三大诉讼法都有规定。”

莫少平律师说,中国法院实行民主集中制,各级法院设立审判委员会,由院长、副院长、各庭庭长组成。其职能之一就是讨论重大疑难案件,并且决定判决结果。这样,重大案件的裁决权,不掌握在法官手里,而是由不参加庭审的审判委员会作出裁定,许多案件,特别是重大疑难,敏感案件形成“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的局面。而且这样的做法并不违反现行的宪法的规定,因为宪法规定人民法院行使审判权,并没有说法官可以独立行使审判权。

针对中国于 3月25日发布的《人民法院第三个五年改革纲要 (2009──2013)》,虽然官方媒体把这份文件称之为“司法改革进程中的又一个纲领性文件”,但是,5年纲要把 “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作为人民法院改革遵循的首要原则,并没有提到司法独立,从而被专家认为“乏善可陈”。

*纲要在司法独立方面未做任何事*

香港英文的《南华早报》也报道说,这份纲要在加强中国司法独立方面没有做任何事情。

张思之律师在谈到司法独立所涉及的问题时说,司法独立牵涉的面很广,他认为可以分为3个部分。第一是法律独立,第二是法官独立,第三是法院独立。在谈到司法改革的时候,他在讨论会上提出一个问题,供大家讨论,那就是司法是不是应当为政治服务的问题。

他说:“我们的胡主席在他的报告中,讲了一句很重要的话。我来念一下原文:维护党的执政地位、(维护国家安全、维护人民权益、确保社会大局稳定)是政法战线的首要政治任务。明确不明确,非常明确。司法是不是应当为政治服务,这里包含很多问题。”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引述最近最高人民法院负责人解释“三五改革纲要”的时候表示,“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是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在党的统一领导下,积极稳妥,循序渐进,自上而下,分步推进,确保人民法院司法改革的正确政治方向”。

南华早报就此发表社论说,中国大陆的司法改革落后于其他提高了数亿人民生活水准的其他改革。中国司法改革的步调迟缓而且不确定。司法仍然是国家的控制工具,中国大陆朝向司法独立的目标没有任何进展。高法的三五纲要的公布引起人们的兴趣,但是悲哀的是,任何想从中发现证据表明中国司法改革将取得明显进展的人们都会感到失望。纲要没有放松中央政府和党对司法的控制,但是外界对通过法庭给民众公正方面仍抱有希望。

*司法不独立严重制约经济持续性发展*

与会的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中国法制研究计划研究员王友金教授认为,中国司法不独立,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继续发展的瓶颈。

他说:“不改革司法体系,中国的经济改革无法继续下去。现在中国的问题在于权力的制约没有到位,也就是党委第一书记的权利没有制约,全国的权力都集中在党的一把手那里,所以,如此中国没有希望。”

与会代表还就当事人的人权保障、司法新闻报道自由和司法独立之间如何平衡与契合,实现良性互动进行了讨论。著名维权律师莫少平对海外媒体和互联网在促进中国民众司法启蒙,打破官方媒体对信息的封锁,促进中国迈向民主、自由、公正、理性、有序的社会方面表示,其作用怎么评价都不过分。

他说:“作为海外媒体,我觉得特别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我也顺便说说互联网。很多人是通过互联网,特别是翻过防火墙,看到一些实际的情况。中国大陆的媒体呢,当然,这是一个新闻报道自由的问题,他们确实受到比较严格的管制,有些东西,他们不能报道,或者是报道得并不完全符合事实。很多东西,起码我是这样,要通过海外媒体的报道,才了解一些事情的真相。所以海外媒体和互联网的作用,怎么估价他们的作用,都不算高。”

由于莫少平律师曾经为很多高知名度的持不同政见者辩护,因此与会的专家和学者也对他的安全表示关心。莫少平律师表示,作为一个律师,他坚信,同时历史也将证明,要最大限度地维护公民的自由,推动国家向民主、法制和宪政的方向前进,为了这个信念,就是有些风险,该承担就要承担。


关键词:中国,司法改革,司法独立,维权律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