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建国史话 (57) :杰克逊总统与卡尔霍恩矛盾激化


美国国会1828年通过一项立法,对一系列进口商品大幅度征收关税。这项立法的目的是为了保护美国工业免受外来竞争的压迫。美国南方各州反对这项立法,因为南方是农业区,没有工业需要保护,南方主要产品是向欧洲出口的棉花。

美国如果对进口商品征收关税,欧洲就会对美国出口的棉花征收对等关税,这样一来,不仅南方的棉花销量会降低,使南方农场主的收入减少,同时也会让美国市场上工业品的价格提高。

南卡罗来纳州拒付进口税,并表示,进口税不符合宪法,宪法没有给予联邦政府征收保护性关税的权力。美国当时的副总统卡尔霍恩就来自南卡罗来纳州,他一度曾主张建立一个强大的联邦政府,但后来变成了州政府权力的坚定支持者。

卡尔霍恩为南卡罗来纳州议会写了一份长篇大论的声明。在声明中,卡尔霍恩提出了所谓的“否定原则”。他说,联邦政府是由各州建立的,因此,各州的权力高于联邦。卡尔霍恩指出,各州可以拒绝接受联邦政府任何不符合宪法的政令,联邦政府的行为是否合法,由州政府自行判断。

参议院就此展开辩论。南卡罗来纳州的罗伯特.海恩支持“否定原则”;麻萨诸塞州的韦伯斯特极力反对。两人唇枪舌战,展开了一场论战。

韦伯斯特说,海恩嘴里说的什么自由第一,联邦第二,完全是一派胡言,二者不可分割,自由和联邦本来就是一个共同体,不可分割,现在是如此,将来也是一样。

没有人知道杰克逊总统对这个问题的态度。他在辩论期间没有发表任何公开声明。南卡罗来纳州为了得到杰克逊的支持,决定设宴纪念美国前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杰克逊总统同意出席。

晚宴上的讲话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他们一上来,先是称赞杰斐逊总统的民主理念,然后又提到了维吉尼亚州反对联邦政府1798年通过的《外国人法》和《惩治叛乱法》的那段历史。

接下来,主办者把话题引到南卡罗来纳州对进口关税的反对。讲话结束后,杰克逊总统率先祝酒。杰克逊站起身来,举起酒杯。他双眼直视副总统卡尔霍恩,等欢呼声平静下来后说,“我们的联邦,一定要保持下去。”

卡尔霍恩站起身来跟大家一起干杯。他完全没有想到,杰克逊会反对他的“否定原则”,他的手哆嗦了一下,酒洒了出来。

接下来轮到卡尔霍恩祝酒了。他缓缓地站起身来说:“我们的联邦,十分宝贵,仅次于我们的自由。”稍等片刻后,卡尔霍恩继续说:“我们大家一定要记住,只有尊重各州的权力,让各州平等享受联邦的福利和负担,联邦才能得以保持。”杰克逊几分钟后离席,大部分人紧随其后。

不过,“否定原则”在南卡罗来纳州极端主义者中间依然很有市场,两年后死灰复燃。否定原则并不是杰克逊和卡尔霍恩的唯一分歧。卡尔霍恩还对杰克逊的好友、战争部长约翰.伊顿的夫人发起攻击。杰克逊内阁里的三个成员支持卡尔霍恩。这四个人的夫人都拒绝和伊顿夫人来往。杰克逊认为,这是他们的政治把戏,目的是要强迫伊顿退出内阁,让杰克逊出丑。

杰克逊和卡尔霍恩之间的敌对情绪日益加深。与此同时,前总统门罗任期内跟卡尔霍恩同事过的内阁成员威廉.克劳福德写信告诉杰克逊,卡尔霍恩1818年的时候曾经主张逮捕杰克逊。

当时,杰克逊未经门罗总统的批准,擅自率兵进攻西班牙控制下的佛罗里达一带,还吊死了两个英国人。卡尔霍恩在一次内阁会议上建议惩罚杰克逊。杰克逊直到1829年才得知这一消息,两人的关系因此陷入冷战。

卡尔霍恩和杰克逊也曾试图改善关系,而且有一次好像真是做到了。杰克逊告诉国务卿范布伦说,他跟卡尔霍恩已经冰释前嫌,两人会销毁彼此间那些不友好的书信,他还准备邀请卡尔霍恩到白宫来,跟他共进晚餐。

卡尔霍恩觉得,跟杰克逊关系改善后,就可以着手消灭自己将来竞选总统的对手国务卿范布伦了。他决定保留跟杰克逊的书信,不把它们销毁掉。他把这些信件作为资料,写成了一本小册子,里面引用了一些人的声明,否认克劳福德的指控,并指责国务卿范布伦利用克劳福德,在杰克逊跟卡尔霍恩之间制造矛盾。

卡尔霍恩的部下拿着这本小册子,交给战争部长伊顿,请他转交杰克逊总统,并告诉伊顿说,没有杰克逊的批准,他们是不会公开发行这本小册子的。

谁知道,伊顿并没有把小册子转交给杰克逊,也没有给卡尔霍恩的部下任何答复。卡尔霍恩以为,沉默就意味着杰克逊的默许,于是就大批印刷,并公开发行。

杰克逊得知后火冒三丈。卡尔霍恩不仅没有销毁两人间的书信往来,而且还把它们公诸于众。支持杰克逊的报纸《华盛顿环球报》指责卡尔霍恩向民主党内投掷了一枚燃烧弹。

杰克逊宣布,卡尔霍恩和他的支持者们是自掘坟墓。卡尔霍恩一头雾水,直到后来才发现,伊顿压根儿就没有把宣传小册子交给杰克逊看,甚至没有提及此事。伊顿这样做是为了替夫人出气。

与此同时,杰克逊也继续捍卫伊顿夫人的荣誉。他甚至召开内阁会议讨论此事。除伊顿本人以外,所有内阁成员都参加了这次会议。杰克逊告诉他们说,他不想干涉内阁成员的私生活,但是他发现,他们几位的家庭好像串通一起,孤立伊顿。

杰克逊说:“我是不会跟约翰.伊顿分开的。在我内阁里工作的,如果不能跟伊顿和睦相处,最好尽快辞职。我必须,也一定会实现内阁的和睦。”杰克逊说,对伊顿的侮辱,就是对他的侮辱,要么跟伊顿合作,要么索性辞职。结果没有人辞职。

但是情况并未出现好转。很多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平等地接受伊顿夫人。范布伦意识到,这个问题已经对杰克逊造成了沉重的伤害,但是他清楚地知道,不能建议杰克逊让伊顿辞职,因为杰克逊已经明确表示,他宁可辞去总统的职务,也不会背信弃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