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访民抗议北大教授上访精神有病说


几百名中国访民及其他公民星期一发表了一封联合公开信,驳斥北大一位教授发表的有关百分之99以上的老上访专业户精神上都有问题的评论,并要求其公开作出澄清和道歉。

*要求孙东东向访民致歉*

设在湖北的“民生观察工作室”星期一在网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目前已收集到300多位公民的签字。公开信针对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现任卫生部专家委员会委员孙东东发表的一番有关访民的评论,要求他立即公开纠正自己不负责任的观点和说法,向广大访民和读者致歉。

事件的起因是,中国新闻周刊近期刊登了一篇题为“孙东东:把精神病人送到医院是最大的保障”的文章。中国新闻周刊援引孙东东的话说,“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

根据孙东东的解释,偏执型精神障碍属于需要强制的一类,它扰乱社会秩序,坚持某一观点不放,这个观点就是精神病的妄想症状。孙东东说,这种病患为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即使反映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甚至根本没有问题,还是没完没了地闹,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

孙东东称,根据刑法的规定,只有公安机关有权收治这些精神病人进行强制治疗。他说,把需要强制医疗的精神病人关起来进行治疗,就是对他人权最大的保障。

*刘飞跃:缺乏调研和事实依据*

“民生观察工作室”的负责人刘飞跃指出,孙东东教授的讲话缺乏调查研究和事实依据:“我们在日常维权过程中感到,访民上访并不是无理取闹,绝大多数访民确实权益受到侵犯,利益受到损失。我们也明显感到,访民虽然有冤在身,甚至冤上加冤,但绝大多数访民还是采取了理性的方式,尽量使他们的行为限制在法律的框架之内。很少有访民采取暴力攻击手段,恰恰相反,采取暴力方式的是这些截访人员,这些截访人员都是政府派出来的。很多访民觉得,孙东东教授的讲话对他们的维权行动是一个侮辱,对他们的人格是一个侮辱。他们完全不能接受。”

武汉访民胡国红因多次上访被警方拘留。据他介绍,他在拘留期间受到电击、暴打等酷刑折磨,而且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接受治疗和服用药物。他认为,孙东东教授的讲话缺乏人性和理性。

他说:“他完全没有站在人性的角度上说这番话的,没有一点理性,没有体谅上访人的辛苦,更没有体会我们这些受到殴打和不人道待遇的人受到的打击是很大的。如果上访的都有精神病,那么中国就出问题了,应该大量地开精神病院收容这些病人,然后再让他们上访。”

*不负责任伤害访民感情*

深圳女子邹宜均曾经被强迫关入精神病接受治疗数月之久,她提起的诉讼引起国内媒体广泛关注。邹宜均现已出家,法号果实法师。虽然她没有参与签名活动,但作为精神病院的受害者,她认为,孙东东教授的讲话不负责任,伤害了访民的感情。

他说:“我觉得孙东东的话是在破坏我们国家的安定团结。访民是受了冤屈,也是相信党和政府,才会走信访这条路,可以讨个说法,而且我们国家没有说上访的人就是精神病,他作为一个专家就说上访的人99%都是精神病,而且是偏执性精神病,他要为自己的这个话负很大的责任。”

中国投诉网创始人朱新民表示,他在实际工作中接触过大批的访民,当局对这些人实行强制拘留,并私设监狱对其进行非人道的折磨。

他说:“从医疗、卫生以及病理的角度,把他们定成精神病,这个人肯定自己就有精神病。我接触过的百分之99的访民都是很正常的,没有什么神经病的,所谓神经病都是因为政府腐败分子,不愿意解决老百姓的问题,并对他们长期进行精神压迫和折磨造成的。如果说有的话,也是他们造成的,而不是象他说的百分之99都是有问题的,这是他们恶劣的一种说法。”

*已故信访局长:上访多数有道理*

已故中国国家信访局局长周占顺曾经在接受半月谈杂志采访时指出,群众信访,特别是群众集体访反映的问题中,80%以上有道理,或有一定实际困难和问题应予解决。有关专家强调要避免把上访群众视为是“捣乱”和“破坏”行为的“刁民”。

中国政府去年特别颁布信访新规定,誓言要对处理群体性事件不利的政府官员进行处罚,各地也在接访民众的投诉方面加强了官员问责制。但是,中国多年来存在的有法不依的局面,使人们对法律法规能否得到落实持怀疑态度。


关键词:上访,精神病,信访,有法不依,孙东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