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致力于残疾人独立生活的组织


加州伯克利独立生活中心的一楼办公室阳光灿烂,它看上去和其它忙碌的非营利组织没有什么两样: 公告牌上凌乱的贴满着通知和提示,复印机过度使用,工作人员忙着打字和接电话。但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些身体残障。他们有的是盲人,有的是聋哑人,有的是智障,或者,就像这个中心的执行长简·加勒特那样,生来就没有四肢,完全靠自动轮椅走动。

加勒特说:“这就是独立生活中心为什么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因为它把所有不同的残障人聚在一起,除掉了人为的隔阂,大家都只是人。大家都在为同一个目标奋斗,那就是争取得到与正常人同样的基本权利。 这些权利就是融入社区,使用交通工具,得到工作机会,拥有家庭和生活,拥有爱,成为社会的一份子。”

今天,美国残疾人完全可以融入社会,基本没有什么法律障碍。美国1990年制定了残障人法案,禁止在工作场所歧视残障人。并且规定,新建的公共大楼和大众交通工具,必须为残障人设置合理设施。

这个法案是在1973年的残障人康复法案的基础上提出的,1973年的法案禁止任何接受联邦财务补贴的团体歧视残障人。加勒特说,新近成立的独立生活中心的活动人士,为通过残障人法案进行了强有力的游说。

加勒特说:“残障人士认为,他们拥有的权利很少。残疾人很能进入大学,很少有人能够参与社区活动,因为缺少残障人使用的通道。盲人无法阅读,聋哑人没有手语翻译。患有发育性疾病的人只能被有关机构收容,并在那里无声无息地死去。残障人士眼见其它人权运动的兴起,他们说:‘我们也有我们的权利,也有人权,我们也应该能获得这些权利’。”

虽然美国的残疾人能够能使用大众交通工具,例如工交车和火车,但还是有很多人感到害怕或者尴尬,他们要不就是不知道如何使用,要不就是以为他们根本就不能使用这些设施。为让他们能够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完全享受生活,独立生活中心进行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走向公共交通”计划。这项计划由克里斯·穆伦主持。穆伦是脑麻痹患者,影响到他的肌肉功能。

穆伦说:“我们独立生活中心的工作宗旨就是‘我们一定能做到’。我负责的计划是从阅读公共交通路线图开始,然后是记住正确的硬币或者付款方式,学习如何付车费和票价是多少。还有,如何搭车,如何找到座位,以及作为一个残障人,应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等等。”

学习独立生活同时也意味着在家居环境中自我权利的维护。刚刚变成伤残的人,开始需要有人在家里帮助照料自己。独立生活常常意味着,学习如何得到家庭护理,而不必感到不安。

独立生活中心的埃斯佩兰扎·阿尔瓦雷兹,负责训练残障人对自己权益要有自信心。“我的许多客户跟我说:‘我的家庭护理星期日不愿意来上班,他们愿意星期一来’。我就会问他们,‘你希望他们哪一天来?’他们不愿意争辩,他们只能照单全收。我过去也是如此。我想,在独立生活中心的工作帮助我提高了为自己争取权利的能力。它不但帮助了我,也帮助了我的客户。”

有时,消除路障,就能让残障人走出家门,过上有价值的生活。玛林达·希克斯家门口的两阶台阶,使她不能坐着轮椅出门上街。希克斯原来是一位成功的电脑专家,四年前,她患上肌肉萎缩症。我们见到她的那天,独立生活中心正好派一名合同木匠在她家门口量尺寸,准备给她做了一个坡道,费用由市政府支付。

希克斯说:“我要重新找回我的生活,这个坡道使我再度走入外部世界。我又可以自己去商店,去海滩。我非常感激独立生活中心,他们带给人们希望,这真是一件美好的事”。

独立生活中心也对残障人提供职业训练,是残障人和市政府、州政府以及联邦政府之间的桥梁。他们还在加州各工作场所和公立学校,举办关注和认识残障人敏感问题的研讨会。独立生活中心说,他们做出的这些努力都是为了让残疾人也能对生活抱有最大的梦想,并让梦想成真,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过得更好。

关键词:残疾人,职业培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