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各界关注警民冲突及袭警事件


自从发生震惊全中国的杨佳袭警案件之后,类似事件引发人们的广泛关注。对于普通民众与政府机器之间矛盾对立的日益尖锐,中国各方热议之后提出了各自的化解途经。

上个月末,新疆乌鲁木齐市发生民警与市民冲突事件,虽然得以迅速平息,却仍引起强烈反响。

追踪新闻便可发现,全国各地的警民冲突案件并非“新鲜事”。除了震撼中外媒体的杨佳事件之外,新疆喀什、甘肃兰州、贵州翁安、陕西韩城、福建厦门等都发生过一次甚至多次警民冲突事件。其中,有资料显示,甘肃兰州从2004年开始共发生暴力袭警案件多达80起。福建厦门市今年1到2月共发生袭警事件5起。

兰州晚报指出,近年来袭警事件的特点表现在从个人行为向有组织的集体行为发展;暴力程度升级,从口头辱骂发展成为武力攻击;暴力抗法事件数量不断增多等。

究其原因,有法律专家指出,类似事件频繁发生,主要是政府处理社会矛盾不当,同时警察素质低下。

中国人民大学刑法学教授韩玉胜说,警察执法态度差、执法水平低是导致警察被辱、被袭和派出所被砸的诱因。所谓“警察耍横”往往是导火线。同时,公安高于司法的体制将警察推至冲突的风口浪尖。

在北京的中国和解智库的王光泽认为,党政权力滥用警力和缺乏约束以及司法缺乏独立是导致这一现象的深层原因。

中国公安部调研员李慧提出,借鉴香港和国际警方的经验,建立“社会敌意消解机制”是因应中国大陆层出不穷群众袭击事件的途经。

北京资深媒体人凌沧洲认为,民选制度才是化解矛盾的关键。他说:“要使一个地方的警察队伍真正亲民,这支队伍的长官必须是经过民选的官员。只有这样的官员才能有效而有力地监督警察队伍。”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张伟三年前在《学习时报》上曾发表“以政治发展构建社会安全机制 ”一文。《学习时报》是一家主要以党政干部和知识分子为主要对象的周报。他在文中表示,社会应该通过可控制的、合法的、制度化的机制,来让各种社会紧张得以释放、社会诉求得以回应,同时社会冲突得以消解。他提出建立“释放社会紧张的机制”和“扩大公民政治参与的机制”等来减轻社会和民众的压力。

因为签署呼吁民主化的“零八宪章”而仍然受到中国当局拘押的刘晓波曾对记者说,放开舆论控制是缓解矛盾的第一步:“先放开舆论控制。言论自由先行一步。这既是测探开放程度的手段,也是稳定社会的最保险的一步。”

刘晓波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是不争的事实,但这只是经济改革的一个方面;另外一个重要方面是经济发展成果应该公平分配。 正是因为分配不公,利益不均以及特权与利益之间的交换和勾结导致老百姓在当前政府的高压统治下仍然每年发动多达8万多起群体事件。


关键词:群体事件,袭警,警民冲突

XS
SM
MD
LG